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便便刀具传说可以屠狗,科学实验认真求证,最终获得什么大奖?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但每一个看起来不可思议的东西都有可能蕴含着深刻的道理;江湖传言很多,是真是假却很少有人去穷究,由此就忽悠了许多人,甚至口口相传津津乐道数百年,经久不衰。

但这个世界还是有那么一些较真的人,一定要弄个清楚,由此就让很多看似不可思议的事情得到了真相,是真是假一目了然,让人活的更明白。

今天我要讲的是一则离奇得有些不可思议的故事。

话说上世纪五十年代,美国为了防止苏联人越过北极地区入侵北美,在北极地区加强了防备,通过修建高速、机场、军事基地等各种措施,强化了对北极地区的控制。

由此,加拿大政府感到自己在北极的领地受到威胁,他们开始打着为居住在北极圈内的因纽特人谋福祉的旗号,在高纬度的北极群岛建立了两个永久定居点,将一部分因纽特人迁居那里,由此加强了加拿大在北极高纬度地区的管制和控制。

故事就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出现的一个小插曲。

被动迁的因纽特人中,有一个家庭的祖父生死都不愿意离开家园到陌生的地方去定居,家人无奈就只得先走了。家人担心祖父的生命安全,同时也希望最终能够迫使他离开老家和家人一起到新居去,就拿走了家里所有的工具。

这样,这位祖父就连一把切肉的刀也没有了。没有了工具无法生活,尤其是没有刀具,就无法切割一切食物,在万般无奈情况下,他想出了一个迫不得已的办法:将自己的大便做成一把刀。

他让这把大便刀在极度寒冷的室外让它冻结,然后在刀口边缘喷上一层唾沫,把刀磨快。然后他用这把刀杀死了一条狗,剥出狗皮切除狗肉,吃饱喝足后,将剩余的狗皮狗骨架等做成雪橇,让另一条狗拉着,自己驾驶着雪橇消失在茫茫风雪中。

这就是靠一泡屎在冰天雪地里活了下来的故事,这个故事在许多国家,尤其是加拿大魁北克省一带流传甚广,人们津津乐道,经久不衰,没有人质疑这个事件的真假。

较真的质疑者出现了,下决心找到真相。

故事流传六十多年了,有一个较真的人出现了,它就是著名的美国肯特州立大学人类学家梅汀・埃伦。但这个事情已经很久,那个老祖父恐怕早就不在人世了,他的家人也没有谁知道,那么怎么来证实这个事情的真假呢?

梅汀・埃伦准备从这把粪便刀上找答案。他决定做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实验,用自己的粪便做一把冷冻刀。

为此,他从肯特州立大学和克利夫兰自然博物馆找了几位志同道合者,正儿八经地成立了一个研究小组。为了真实地模仿寒冷的北极地区人类粪便的组成成分,梅汀・埃伦连续吃了8天的高蛋白和高脂肪的“北极饮食”,具体食物主要是牛肉、火鸡、鲑鱼、鲈鱼、肉丸、鸡蛋、香肠等。

他从第四天开始收集自己的粪便,持续收集了5天,然后用手和陶瓷模具将粪便做成一把刀的样子,冷冻成型后用金属锉刀将刀刃锉得很锋利。梅汀・埃伦看着坚硬锋利的粪便刀,越来越感觉到传说是真的,可实验的结果却令他失望。

实验是用猪肉代替了狗,在一个10℃环境的房间里完成。这是模仿那时因纽特人所住 的屋子环境,大致就是这个温度。可惜的是粪便刀无法完成切割,在猪肉上只留下一条棕色条纹,就像蜡笔画出的一个痕迹,表皮也无法割破。

由此,更别说杀死并肢解一条狗了。这样看来如果真有这么一回事,那位老祖父的下场只有饿死了。这就是真相,这个“粪刀”的故事原来是假的。

由此,梅汀・埃伦的实验终结了一个流言。

梅汀・埃伦主持的研究团队兴师动众吹毛求疵的实验看似失败了,而且这个看来令人恶心的实验除了搞笑似乎毫无价值,但实际上他让这个盛传了70多年的流言戛然而止。

七十多年来,这个流言似乎从来没有人质疑过,这是因为人们的惯性思维使然。

人们相信作为土著,因纽特人的生存方式还很原始,什么奇形怪状的工具都有可能会使用,用屎做出某种工具也就不稀奇了。而且在人们的想象中,冰是很坚硬的物质,用冰刃杀死某种动物,做成刀具是完全可行的。

这个实验告诉了人们,想象不能代替真相。

现在网络上还有很多老想凭着想象就推翻一个伟大科学理论,或者凭着牵强附会的臆想,就创造一个人间奇迹的人,他们就有点像这把“粪刀”的传言,凭着吃饭拉屎逻辑就敢确定或否定任何事情,大言不惭。

其实,哪怕是一件小事,也只有孜孜不倦地科学求证,才能够得到真相。这就是我们从梅汀・埃伦的“粪刀”实验,应该得到的启示。

梅汀・埃伦的研究虽然算不上高大上,也没有得到诺贝尔奖或者其他什么真正的科学大奖,但众望所归地获得了2020年度“搞笑诺贝尔奖材料科学奖”,获奖项目就是“冷冻大便做成的刀子切不了东西”。

搞笑诺贝尔奖不同寻常,得到它并非易事。

搞笑诺贝尔奖当然不是真正的诺贝尔奖,但要真正的获得它也并非易事。这个奖每年评选一次,奖项包括生物、医学、物理、和平、经济、文学等固定奖项,也包括公共卫生、考古、营养学等随机奖项。

这个奖项的评委中不乏真正的诺贝尔奖得主,入选项目的必须是不同寻常的科研成果,能够激发人们对科学、医学和技术的兴趣,选出那些“乍看之下令人发笑,之后发人深省”的研究。由此,梅汀・埃伦当之无愧。

梅汀・埃伦小组的“粪刀”研究,就是一个“乍看之下令人发笑,之后发人深省”的项目,在令人捧腹之后,得到教益。

谢谢阅读,欢迎讨论。如果喜欢我的文章,就请给个关注和点赞吧。

时空通讯原创版权,侵权抄袭是不道德的行为,敬请理解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