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对一个女生最坏的教育,就是“必须听话”

收到这样一条后台留言:

“作为女性,我从小到大的人生都被焦虑支配。小时候出去玩,被父母教育女孩子不要疯跑,不像个女孩,那件事好像是我突然认识到自己的女性身份,继而开始焦虑的起点。

读书的时候,总被暗示数理化一定学不过男孩子,令我焦虑;青春期开始长痘痘,疯狂焦虑;控制体重不要长胖,是时时刻刻的焦虑;一边吃好吃的感觉很快乐,一边指责自己不自律…

长大后,为大龄未婚焦虑,好不容易结婚生子,为职场焦虑,领导还会愿意重用我吗?因而更加拼命地工作,可心里又每时每刻为自己陪伴孩子不够多而焦虑。家庭生活中为孩子的未来焦虑就更多了。

我想知道,我如何让这样的焦虑停止,过上安心笃定的生活?”

这位用户的留言说出了很多女性的感受。研究发现,生而为女人,可能的确比男人更多地感受到焦虑。

2016年,美国焦虑和抑郁协会(Anxietyand Depression Association of America,ADDA)指出:在全球范围内,女性被诊断为焦虑症的可能性是男性的两倍。

2011年英国一项关于广泛性焦虑(GAD)的研究显示,女性相比男性更易感到焦虑,女性有更多焦虑不安的想法,包括对健康的焦虑、对形体的焦虑、对社交的焦虑等。此外,多项对美国、巴西以及欧洲等国的研究显示,在社交焦虑障碍患者中,女性患病率均显著高于男性(Sun& Wang,2015)。

生理因素,可能是女性比男性更容易焦虑的一个基础影响因素。多项研究都显示男女的大脑对压力的反应有所不同,研究者Valentino 博士表示,实验证明,相比于雄性小鼠,雌性小鼠的大脑对于促皮质素释放因子(Corticotropin Releasing Factor, or CRF)要敏感得多。

CRF影响着大脑中的去甲肾上腺素系统,“它会在遇到压力时激活,让人有唤起(arousal)、警惕的感觉。”对CRF更敏感,也就更容易有警惕紧张的感觉。

但是,女性焦虑的更重要的原因,是社会对于女性的教育和要求。

这个社会对于女性的要求体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一方面,传统女性刻板印象对女性的要求并没有减少,比如说外形的女性气质(符合男性审美的美丽),还有更多地承担生活中照料者的角色(有责任照顾家庭、丈夫、孩子等);

但另一方面,现代社会又为女性提出了职场上的新要求。这本意是为了更多女性有能力独立,可在现实中一定程度上给女性带来了新的焦虑:当女性必须比男性更多照顾家庭的重担还没有被卸下来时,职场又会因此歧视女性。

同时消费主义的大潮对女性的生活方式也提出了新的要求:你化妆了吗?你搭配服装能力强吗?你拥有名牌包包吗?

当一个女性在这个社会中,试图迎合社会的标准,在方方面面成为一个社会主流价值认可的“好”女人,她也就有了无数焦虑的理由和来源。

而社会对女性的教育,又使得女性比男性更倾向于选择迎合社会的标准。这是因为,当男孩子被鼓励去冒险、对抗权威和独立反叛的时候,女性接受的是“必须乖巧”的教育。

孩子很小时,家长就倾向于低估女孩的能力,认为女孩更需要被帮助和保护。研究显示,和男婴相处时,母亲会花更多时间看男婴独自玩耍,而和女婴相处时,母亲则会花更多时间拥抱女婴。

这种教养模式对女孩成年后应对压力的机制有着重要影响,成年后的她们更加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压力,渐渐产生一种“世界很危险,我没有能力应对它”的感受,变得更加自我怀疑和焦虑(Romm, 2017; Sandberg, 2013)。

与此同时,因为从小就被教育要听话、温柔、顺从,成长过程中内心真正的需求被长期压抑,也更容易让她们在成年后产生内心与现实的冲突,陷入焦虑不安。

因为“无力独自承担自己的命运”和“必须听话顺从”,女性开始出现了远离自我的状态。

前面说到,社会对女性提出了方方面面的要求,同时又教育女性必须乖巧和顺从。女性因而走上了满足他人的一生,也因此远离了她们自己。

女性的焦虑的本质,在于她们一直在致力于成为“他者眼中的他者”。她们的行为和选择是未经审视和深思的,不是确切地出于自身的意志,也未必与自身的需求时时呼应――她们可能对于什么是自身最重要的需求也是懵懂的。因此在忙碌之余,仍有空虚;追求之余,仍有自我怀疑。

你是真的想减肥还是社会让你不得不减肥?你究竟更在意职场中的自己还是家庭中的自己?你真的需要这么多种美妆产品和包包吗?

乖巧容易让人迷失自我。在乖巧中,我们忘记了什么是自己的声音,开始思考社会灌输给我们、用来代替我们的声音的那些声音――包括什么是好的生活,包括什么是你自己需要的和想要的,包括你“应该”有怎样的欲望和痛苦等等。

社会的主流声音有着服务于这个社会的目的,并不总是与我们个人的利益相符。经过“必须乖巧”的教育,我们放下抵抗,不假思索地让社会的声音渗透我们个人边界,从内在改造我们的心理状态。我们因而接受社会的欲望,并把它作为了自己的欲望。

焦虑的根源是欲望太多。因此,学会对社会的要求说不,对于女性来说尤为重要。

说不比很多人以为的更难。为了说不而说或许很容易,从社会赋予的多种多样的欲望中,识别出从自身的需求出发、真正属于自己的欲望却很难,而实现它的路径,就是对于自身的专注。

在移动互联网全面入侵我们的生活以前,在许多年前我年纪还小的时候,我记得生活比现在要安静许多――在那个时代,专注于自己的生活比如今要容易得多。

“fear of missing out”是信息时代特有的时代病,我们总是害怕错过信息,错过好玩的网红打卡地,错过购买网红物品。我们如此频繁地通过社交媒体浏览他人的生活,对比自己与之的差距。我们渴望拥有的太多,害怕错过的也太多。

这是这个时代给现代人提出的更多更多的要求。而在这样的时代趋势中,人更应当学会专注于自身的能力。

只有当一个人具备了足够多的关于自身的知识,了解自身的优势、劣势、偏好、价值取向,ta才能够开始为自己量身定制一套人生计划和独特的评价标准。而只有当它对这套自己为自己制定的标准如此地具备信心,ta才有勇气放弃对社会标准的迎合。

我们都害怕过得不幸福,只有当我们能够笃定某一种方式能够使自己得到幸福时,我们才能轻松地拒绝其他的可能性――尤其是拒绝那些社会大多数人都告诉你必须去走的路。

比起浏览外部的信息,我们需要专注地凝视我们自己。我们需要把更多的注意力用在觉察自己每时每刻的感受、想法、念头,学会从自己的内心真正去体会自己的需求。我们需要从追求社会标准,转变为关注自身真正需要和看重的东西。继而在这个过程中辨认、选择自己相信的价值取向,辨认、选择自己要成为的人。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与另一个人一样的。“有一种值得每个人追求的好生活”,是广为流传的迷思,因为大部分社会在吹捧的东西都本该与你无关,只有一小部分才符合你真实的需要。能够让你得到幸福的好生活,只可能是为你量身定制的一种,而能够为你定制的这个人也只能是你自己。

更重要的是,当你专注于你自己,当你探索你自己,尝试取悦你自己,让你自己发挥作用,这个过程本身也就是形成自己的过程。自我就是我们与自身的关系。这种关系不是一蹴而就的,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我们应当一生都关注这种关系,而不是自身以外的世界在发生什么,以什么为标准。因为最终生存会指向回归自身,回归人能否享有自己、怡然自得。

有几件事能够帮助我们专注于自身:

1. 拥有少数几段稳定的深度关系。无论是与父母,还是与伴侣、与挚友,拥有几段稳定的深度关系,能够给你足够的情感和情绪支持,让你在专注于自身时不孤独,也能在你的闲暇时间陪伴你。孤独使人向外寻找,使人寻求群体归属感,使人从众和不专注。

2. 尽量切断自己与外界噪音之间的联系。少刷朋友圈是好的。减少外界声音的干扰,你才能明白自己最需要的极少数到底是什么。

3.根据认可的价值,设定独属于自己的生活目标,并为之付出努力。或许你心底有认定的价值,但没能付诸实践,那现在你可以根据认可的价值设定一个合适的目标,努力实现它。更重要的是,你在这个过程中能感受依照自身价值去生活是怎样的状态。

4. 练习正念冥想。大量研究显示,正念冥想能够锻炼我们的大脑,提升专注的能力;同时还能让我们学会不带评判的观察我们自己。可以说,正念冥想是我们专注地习得关于自我的知识的重要工具型技术。

对社会说不并不容易,坚持自身的独特性则更难。哲学家福柯是这样说的:

“为了不服从,一个人须有勇气忍受孤独、忍受愆误、忍受罪咎。但仅有勇气尚不足够。一个人的勇气来自其发展水平。只有当一个人脱离了母亲的裙兜和父亲的指令时,只有当人独立为一个完全成熟的个体并拥有了自我思考和感受的能力时,才具备真正的勇气不服从,对社会说不。”

专注于自身是一种生存的选择。这样做意味着我们把自己独特的人生变成了一件艺术作品。这种把自我当作一种艺术品去雕琢和打磨的关系,可能正是忠于自我的最高形态,最终把一个人的生命塑造成为一件独具风格的艺术之作。

而在投入的专注中,我们能够达到忘记他人与世界的心流状态。当能够于自身中安居时,我们知道哪些事才是最重要的、最珍贵的,焦虑自然也不会再成为我们的困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