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塞北名媛”于凤至等了50年,为何张学良最后和赵四小姐在一起

1990年3月20日,张学良发妻于凤至病逝于洛杉矶莱克治路的林泉别墅,安葬于当地的玫瑰园墓地,墓碑上写首“FENG TZE CHAMG”。按照她的遗愿,墓旁有个空穴,留给她心中的那个“CHAMG”。

不过,张学良对于凤至半个世纪的等待视而不见,和赵一荻相守终生,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上图_ 张学良(1901年-2001年),字汉卿,号毅庵,乳名双喜、小六子

“红粉知己”

1902年,时任巡警前路游击马队管带(相当于营长)的张作霖在郑家屯(今吉林双辽市西南)维持治安过程中,和当地富豪于文斗结识。两人性格相投,交情日深,颇为投缘。一次,张作霖和悍匪生死激战,情势危急。于文斗冒死向友军吴俊升求援,救了张作霖一命。事后,三人结拜为兄弟,交情与日俱增。

于文斗膝下有一女,名为于凤至,自幼聪颖,知书达礼,熟习书画。1915年夏,张作霖作客郑家屯,初见毕业于奉天女子师范的于凤至,十分赞赏,称她为“女秀才”,又听算命先生说她:“福?深厚,乃是凤命”,张作霖当场拍板和于家结亲。

张学良对此非常反感。当两人见面时,他发现于凤至不仅有传统女性的端庄稳重,还有新时代女性的时尚知性,遂改变初衷,于1915年与于凤至结为伉俪。婚后,张学良唤长3岁的妻子为“大姐”。《于凤至传》评价她:“相夫奉长,既称贤淑”。

上图_ 于凤至(1898年5月8日 -1990年3月20日),字翔舟

赵一荻,又名绮霞,出生于1912年的香港,父亲是民国交通次长赵庆华,因在家中排行老四,留下了“赵四小姐”的美名。1927年5月,赵一荻和张学良在天津蔡公馆的舞会上相识。此后,两人频繁互动,情愫渐生。一年后,赵一荻自编自导了“劫持闹剧”,被“劫”往奉天,和张学良同居。

上图_ 赵一荻(1912年5月28日―2000年6月22日),又名绮霞,乳名香笙

赵庆华闻讯大怒,在报纸刊登声明:“四女绮霞,近日为自由平等所惑,竟自私奔,不知去向。查照家祠规条第十九条及第二十二条,应行削除其名,本堂为祠任之一,自应依遵家法,呈报祠长执行。嗣后,因此发生任何事情,概不负责,此启。”父亲决绝的做法,使赵一荻为了收获张学良的爱情,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上图_ 报纸报道张学良与赵一荻结婚的消息

1964年,张学良和于凤至离婚。7月,他和赵一荻在台北杭州南路美国友人伊雅格寓所补办婚礼。台湾《联合报》用“少帅赵四,正式结婚;红粉知已,白首缔盟”的标题,公布了这对传奇情侣的婚讯,向全世界撒了一把狗粮。

从婚姻关系上看,张学良和于凤至的婚姻,属于传统观念下的包办婚姻,某种意义上说是先结婚后恋爱,张学良处于被动接受的尬位。而和赵一荻的婚姻,完全是自由恋爱的产物,对少帅的吸引力更大。这给两人感情的进一步升华提供了温床。

上图_ 于凤至、张学良 1927年于北平顺承王府官邸

奉子入府

于凤至并不简单,她在张家“做事有板有眼,事有见地”,她还自掏腰包,奔赴前线犒劳官兵,亲驱医院慰问伤兵,积极筹备学校,热衷善慈事业,备受官兵和社会好评。每遇大事,于凤至处乱不惊,沉着应对。1928年,张作霖皇姑屯被炸身亡。于凤至一面和众人商议后,决定秘不发丧,另一方面周旋于各色人物之间,为张学良顺利接掌东北军政大权创造了有利环境。同年,于凤至坚决支持丈夫“东北易帜”的行为,表现出强烈的爱国热情。

相较于凤至,赵一荻靠的是隐忍,为自己占得一线机会。她在1929年为张学良诞下一子。两年后,她以私人秘书的身份,住进了张家,和于凤至“姐妹”相称,彼此融洽,关系和睦。有了张家的骨血,赵一荻逐渐在张家占据了一席之地。

上图_ “西安事变”发生后的相关新闻报道

机要助手

其实,于凤至和赵一荻也卷入了西安事变,两人发挥着各不相同的作用。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和杨虎城发动震惊世界的“西安事变”。事变发生前,赵一荻曾用掌握的密码技能,参与了东北军机要事务,足见张学良对赵一荻的信任和认可。

事变后,她深度参与事变,实现由家族主妇向机要助手的转变,是张学良军事上不可或缺的助手。受事变的影响,赵一荻带着儿子张闾琳住在香港,和张学良失去联系。

上图_ 20世纪30年代末,赵一荻与儿子张闾琳在香港

于凤至对西安事变的善后起到了重要作用。张学良送蒋介石回南京时,遭到无情扣押。在英国陪孩子读书的于凤至听到消息,立即返回南京,动用关系求见蒋介石未果,求助宋美龄和宋子文,也没有营救出张学良。她只得陪伴张学良辗转各地,足有4年时间。

张学良曾对于凤至说:“是有人劝我不要送蒋,我不听。你在,飞机场上又有宋美龄,你不许我上飞机,我只有不上飞机。但是,我是从来不后悔的。今天,我无怨无悔,只有恨。”一番话说明了于凤至在张学良心中的重要性。就少帅而言,于凤至和赵一荻都是不可替代的。

上图_ 于凤至、张学良、赵一荻等合影

长情陪伴

如果没有“西安事变”,张学良和赵一荻很难走到一起。1940年,心情抑郁的于凤至罹患乳腺癌,不得不前往美国哈克尼斯教会医院请肿瘤专家温斯顿・比尔医治。两人一别就是50年,从此便成永诀。

1940年3月,赵一荻得到了张学良需要人照料的消息。按照少帅的安排,她将儿子托付给美国友人伊雅格,自己只身前往贵州。随着局势的变化,张学良被押往台湾软禁,赵一荻始终陪伴左右,不离不弃,照顾着他的生活起居,默默承受着失去自由带来的压力。

张学良和赵一荻的爱情传奇,贯穿了近代史上最为激荡的30年,至今为人津津乐道。于凤至本该是人生赢家,无奈病魔无情,导致她和张学良天各一方。赵一荻本该是匆匆过客,却用近乎死心眼的方式倾心呵护恋人,得到了社会各界广泛肯定。

上图_ 在台湾幽禁期间的张学良与赵一荻吃早餐

长久的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赵一荻曾在《新生命》一书中深情地写道:“为什么才肯舍己?只有为了爱,才肯舍己。”张学良百年诞辰之际,用“我太太非常好,最关心我的是她”来回应赵一荻的长久相伴,这才是张学良选择赵一荻的真正原因。

西安事变,对很多人来说,早已结束,对这三人来说,影响依然如故。1991年,张学良获准前往美国定居,他没有选择于凤至为他买下的洛杉矶豪华别墅,而是偕赵一荻居住在夏威夷。至今,于凤至墓边的空穴还空着,惋惜之余倍感惆怅。

作者:计白当黑校正/编辑:莉莉丝

参考资料:

【1】陈相安 《张学良将军和赵一荻的世纪之恋》

【2】窦应泰 《张学良于凤至离婚真相》

【3】陈 鑫 《试论张学良和赵四小姐的世纪情缘》

【4】窦应泰 《张学良和于凤至对西安事变的不同解读》

【5】赵雪峰 《“塞北名媛”于凤至》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