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被蛇吞是什么感受?科学家穿碳纤防护服作死实验,心率飙升180

被蛇吞了到底能不能自救?相信很多朋友都脑补过这样的画面,带把匕首然后躺在地上装死,等蛇慢慢吞下到腰部时突然暴起,拔出匕首直接将蛇从嘴巴一直切到腹部,这样蛇就挂了不是吗?

但问题是试错的成本是很高的,遭遇蟒蛇攻击,不死也得脱层皮!而事实上还真有人尝试,2014年12月7日的探索频道(Discovery Channel)播出了环保主义者保罗・罗索里(Paul Rosolie)被蛇生吞的画面,但节目播出后却被铺天盖地的嘲笑给淹没了!

保罗・罗索里的南美被“蛇吞”之旅

保罗・罗索里是美国一名环境保护主义者,致力于保护南美热带雨林,2014年10月份,保罗・罗索里和探索频道远赴南美,拍摄了它被亚马逊雨林中绿森蚺吞下的画面,在11月2日的“蛇吞”预告片中已经燃起了公众的极大兴趣,因此在12月7日正式播出时,创下了探索频道收视的12月份最高纪录。

保罗・罗索里想要尝试的是被蛇吞下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并且在此过程中是否能自救,当然他不会傻到赤手空拳,而是准备了强大的防护服,这套方服务包括如下保护措施:

1、防蟒蛇胃酸腐蚀的Tychem防护服

2、控制体温的降温背心,防止被蟒蛇吞下后体温过高

3、防撞击和防咬伤的碳纤维与链甲防护服

4、碳纤维保护头盔和外部供氧的氧气面罩

这套衣服设计抗压能力为21千克/平方厘米,而绿森蚺的绞杀力大约只有6千克/平方厘米,而且衣服内还有一套无线生命体征监控工具,它能给保罗・罗索里相当全面的防护!

被蛇吞下到底是个什么感受

接下来的事情就有些让人哭笑不得了,拍摄小组在亚马逊雨林中转了好久都没找着一条足够大的能吞下保罗・罗索里的蛇,首先在茫茫雨林以及沼泽地带找一条大的森蚺不容易,另一个则是保罗・罗索里穿了防护服后身体更大,需要一条更大的蟒蛇。

小组总共找到了18条森蚺,都无法满足要求,最后好不容易在水坑边找到了一条6米长的绿森蚺,按森蚺来说,森蚺本身就是粗,长度并不是它的优势,能找到6米长已经是不错了,保罗・罗索里赶紧穿戴好防护服,浑身涂满猪血,趴在地上,等待森蚺来把它吞下!

几秒钟后绿森蚺就冲过来将保罗绞住,你没看错,是绞住,这是蛇类捕猎的套路,首先会将猎物绞死,然后再吞下,保罗的防护能提供强大的抗压能力不是吗?很抱歉那只是部分位置,比如头部和胸腹部,手臂部位因为要运动,所关节部位以是柔性的!

这不是把保罗给坑死了吗?其实这本身就是作死行为,这蛇不会配合你拍戏而直接将你吞下,一定会按它们的捕食习惯先绞死然后再慢慢吞,所以正当绿森蚺开始发力时,保罗在防护服内已经冷汗淋漓,随行人员检测到他的心率已经飙升到180,几乎就要崩溃的一刹那。

保罗发出了求救信号,围观拍摄组一拥而上,将保罗解救了出来,此时的保罗已经痛到眼泪都出来了,他哆哆嗦嗦的告诉小组,身体还能承受住绿森蚺的绞杀,但手臂已经快断了,只能求救!

保罗的妻子也在现场

探索频道将保罗的经历在周日晚播出后,民众大失所望,他们没有看到蛇吞活人,而是一帮人慌慌张张地在蛇口夺人,很多广告商都大骂他们是骗子,更有探索频道的粉丝在社交媒体拍摄狗咬手指的照片,并配以“can I have my own show?”(我能有个自己的节目吗?)

can I have my own show?

来自加拿大的Stacey Taylor说:“完全浪费时间”

看到这里,似乎大家也对印象中高质量的《探索频道》产生了一些想法,就像央视的《走近科学》一样,小题大做,高高拿起,轻轻放下,让人大失所望!不过事实上是保罗的视频中,还是具有相当的风险,如果再晚点手臂被绞断是必然的,然后是绞死不再有心跳(保罗的防护服能保证不死),再然后被吞下,如果无人解救,保罗即使有防护服也得脱层皮。

遭遇蟒蛇怎么办?蛇最怕什么?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有的技巧都是徒劳的,全球体型最大的蛇是绿森蚺、最长的是网纹蟒,这些巨蛇最重的个体都超过了150千克,吞下一个人那是轻而易举,并且从上文保罗的遭遇看来,带把刀想自救是不可能的,要么一开始就砍砍杀杀让蛇望而却步,一旦开始绞杀,匕首又没让蛇受到重创,那么接下来还是闭上眼吧。

蛇不是怕雄黄吗?带雄黄可行?

无论是《白蛇传》还是我们的传统经验中,蛇怕雄黄那是必须的,所以才有雄黄酒让白素贞现出原形,那么带上雄黄真的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而事实上是确实有某些蛇怕雄黄,比如在2020年6月份,都市快报社、杭州市科学技术协会合办的《好奇实验室》曾经做过一个实验,测试蛇到底怕什么,选用的材料有大蒜末、风油精、驱蛇粉(含有雄黄成分)、纯雄黄粉和超声波驱蛇器等传说中的驱蛇经典五大件。

结果如何呢?雄黄排第一,蛇确实有点怕,驱蛇粉效果也不咋地,而其他几样东西则是毫无效果,因此雄黄还真不是盖的,但事实上对于雄黄,只是部分蛇怕而已,比如雄黄对王锦蛇根本没啥效果,而五步蛇则是选择性的,有路可走不走雄黄路,无路可走雄黄也没用。

据研究表明,蛇只是不喜欢雄黄的味道而已,不喜欢和怕是两个概念,因此蛇在饥饿驱使下甚至能吞下沾了雄黄粉的老鼠,请问它会怕你带了雄黄粉吗?雄黄粉根本不是这个危机的关键,它只是能降低被吃的概率,最主要的是蛇到底饿不饿!

所以面对这些绿森蚺、网纹蟒这些巨蛇时,还是拔腿就跑吧,即使跑不过蛇还有一丝希望,或者尽量往荆棘丛里钻,要么就贴在两棵靠的很近的树中间,反正就是要破坏一切蛇打算绞死你的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