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沙特,寝食难安

美国在经过2020年大选的混乱后,拜登政府急需尽快摆脱特朗普时代的阴影,并贯彻新的国际战略。今年的重磅国际新闻也一个接一个――中美阿拉斯加会谈不欢而散;BCI抵制中国新疆棉花;苏伊士运河被阻无法通航;中国外长访问伊朗,签订25年全面合作计划……

美国的政治游戏告诉我们

只要不下牌桌,就永远有机会

(2017年特朗普就职,图:wikipedia)

如此多具有冲击力的新闻一次次冲击着看客们的眼球,以至于有些本该引起人们重视的消息――如沙特阿美石油总部遭到胡赛武装无人机袭击,被淹没在了浩如烟海的新闻海里。鲜有人注意到的是,沙特――这个苏伊士运河旁的土豪国度,正走向自身国运的十字路口。

战争在中东造就了一连串“失败国家”

沙特则在美国的长期庇护下享受繁荣

也门和伊朗,都在等美国人走的那一天

(图:shutterstock)

前狼后虎,难以安眠

要明白这条新闻为何对于与胡塞武装交战多年的沙特有着非凡的意义,首先要从这个国家糟糕的地缘环境开始说起。

沙特阿拉伯王国,简称沙特,位于亚州西南部的阿拉伯半岛,东临波斯湾,西接红海。地处欧亚非交界处的沙特,身旁分别是世界海运的咽喉苏伊士运河,以及西方国家的海上生命线霍尔木兹海峡,再加上其异常丰富的原油储量,该国在国际上的战略地位不言而喻。

苏伊士只要还能复航,对埃及就并无大碍

但沙特的生命线,却远比这要复杂得多

尽管资源条件算得上优越,并且自身并没有像其他中东国家一般长期处于战乱之中,但沙特人却始终寝食难安

首先,伊朗对什叶派之弧的经营相当成功。自伊拉克战争结束后,伊朗在什叶派世界中最大的对手伊拉克已经半死不活。而一直试图复兴波斯辉煌的伊朗,为了塑造自己“什叶派领导者”的地位,并争夺中东地区的话语权,其伊斯兰革命卫队在俄罗斯的支持下,开始整合阿拉伯地区的什叶派比例较大国家,包括伊拉克和叙利亚,近些年还有向黎巴嫩和也门渗透的趋势。

什叶派在中东各国的比例或大或小

如果没有战乱,伊朗也很难插手其中

而正常国家机器的崩溃,为这一切提供了机会

什叶派之弧一旦形成,以逊尼派盟主自居的沙特深感压力,这是它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因此近些年来,沙特与伊朗的明争暗斗始终不断。

萨达姆政权在极权的同时也压抑了国内教派对立

同时也是伊朗在中东扩张的最大屏障

可惜被搞掉了(之后的叙利亚同理)

其次,沙特与以色列相距不远,这个犹太人的国家靠着五次中东战争极大地扩张了自身领土和势力。两国既有相同的敌人伊朗,又有着共同的靠山美国,本应走到一起,但阿拉伯世界与犹太人之间的刻骨仇恨,使得沙特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与以色列联合,双方也只能暗通款曲。

明面上连正式的外交关系都没建立

但实际上共同利益相当牢固

(图:Tasnim News Agency)

最后,凭借着出口石油,沙特几十年来大发横财,而几乎每个经济大国在崛起后都会谋求成为政治大国和军事大国,沙特也不例外。这就牵扯到沙特在中东地区的另一个强劲对手――土耳其,二者一直都在谋求成为伊斯兰世界的领导者。

埃尔多安是要靠选举上台的,而沙特是君主制

两者的权力来源根本上不同

故而埃尔多安需要自己很强,而沙特需要人民很弱

(图:shutterstock)

但尴尬之处在于,与土耳其近几年四处扩张势力,在地缘政治的棋盘上纵横捭阖不同的是,以沙特为首的多国联军在高调介入也门内战后,却被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打得狼狈不堪――纵使装备先进,却总是让AK加皮卡的胡塞武装连战连捷,时不时还被对手缴获装备。这次阿美总部遭袭也是这群也门人的手笔。

同样的剧本,战争摧毁了国家和社会

但遍地废墟反而会加强军队和极端势力的权势

沙特为了防止一个敌对的国家,造就了一个敌对的社会

(图:shutterstock)

梦里依稀川普泪,城头变幻大王旗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身处火药桶旁的沙特手里捧着真主赐给的金饭碗,认准了一个想法――想要维持自身的国家安全,就必须借助域外大国的力量。

一直以来,美国都是传统意义上的沙特盟友,一边是渴求财富和石油的世界警察,一边是急需获得安全感的沙漠土豪,双方几乎是一拍即合。

每当新任美国总统上任,出访的第一批国家中几乎都有沙特。双方各取所需――美国政府需要一笔大额的军火订单来反哺军工企业集团的支持,并通过沙特来控制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进而掌握国际石油定价权,而沙特为先进武器豪掷千金,一方面相当于给世界霸主交了保护费,另一方面也极大地提升了自己在中东地区的军事存在,有利于自身对地区霸权的诉求。

即使一上台就签署了”禁穆令”

把沙特周围的穆斯林兄弟禁了一遍

但他站在白袍之间还是能如此悠然自得

(图:White House/flickr)

此外,沙特一直在美国的政治斗争中恪守中立原则,几乎不插手驴象之争,因此无论是哪家政府上台,沙特与美国的亲密关系都不会受到太大影响,这种约定俗成的默契一直持续到特朗普时代。

但这一情况随着沙特内部权力的变动而发生了改变。特别是新的实权领导人――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也就是小萨勒曼上台后。

作为萨勒曼国王的第七个儿子

能在残酷的竞争中坐稳王储宝座,需要很多奥援

(图:美国国务院)

小萨勒曼在老国王的支持下顶替了原本的储君、自己的堂哥穆罕默德・本・纳伊夫,迅速站稳了脚跟。

这位年轻的沙特王储在国际上争议颇多,认同他的人称赞他是个锐意进取的改革者,在执掌大权后进行了一系列世俗化改革,如保障女性驾车权利、允许男女一同点餐用餐、全国开放夜店和电影院等,并且提出了以增强国家实力和经济转型为目标的“愿景2030”和“NTP2020”。

年轻的王储对宗教的执念并没有那么深

打造一个偏世俗化的新沙特想必是他的执政方针

不过这可能也是诸多改革中最容易的一种

(图:shutterstock)

而厌恶他的人则认为他是个冷血无情的刽子手,在确保了自己的地位后,他首先以反腐的名义囚禁了自己的叔叔们和一大批政府高官,将他们统一软禁在首都利雅得的丽斯卡尔顿酒店,逼迫他们交出自己的大部分财产以换取人身自由。

另外,他对于那些批评自己的人也毫不手软。2018年10月2日,曾经担任《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对小萨勒曼诸多举措提出过尖锐批评的记者贾迈勒・卡舒吉,在进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沙特大使馆后惨遭杀害,引发举世震惊。

作为一个和奥巴马吃过饭的人

结局却很惨(左二)

(图:wikipedia)

这种给自己的敌人土耳其递刀子的举动无疑展现出了这位年轻王储不成熟的一面,但更要命的是,他这一系列的举措不仅在国内和海湾地区引发了巨大的不满,更是让沙特的国际形象严重受损。

因此,为了弥补这种损失,沙特政府不得不与特朗普深度捆绑,通过签订军火大单的方式获得美国的首肯和背书,他本人更是和特朗普的驸马爷库什纳打得火热,以至于卡舒吉事件发生后,特朗普特意创造了“流氓杀手”一词为沙特开脱。

交个朋友(萨勒曼、库什纳、伊万卡)

(图:shutterstock)

在世界各地的抗议中

这两位已经被捆绑为“电锯杀人团伙"

(图:shutterstock)

但随着美国社会的撕裂加剧,在继任者拜登眼中,小萨勒曼与特朗普政府的密切交往,就等同于沙特已经牢牢地绑定在了共和党的大船上。随着民主党建制派的上台,沙特的日子开始变得越发难以为继。

和敌人的朋友可以做朋友,但做不了好朋友

(图:Wiki)

先是在今年的2月12号,美国政府将胡塞武装从恐怖组织黑名单中移除,解除了胡塞武装与美国势力交易的禁令,随后又停止了对沙特领导的军事联盟的武器支持。

紧接着,拜登在2月25日与沙特国王老萨勒曼通电话,表示应“追究那些侵犯人权的人”,并在次日公布了卡舒吉案调查报告,直接认定小萨勒曼与杀害卡舒吉有关,并宣布制裁多名沙特官员。

与美国结盟是沙特数十年来维持稳点的关键基石

谁能成为利雅得的主人,取决于华盛顿

(图:美国陆军)

3月1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称,希望美沙关系不仅体现合作与共同利益,还应更加透明且符合美国价值观,现政府正“再校准”双边关系。

3月以来,胡塞武装多次对阿美公司和沙特境内发起火箭弹和无人机袭击,作为沙特经济支柱的阿美股价震荡下挫。

胡塞武装发言人在社交平台认领对沙特的袭击

(图:Yahya_Saree/twitter)

这一切是巧合吗?还是说民主党上台后,美国通过这种“杀鸡儆猴”的方式,对自身在中东乃至世界地位霸主进行一种重塑?沙特固然可以选择再向拜登政府投诚,但三年之后的2024年会发生什么事,谁也说不好。

而除此之外,“域外大国”是否还有其他的选择?

西风压倒东风,还是“东风”压倒西风

中国与沙特的友好交流由来已久。

两伊战争期间,伊朗多次攻击沙特油轮,还宣称要派轰炸机轰炸沙特的港口、炼油厂和海水净化设备。因此,沙特出于对自身安全的考虑,想要购买一批中程导弹,但美国婉拒了沙特购买F15战斗机和长矛导弹的要求,而另外一个持有中程导弹的国家是苏联,作为伊朗的盟友,自然不可能向沙特出售导弹。

两个邻居整天在波斯湾你一波我一波的开炮

伊朗背后有苏联,伊拉克背后有沙特

(图:Wiki)

此时还是1986年,中国和沙特尚未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但沙特还是尝试性地询问了中国,出乎意料的是,中国同意出售可携带核弹头的东风-3中程战略导弹,最后双方以每枚导弹1亿美元的价格成交,中国共出售了35枚导弹,并负责这些国之重器的后续保养和维护。

导弹买了后,直到2014年的阅兵才公开露面

虽然早在2007年就买到了DF-21弹道导弹

不过这些年,光是摆在家里,威慑目的也已达到了

在海湾战争中,沙特凭借这些导弹有效地威慑了萨达姆,最终保卫了自己的国家安全。

此后,两国之间的关系总体保持了友好的态势,双方多次互访,最近的一次是2019年,小萨勒曼访华,表态支持一带一路,并且签订了价值280亿美元的大单,而此前的2018年,中国还帮助沙特修建了一条沟通了两座伊斯兰教圣城――麦加和麦地那的高铁,双方的军购同样非常频繁,沙特军队大量配备的正是中国生产的彩虹系列无人机。

由西班牙财团主持修建的沙特高铁

中铁拿到了一期工程的施工合同

(图:Wiki)

3月22日,阿美公司CEO阿敏・纳赛尔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在未来50年及以后的时间里,阿美公司仍将确保中国的能源安全作为其最高优先事项。

3月24日至30日,王毅外长密集出访中东六国,在访问沙特时,小萨勒曼明确表示,沙特坚定支持中方在涉疆、涉港等问题上的正当立场,反对以任何借口干涉中国内政,反对个别势力挑拨中国同伊斯兰世界关系。

未来的世界必然会走向多极化,而对于谋求国家转型的沙特而言,广阔的世界必然会带来更多的选择。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shutterstock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