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美军伤亡10万人,阿登战役为何成为欧洲战场美国伤亡最大的战役

阿登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德军在西线欧洲战场打响的一场大规模反击战役。在这场战役中,德军向阿登森林地区的美军展开绝地反击,令美军付出了伤亡10万人的惨重代价,使得阿登战役成为欧洲西线战场美军伤亡最大的战役。

那么,美军为何会在阿登战役中付出伤亡10万人的巨大代价呢?

上图_ 法国诺曼底登陆

第一,轻敌是美军在阿登战役中付出惨烈代价的根本原因。

1944年6月6日,美军、英军等盟军部队在法国北部的诺曼底海滩打响诺曼底登陆战役,经过激战,盟军突破了德军防御,在法国本土站稳脚跟。在诺曼底登陆战役结束后的法国北部战役中,以美军为主的盟军除了在部分地区遭到德军的较强抵抗外,整个盟军在西线的作战是相当顺利的。

由于盟军在西线的作战相较于东线的苏德战场顺利很多,包括美军在内的盟军上下就对德军产生了轻敌的心理。上到艾森豪威尔、布莱德雷、巴顿等美军高级将领,下到美军基层军官和士兵,任何人都不会想到德军在西线还能对美军展开绝地反击。即便德军发动反击战役了,盟军也能轻松应对。

因此,当德军在阿登战役之前展开新的兵力调动的时候,美军认为德军的兵力调动只是正常的部队驻防地调动,和新的作战计划没有任何的关系。正是这种轻敌,让美军在阿登战役中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上图_ 德怀特・戴维・艾森豪威尔(1890年10月14日―1969年3月28日)

还有一个事例能证明美军的轻敌:1944年12月16日,德军在西线对美军展开猛烈的炮火准备,阿登战役正式打响。就在美军防线岌岌可危的关键时刻,美军在西线的最高指挥官,也是盟军最高统帅艾森豪威尔将军在干嘛呢?他在参加部下的婚礼。大战到来,最高指挥官不在司令部指挥作战,却去参加部下的婚礼,这明显是兵家大忌。

通过这个事例就能看出,最高司令官,身经百战的艾森豪威尔压根对德军反击没有任何的思想准备和实际的军事准备,美军一线部队就更不可能对德军的反击有思想准备和实际的军事准备。

上图_ 阿登战役 旧照

第二,德军军官斯科尔策尼的军事行动给美军造成了极大的干扰。

为了在西线打赢阿登战役,希特勒做了充足的准备:

1.德国当局发动总动员,将17岁到60岁的男子征召入伍,在极其保密的条件下快速扩充部队。

2.将精锐的党卫军装甲部队部署在西线。经过希特勒的“完美操作”,德军在西线集结了25万大军,6000多门火炮和2000多辆坦克,2000多架飞机,这是希特勒在西线所能投入的最大反击集团了。

然而,即便手头有枕戈待旦的25万大军和精锐的党卫军装甲部队。希特勒仍然感觉不太踏实。毕竟以美军为主的盟军总兵力和重装备数量比德军多得多,德军虽然集中了不少兵力,但德军的最精锐作战力量仍然在东线和苏军作战。为了尽快掌握阿登战役的主动权,希特勒竟然想了一个“绝妙办法”:让德国党卫军军官斯科尔策尼中校带领德军突击队假扮成美军,在美军后方展开“干扰作战”。

上图_ 阿道夫・希特勒(1889年4月20日~1945年4月30日),纳粹德国元首、总理,纳粹党党魁

斯科尔策尼带着2000多名德军官兵身穿美国大兵的衣服,开着军车来到美军后方。这些身穿美军军服的德军在美军驻地袭击美军部队、切断电话线、倒转路标、埋设地雷,搞得美军人心惶惶。

艾森豪威尔下令不惜一切代价查到这股德军,美军在后方设卡拦截,询问和美国历史文化有关的问题,任何回答不上问题的人都会被当成嫌疑分子抓起来,等待后续的调查。

德军假扮成美军,在敌后战场的特种作战并没有改变整个阿登战役的战局,在德军的作战在客观上起到了扰乱美军指挥的作用。直至阿登战役开打,德军的袭扰作战依然在进行。美军被迫一边抵抗正面战场的德军20万大军,一边搜捕这些对美军造成干扰的德军突击队员,这就在客观上制约了美军的战斗力。

上图_ 阿登战役发起进攻之前的德军士兵 沃尔特・阿姆布拉什

第三,德军抓住美军的防御漏洞展开反击,在战争初期掌握主动权,让美军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不得不承认,希特勒亲自部署和指挥的阿登战役是德军在西线打响的经典反击战役。从战前兵力部署的角度看,阿登战役德军的进攻有一个画龙点睛之笔:

这个画龙点睛之笔在哪里呢?就是阿登森林。由于美军轻敌,美军在阿登森林仅仅部署了美军第一集团军的5个师,总兵力有83000人,拥有240多辆坦克和500多门火炮。而德军在阿登森林方向部署了大约20个师,共25万参战兵力,拥有火炮6000多门,坦克2000多辆,飞机2000多架。虽然从整体上看,包括美军在内的盟军对德军形成了绝对的优势,但阿登森林方向,德军抓住美军的防御薄弱之处,对美军形成了局部的优势。

?上图_ 阿登森林战役 地图

更为重要的是,德军并不是第一次在阿登方向反击敌军了。在1940年的法国战役中,面对法国固若金汤的马奇诺防线,德军名将古德里安指挥的坦克部队向阿登森林地区展开绝地反击,一举穿插到法军后方。没有古德里安的“神来一笔”,德军打赢法国战役的时间很可能会向后推迟。

到了1944年的阿登战役中,德军企图重演1944年的“神来一笔”,虽然当年闪击法国的名将古德里安不在前线指挥战斗了,但德军在阿登地区的美军正面部署了党卫军精锐的装甲部队――党卫军第6坦克集团军。希特勒相信,有了精锐的党卫军装甲部队作为进攻美军的开路先锋,德军一定能重演1940年法国战役中的“神来一笔”。

上图_ 阿登战役中被击毁的德军坦克

从阿登战役的战局上看,德军的兵力部署确实相当有用。阿登战役爆发前,德军针对美军展开三路部署:其北线是第7集团军,属于德军的普通部队。但中线和南线是第5装甲集团军和党卫军第6装甲集团军,都属于德军的装甲机械化部队,而南线的党卫军第6装甲集团军更是德军战斗力强悍的装甲部队。

等到阿登战役打响以后,德军装甲部队集中兵力突破美军阵地,美军第106师和第28师的阵地被德军突破,2个团的美军向德军投降,美军伤亡非常惨重。到了12月25日,德军突破美军防线上百公里,幸好美军第101空降师在巴斯托尼血战德军,拖住了德军的部分兵力,盟军主力部队24个师共60万大军从后方驻地赶来展开反击,再加上英美空军的飞机对德军展开轰炸,美军在逐步扭转了阿登战役的主动权。

上图_ 阿登战役中被俘的德军

通过以上的分析就能看出,美军在阿登战役中伤亡10万人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轻敌是美军损失惨重的根本原因。当然,阿登战役只是德军在西线的“回光返照”,美军和其他盟军打赢阿登战役后深入德国本土,德国战败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作者:军事帅哥校正/编辑:莉莉丝

参考资料:《阿登战役 1944-1945》 瑞典 克里斯特?贝利斯特伦 著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