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脑机接口或将应用于人类,数字化永生,是否真的可行?

2021年4月9日,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旗下的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发布了一则新视频,视频中展示了大脑中植入芯片的9岁猕猴佩格(Pager)用意念打电脑游戏的场景。

在马斯克公布的视频里,佩格首先是坐在电脑屏幕前的树干上用操纵杆玩游戏,当表现优异的时候,工作人员会奖励它一些香蕉奶昔。慢慢的佩格的手开始离开了操纵杆,游戏难度也逐渐升级,似乎真的是在通过意念控制游戏。

意念打游戏?大脑连接程序,或可用于人类

猴子打电脑游戏,已经足够令人诧异了,用思维打游戏更是闻所未闻。甚至有些人怀疑这一视频是马斯克的自导自演,自己合成的视频。但实际上,马斯克早在17年就成立公司酝酿起了这一计划,而今年一月份,他才刚刚公布往猴脑里植入芯片的实验。一个月前他也发出预告,表示四月份将会披露相关成果视频,果然,如期而至。

这看似荒诞的视频背后,其实隐藏着一套复杂的算法与程序。首先,在佩格使用操纵杆玩游戏时,工作人员通过蓝牙将猴脑中的芯片与公司应用程序连接,通过这一应用程序监测佩格的大脑活动并记录从芯片中收集的数据,接着这些数据通过解码算法运行并最终被用来预测与佩格操纵游戏动作相关的神经活动模式。

也就是说,佩格用操纵杆来控制电脑鼠标时,解码器能够查看他大脑的哪些部分处于活跃状态并将其解码,最终用解码器的输出来代替操纵杆实现对鼠标的操纵。通过公布的视频来看,经过练习,佩格最终适应了通过思维控制鼠标。

NeuraLink公司称,实验中所使用的应用程序将可通过改进来指导未来的人类,帮助他们像佩格那样用思维控制设备,以帮助一些失去身体操控能力的人独立生活。

人体实验?人类数字化永生引争议

这一实验的成功,其实只是马斯克宏大的计划与目标中的一环。在与人脑结构相似的猴脑中获得了满意的结果之后,马斯克表示希望在2021年底开始人体试验。并最终将这一研究成果应用于人类。

2020年5月7日,马斯克参与录制美国知名播客节目《乔・罗根秀》时,对公众透露:“侵入式脑机接口将在一年内在人类大脑中完成植入。”其目的是帮助大脑丧失部分机能的人类重返正常生活。同时他也进一步表示,“恢复大脑机能”只是他做脑机接口的一个短期目标,他的终极目标是:让人类和人工智能融合,实现“人机交互”,最终实现“人类数字化永生”。

“数字化永生”,听起来是一个陌生而又充满吸引力的概念。毕竟对衰老和死亡的恐惧是永恒的,如果可以,谁不想延长自己的生命呢?马斯克作为顶级富豪,为这一梦想提出了全新的途径:通过脑机接口将人脑与设备相连,读取并储存人类的行为习惯、性格、爱好等等诸多信息,从而完成人类个体各方面信息的存留,将人类与人工智能完全融合,让人类以数据的形式永久存活下来。

这样的设想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有部分支持者认为这是“划时代”的开创性想法并对日后的发展表示期待。但同时也有人认为这样的数字永生不可能实现。

来自德国的两位物理学家在PANS杂志上发布了了一个个计算模型,发现用计算机模拟人脑根本就不可能,就算是用量子计算机也不可能实现,因此他们认为马斯克的“意识上传数字永生”只是虚妄,并无实现的可能。

永生梦碎?益寿延年另有他法

马斯克的设想属实是有些超前,在当今计算机发展水平有限的情况下,人类并不能创造一台能够完全记录模拟人类所有情感与习惯的机器。哪怕在遥远的未来,人类真的可以将自己的信息储存成人工智能,这一堆数据,就真的能代表一个活生生的人吗?

人类作为进化程度极高的生物,拥有丰富复杂的感情、思维与记忆。血肉与感情,是人类与机器的最后界限,如果为了所谓的“永生”,人类都要变成冷冰冰的电子数据,失掉了人与人之间的关联与碰触,这样的永生,又有什么价值与意义呢?

这项触及人伦道德问题的实验,至今也还没有通过美国FDA机构的认证,所谓的“永生”,也只是一个不能落地的幻梦罢了。

当然,这样的“梦”,并不是不可理喻的,正如上文所说,人类对衰老和死亡的恐惧是永恒的,渴望“长生”,也不过是人类希望能够延缓衰老侵袭的缩影罢了。马斯克也曾公开表示,想要“活到一百岁,移民去火星”。“长生”难求,但关于延缓衰老,其实早有可靠的相关研究。

其实在人体内就有一种物质,能够通过激活线粒体、影响细胞活性来提高身体机能, 2013年,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就发现了这种Mito复配物质或可延缓衰老对人体的侵袭。而在2016年,哈佛大学的辛克莱也进一步发现通过服用此类物质能够成功延长30%的寿命。

随着相关研究的不断发展,Mito复配补充剂也逐渐登陆市场,尽管还有不少质疑的声音,却也收获了不小的反响。不同于“数据化永生”,这一物质确实是通过了FDA的成分认证,能够对人体抗衰带来积极影响。

在科技飞速发展的当下,大部分人类已经不需要为温饱发愁,如何有效地享受更多的生命,成为了更多人的追求。但是追求并不意味着放弃人类的情感与温度,所谓的“数据化永生”,也只能吸引到部分人的共鸣。

马斯克追求“永生”的野心虽然是荒诞的,“人类数字化永生”也只是个未必能实现的设想。但不管这一设想成功与否,马斯克的的初衷都是站在为人类考虑的角度,不管是脑机接口实验还是之前的飞往火星的宇宙飞船计划,都是在真切的关怀人类的未来。与国内某些只盯着“菜篮子”的富豪相比,也算得上是“达则兼济天下”的高境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