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人菜瘾大,我们都高估了小学课本上的菊花男神

现代人总爱说

“混不下去就回老家种田”

但其实――

当大家只停留在说说而已的阶段时

有个人还真就回家种田了

没错

他就是大家最熟悉的

和五柳炸蛋没有关系的

五柳先生

虽说陶渊明辞官种田的样子是很酷

认真务农的样子是很帅

但――

种菜是真的菜

他以自身经历告诉了我们

不努力看看

怎么会知道天赋有多重要呢?

虽说种田没天赋

写诗的天赋倒是点满了

那些背诗背到吐的夜晚

他多少都有参与

那些必备篇目展示着田园宁静美好

让人天真地以为陶渊明是

一次上班不满意

从此裸辞种田去

――但其实陶渊明前前后后当过五次官

在没有科举的东晋

想当官基本就是靠拼爹

而陶渊明能拼的

只有一个爹的爹的爹

他的曾祖父陶侃

东晋时期位及大司马,武官里排名最高的职位

陶侃出身寒门

爬那么高全凭自身素质过硬

不仅没那么多家族利益勾当

还和琅琊王氏搞得不太愉快受到打压

所以陶渊明这做官路

打一开始就不好走

愣是29岁才第一次当官当江州祭酒

陶渊明的直接领导是王凝之

没错

看到姓王你就应该猜到

他和那个打压曾祖父的琅琊王氏有・关系

陶渊明自然干得不太爽

加之王凝之还是个狂热的

“五斗米教”信教徒

陶渊明深感这人脑子八成有问题

不屑于在他手下干活

没几天裸辞不伺候了

亲老家贫,起为州祭酒,不堪吏职,少日,自解归。

――《宋书・陶潜传》

别说

陶渊明的感觉还真没错

王凝之在未来的战役中

非常中二地相信自己能有鬼兵助阵

直接不设城防

然后死于乱军之中

官属请出兵讨恩,凝之曰:"我已请大道,借鬼兵守诸津要,各数万,贼不足忧也。"――《晋书》

在那之后不久

他们州的州官

又想叫他回去搞点文字工作

陶渊明脑子里冒出了前领导的身姿

想了想

果断选择――

州召主簿,不就。――《宋书・陶潜传》

等到四年后

陶渊明终于迎来了第二份工作

而这份工作

依旧和曾祖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大概关系如下图

(关系图源B站@小奇霖)

简而言之呢

就是曾祖父有个死党叫桓温

而桓温有个孩子叫桓玄

是个热血小伙儿

陶渊明寻思这平淡的人生

也该来点热血的事儿

便到了他手下工作

干上了情报员送信的活儿

一干就是三年

这是陶渊明打过最长的一份工

不过三年后还是裸辞了

倒不是嫌弃老板

是母亲去世得去服丧

他没想到服丧这三年里

天,说变就变了

服丧第一年,皇帝找桓玄开始对线……

服丧第二年,桓玄篡位……

服丧第三年,桓玄被刘裕讨伐……

本意想和前老板一起热血

让国家变得更好

没想到前老板直接篡位

于是

陶渊明加入了讨伐前老板的行列

先后当了刘裕、刘建军的参军

意图恢复秩序

可没想到的是

讨伐前老板的刘裕

后面也篡位了

刘裕后来建立了刘宋王朝

这一系列的骚操作

把陶渊明心态真的

一会儿自己是“乱臣贼子党”

一会儿是“讨伐乱臣贼子党”

进退都很难

奈何前面的工作次次都是裸辞

家里没矿又没积蓄

只好继续打工

这次他不掺和那帮人搞事儿

选择安安静静在彭泽当个县令

官再小 躲再远

官场应酬免不了

有次上头派人来视察工作

那阵仗和排面都做得足足的

身为县令的陶渊明

即便不太乐意

也还是得动身去见见这“大人物”

身边人眼瞅着陶渊明穿着个家居服

就准备出门见人

立马表示

郡遣督邮至,县吏白应束带见之。――《宋书・陶潜传》

陶渊明本身就不乐意干这些事儿

听了这话更是被直接戳中怒点

直接一句:

我不能为五斗米折腰向乡里小人。

自此

结束了仅八十来天的

人生的最后一份工作

开启了种田模式

潜叹曰:“我不能为五斗米折腰向乡里小人。”即日解印绶去职。――《宋书・陶潜传》

说起这个五斗米

不觉得很眼熟吗

没错

不就是第一任领导王凝之信的那个教吗

王凝之是真的菜到

陶渊明最后一份工作都不忘吐槽

这倒也不奇怪

毕竟连身为才女的王凝之老婆谢道韫

都忍不住吐槽自家老公――

不意天壤之中,乃有王郎!――《世说新语》

咳,说回陶渊明

曾经我们以为

他就是个敢于裸辞的世外高人

提起他除了爱菊、厉害

以及全文背诵想不出别的词

今天你会发现

陶渊明其实离我们很近

他是在政治斗争中翻腾过的打工人

他怀揣过热血幻想

也彷徨也苦恼

也经历过社会的毒打

他的归隐田园

不是什么单纯的生性恬淡

而是历经一切

在乱世之中求得逃生后的豁然开朗

从此他放飞自我

不会种田也愣是要去种――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不会弹琴

也要弹个空气琴――

潜不解音声,而畜素琴一张,无弦,

每有酒适,辄抚弄以寄其意。

弹个空气不说

他还要强行狡辩――

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声。

偶尔一副

随他吧别多想都是命的样子――

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

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

――《形影神》

偶尔又

嘤嘤嘤没喝够我恨啊的样子――

但恨在世时,饮酒不得足。

――《拟挽歌辞三首》

唯一不变的是

经历了这么多

他依旧是那个表面淡定

但永远热爱生活的陶渊明

所以贵我身,岂不在一生。

――《饮酒・其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