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捐献器官的6岁小女孩,超越捐献伦理始终保持对生命的敬畏

近日,凤凰网视频号发了一个视频,沉寂已久的“小诺恩捐献器官“再次引发讨论。

一个月之前,6岁的小诺恩身患重症,不幸病逝之后,她的妈妈决定将诺恩身上可以用的器官都捐献出去。当时就有很多的争议,而小诺恩妈妈蒲晓丹的这个视频,或许可以给我们带来新的视角。

6岁,可以自主选择器官捐赠吗?

6岁,作为心智不成熟的儿童,小诺恩理解捐献器官的意义吗?能够为自己做决定吗?主导这一切发生的蒲晓丹,小诺恩的妈妈,她真正用意,将被揣测攻击质疑。

这是伦理的问题。不仅仅是儿童器官捐献,成年人的器官捐献也面临着这个问题,使用其他人器官,来延缓自己的生命,需要经过严肃的伦理讨论。即使在现在21世纪,器官移植并没有被所有人接受,只能随着科学的进步,让更多人接受这种科学的观念。大家可以想一想,外科手术刚开始出现的时候也被众人排斥,男性进入产房都被当作是不详的征兆。

如果小诺恩一家人达成了统一的意见,作为局外人,我们唯一能做正确的决定,就是不干预。

超越捐献伦理的,是生命

蒲晓丹在这个视频里面,明确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一直到现在为止,她仍觉得做的这个事情是正确的,她还说:“中间我也想过放弃,不过既然决定要做了,我就要坚持做下去。”

坚持做下去,她需要很多的勇气。尤其是当时的蒲晓丹面对整个家庭的不理解,连丈夫都是反对她的,她说服了丈夫,丈夫最终妥协了,直面网络的争议,选择了一条不是那么“传统”的道路。

对生命的敬畏,才是蒲晓丹坚持的勇气。

每个人都需要这种敬畏,我们总是哭着来到这个世界,笑着离开,生死是所有人都逃避不了的话题,当死神靠近你,深切感受这种恐惧,我们,或许才会对生命有更多敬畏,才会对生命有更多慈悲。

不仅仅是中国,在全世界,器官捐献的伦理一直在被讨论,很多人不愿意捐献器官,可能因为宗教问题,也可能因为观念问题。但是仍然有更多的人愿意捐献器官,因为生命是超越了这个这个伦理的,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值得被珍惜的。

生命从最初诞生,当人类还没有发明语言,看到生老病死,都会”物伤其类“,对生命的敬畏从最初开始。而伦理却是在社会化产生的,当生命和伦理面临冲突,优先选择的是生命。所以中国古代有”嫂溺援之于手“,现在有器官捐献。

面对所有器官捐献问题,我们需要保持审慎的态度

蒲晓丹捐献女儿器官引发大量讨论,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社会上对器官捐献的不了解,很多人对器官捐献是十分敏感的。生命伦理被长时间的讨论,但是没有形成规范的结论,这其中很多大部分原因,是中国的器官捐献发展太滞后。

在美国,捐赠者死亡后,约42%-69%的家庭同意进行捐赠;但如果捐献者生前曾登记愿意捐献器官,家属的同意率可升至95%-100%。而在中国,自1986年~2006年的20年来,上海市捐出了自己遗体的市民不足4000人,即使我国的器官移植水平达到世界前列,但是长期以来”死者入土为安“的传统观念影响着人们,关于器官捐献的法律法规还不健全。

社会需要更多的经验来应对器官捐献,面对所有器官捐献问题,我们要保持审慎的态度。只有谨慎对待器官捐献,才能称得上是尊重生命。(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