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无法复制传奇无头鸡,巡演18月却死于意外,究竟是怎么回事?

时间:1945年9月10日

地点:科罗拉多州弗鲁塔镇

劳埃德・奥尔森(Lloyd Olsen)经营着一家农场,这天晚上岳母会来家里吃饭,妻子克拉拉(Clara)提议宰杀一只鸡招待老妈,当然这个提议得到了丈夫奥尔森的赞同。

奥尔森的农场中散养了几十只鸡,他们会出售这些鸡以贴补家用,但偶尔也会自己宰杀了补充蛋白质。一只倒霉的大约五个半月大的怀恩多特小公鸡进入了奥尔森的视线,他拿着一把斧头,打算以直接砍掉脑袋的方式结束这只怀恩多特鸡的生命!

一般我们杀鸡都是在脖子上抹一刀,直接割断气管和血管,如果需要鸡血那么两个人协助,再放个碗,如果不需要那么直接丢地上让它扑腾,彻底放血后鸡肉才好吃,但奥尔森却是一斧头直接招呼上去了,这老外杀鸡也那么猛,真让人有点意外

但更令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这只被砍了一斧头、掉了脑袋的的怀恩多特鸡似乎并没像以往的那些鸡一样在地上瞎扑腾后死去,反而在农场里没头没脑的走来走去,这让奥尔森十分意外,不过却并没有让他给这只可怜的小公鸡补上一刀,而是选择杀了另一只鸡。

这只似乎有着上帝眷恋的小公鸡,当天晚上被他们放在了门口旁边的旧苹果箱里,而让奥尔森目瞪口呆的是,第二天早上起来这只鸡仍然活着!于是奥尔森将它放在马车里,带到了市场上,跟围观的民众打赌,让他们观看一只活着的无头鸡!

果然围观者爆棚,而此时的奥尔森已经意识到,这只无头鸡将会为他带来丰厚的收入,因此他将其命名为迈克,并且想出了用针筒注射经过糊状食物的办法让这只鸡继续活下去。

而引起轰动的无头鸡终于为奥尔森一家带来了丰厚的收入,奥尔森夫妇带着迈克以及一位经纪人开始了全美的巡演,纽约、大西洋城、洛杉矶和圣地亚哥,好奇的民众们排着队来观看迈克的表演,而这种无头鸡被投1万美元的保险!

并且在《生活》和《时代》周刊上一封面“人物”的形式向全美民众宣传介绍,奥尔森的无头鸡迈克几乎家喻户晓,围观后的民众都有一个疑问,这鸡究竟没有脑袋,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盐湖城的犹他大学的动物学家们听说此事后同样感到十分惊讶,没有头的鸡怎么可能还能活,直接就是反常识么?开始时找了几只鸡以不同的砍脑袋手法,甚至以手术刀般精细的手法将鸡的脑袋切除,但无一例外,扑腾几次后很快就死去,无奈的犹他大学与奥尔森联系,带着这只已经被砍脑袋一周时,来到了400多千米外的犹他大学让科学家仔细研究!

犹他大学的科学家发现,有几个机缘巧合让迈克活了下来,奥尔森在用斧头砍掉迈克脑袋的时,刚好错过了颈静脉,阻止了迈克失血致死,第二个则是,斧头砍掉脑袋时,保留了大部分脑干和一只耳朵,由于鸡这种动物的基本生存需求都由脑干控制,因此迈克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没有脑袋的迈克活得很好,能保持身体平衡,偶尔还会下意识地啄食动作,并且偶尔还会做出打鸣的动作,当然这是徒劳的。不过比起其他健康的鸡来,迈克变得明显笨拙。这是奥尔森的摇钱树,因此迈克被精心照顾,从刚砍头时的2.5磅(一磅0.45千克)增加到了8磅,而且非常健康地活着。

但好景不长,当迈克18个月时的一次意外要了迈克的命,此时奥尔森刚好在一次巡回演出后回来的路上,正住在亚利桑那沙漠中的一家汽车旅馆里,奥尔森突然发现迈克似乎在抽搐,他立刻判断出气管内呛了分泌液,因为没有了口腔和鼻孔,鸡的食道和气管又紧挨着,因此非常容易呛入异物,结果奥尔森死活都没找着清理的工具,可怜的迈克就这样扑腾几下后就一命呼呜了!

奥尔森肠子懊恼不已,因为在头一天巡演后,他不小心将喂食和清理的注射针筒落在上一站了,结果居然这只“下金蛋”的迈克居然是了,据奥尔森的曾孙特洛伊・沃特斯(Troy Waters)猜测,迈克死后奥尔森曾经打算数次复制这样的经验,但毫无疑问已经不可能再成功,毕竟这种没有脑袋仍然还活着的动物,要多少小的概率才能造就!

不过迈克算起来也是值了,从被砍掉脑袋到真正死亡,总共历时一年多,难道还有比这生命力更强的动物吗?而且还为奥尔森一家赚取了大量的美元,奥尔森承认,一台甘草打包机和两辆拖拉机以及豪华的1946年产雪佛兰皮卡车等都是迈克赚的钱。

在无头鸡的“家乡”弗鲁塔镇,有一个纪念迈克的“无头鸡迈克日”,五月的第三个周末,就是为无头鸡迈克庆祝的狂欢节,比如“5公里赛跑,像无头鸡赛跑”,扔鸡蛋,“把头钉在鸡上”,“鸡咯咯”和“鸡宾果”等等。

奥尔森的曾孙特洛伊・沃特斯(Troy Waters)站在弗鲁塔(Fruita)的迈克(Mike)雕像旁

而且在弗鲁塔镇内,还有一个无头鸡迈克的金属雕像,包括废弃的小号与齿轮以及马蹄铁与斧头等焊接而成的、以西部牛仔的风格屹立在弗鲁塔镇的街边,昂首挺胸,不可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