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世界上面积最小的国家,梵蒂冈是如何从意大利独立出来的?

作为世界面积最小国家以及“国中之国”,梵蒂冈是有着一定的存在感的。但是当你翻开欧洲地图,看到梵蒂冈、圣马力诺这样存在于某国家之中的“小不点”时,是否会疑惑它们没有被周边“大国”吞并的原因呢?其实梵蒂冈就曾经被意大利吞并过,只是后来又给“放”出来了。

上图_ 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内景

一.教皇国为何被意大利吃掉

别看现在的梵蒂冈这么小,它的前身是在中世纪欧洲威风无比的“教皇国”。教皇国是公元8世纪时,原法兰克王国宫相丕平将新征服的意大利伦巴第人所在的原拜占庭帝国拉文那总督区,献给居住在罗马城的天主教教皇而建立的。法兰克王国用世俗权力与罗马教廷的宗教权力做了一笔交易,从此罗马教皇在欧洲拥有了一千年的巨大权威和影响力。特别是在中世纪,教皇掌握了西欧大片的土地封建君主的加冕任命权,让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等国家的君主也不得不屈服于自己(如“卡诺莎之辱”事件)。

上图_ 中世纪的教皇国

罗马教皇的权威植根于欧洲庞大的天主教信徒群体,而一旦这个群体开始漠视教皇甚至改宗,那么教皇的权威也就不复存在了。从14世纪开始,随着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与欧洲黑死病的爆发,西欧先后开启了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运动,人们的思想逐渐得到解放,大批的信徒改宗新建立的路德教、加尔文派或英国新教,教皇的权威开始动摇。

上图_ 拿破仑时期教皇国被吞并

到了18世纪欧洲启蒙运动爆发时,伏尔泰、卢梭等启蒙思想家高声呼吁打倒罗马教廷这个邪恶势力,进一步打击了教皇的影响力。而法国大革命爆发后,拿破仑一世直接践行了该主张,先是在1798年率领法军进入意大利,攻占了罗马城,将当时的教皇庇护六世抓回法国流放。在1804年加冕法兰西帝国皇帝时,拿破仑逼迫新教皇庇护七世从罗马赶到巴黎加冕,却又在加冕仪式上直接从教皇手中夺过皇冠戴在头上。1808年,拿破仑再次进攻罗马,把庇护七世也抓回了法国,直接吞并了教皇国的土地。

上图_ 拿破仑加冕

虽然拿破仑最后被反法同盟击败,教皇国也得到恢复,但是他的这一通操作,就是把教皇和罗马教廷的脸面狠狠得扔在地上踩,让更多的基督教徒看到了教皇并不神圣。当时的意大利东北部被奥地利控制,西北是撒丁王国,中部是教皇国,南部建立了众多资本主义小国,如两西西里王国等。各国受法国大革命民族主义和自由主义思潮影响,都要求尽快统一四分五裂的意大利。1848年,罗马市民还发动了起义,要求破除政教合一的神权体制,吓得教皇化妆成普通教士逃出罗马,寻求同为天主教国家的法国护佑。

虽然拿破仑一世时期,罗马教廷被法国羞辱得够够的,但是法国毕竟天主教徒占大多数,当时的执政者拿破仑三世为了称帝需要,决定拉教皇一把,出兵镇压了罗马市民的起义,还在罗马城驻军保卫教皇。撒丁王国在承担意大利统一的使命后,在打不过奥地利的情况下,与普鲁士结盟打王朝战争,收复了被奥地利占领的北部领土。

随后,在1870年的普法战争中,由撒丁王国新建的意大利王国又趁着拿破仑三世被普鲁士打败的时机,组织军队南下攻陷罗马城,并迁都于此,将教皇庇护九世赶到了小镇梵蒂冈居住,相当于当成吉祥物圈禁了,教皇国就此彻底被意大利吞并。但是意大利的天主教徒人群庞大,很多人只是反对政教合一的政体而不反对教皇本人,呼吁维护教皇尊严的声音很大,所以意大利政府也只好与教皇达成妥协,宣布教皇人身不可侵犯,享有外交和财政方面的特权,给予大量的经费供养。而庇护九世坚持与意大利政府对抗,宣布自己是“梵蒂冈囚徒”,拒绝承认教皇国的灭亡,凭借大批天主教徒支持者的力量与意大利政府讨价还价。

意大利和梵蒂冈的这种复杂关系,说明梵蒂冈具备成为“国中之国”的条件。

上图_ 一战后的欧洲版图

二.墨索里尼建立法西斯政权,需要教皇的支持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意大利陷入了经济危机和社会动荡的处境当中,给了法西斯主义生根发芽的的条件。国家法西斯党的领袖墨索里尼组织法西斯信徒,于1922年进军罗马,使得当时的意大利国王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任命其为总理,意大利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法西斯国家。

墨索里尼执政后,在政治上使法西斯信徒控制国会,掌握军队,宣扬反社会主义的、大国沙文主义和种族主义的法西斯思想,打压民主和工人运动,实行“警察国家”的体制。在经济上实施战时体制,大力加强军事工业和其他轻重工业建设,同时又注重基础设施建设,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在文化上,在国家各大新闻媒体、报纸和电影院宣传法西斯主义,并推进学习教育改革,建立“少年先锋队”和“意大利利托里奥青年团”,给意大利的年轻一代洗脑。虽然是以宣扬法西斯主义为目的,但是墨索里尼为世界电影事业做出了一个巨大贡献,就是在威尼斯创办了第一个旨在交流电影创作的国际电影节。

上图_ 贝尼托・墨索里尼(1883―1945)和阿道夫・希特勒(1889―1945)

墨索里尼想要建立独裁政权,树立自己独立于国王的至高权威,但是意大利国民向来是崇尚自由和浪漫,不喜欢严苛的纪律和信条约束,这就给墨索里尼普及法西斯思想,建立法西斯专政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原本反对天主教廷的墨索里尼,这时打起了梵蒂冈的主意。他想要与教皇达成一笔协议,利用教皇在天主教徒中的权威,换取意大利天主教徒人群对自己法西斯政权的支持。

我们来看看当时梵蒂冈在意大利民众中的影响力。根据1921年的意大利宗教信仰情况调查,95%的民众都信仰天主教,全国光神职人员就有11万之多。在“一战”后的意大利议会中,得到梵蒂冈教会支持的意大利人民党就取得了20%的席位,可见教会在意大利政治生活中的能量不可小觑。在墨索里尼的法西斯政党上台后,教皇庇护十一世就发布通告,表示要拆法西斯政党的台。这让原本反教权的墨索里尼大为惊慌,认识到梵蒂冈对自己执政的稳定性存在巨大影响。

上图_ 贝尼托・阿米尔卡雷・安德烈亚・墨索里尼(1883年7月29日~1945年4月28日)

为了得到当时的庇护十一世的认可,他答应了天主教行动会代表团的要求,在学校恢复宗教体育课和休假瞻礼日制度,把天主教课程设置为小学必修课,辱骂诋毁天主教及其神职人员的行为属于违法犯罪。禁止各种赌博活动,给予天主教团体与神职人员以充分的保护,帮助教廷的“罗马银行”解决金融问题。他甚至带着妻子和三个孩子接受了神职人员的洗礼,把自己包装成教皇的忠实信徒。

这一系列措施,让墨索里尼的法西斯政党赢得了梵蒂冈教廷的青睐。1923年6月,30多名天主教神职人员发表联合声明,支持墨索里尼建立的法西斯主义新秩序。教廷将反对法西斯政权的神职人员从意大利人民党中驱逐出去。甚至,教廷要求意大利天主教行动会不得参与反对法西斯政权的政治活动,庇护十一世直接向青年教徒们表示要服从墨索里尼法西斯政权的管理。

上图_ 庇护十一世(1857年5月31日~1939年2月10日) 第257任教皇(1922~1939年在位)

接下来墨索里尼面临的一场政治危机,更加证明他下在梵蒂冈身上的注是下对了。1924年,意大利统一社会党总书记马太奥蒂谴责墨索里尼的法西斯政党通过恐怖和舞弊手段夺取众议院多数席位,结果遭到墨索里尼指使的法西斯特别行动队暗杀。这次事件在意大利国内闹得沸沸扬扬,很多政党、非法西斯议员、普通民众,甚至有很多法西斯主义分子都反对和谴责墨索里尼的行为,搞的墨索里尼的法西斯政党一度要被下野。

关键时刻,由于墨索里尼保证了意大利国王和梵蒂冈教廷的利益,国王和教皇都发表声明反对在野的人民党和社会党推翻法西斯政党的统治,他们控制的参议院更是以绝对多数通过了对法西斯政府的信任案,使得墨索里尼安然度过了这次“马太奥蒂危机”,更加稳固了墨索里尼在意大利的法西斯独裁统治。墨索里尼横下心来,取缔其他党派的政治活动,通过法案实行法西斯政党的一党独裁,把国王都架空了。

上图_ 《拉特兰条约》(意大利语:Patti Lateranensi),亦称《拉特朗条约》或《拉特朗协定》

三.合约释放,皆大欢喜

墨索里尼的独裁统治措施,固然会让崇尚自由民主、反对独裁的人士所反感,但是在梵蒂冈教廷这里的态度则不一样。教皇国当年政教合一的神权统治体制,与此时法西斯的集权统治有异曲同工之妙,教皇在墨索里尼保证自己的利益和权威的前提下,默许了这种高压统治形式。听墨索里尼的话和听教皇的话,在此刻并没有本质区别。

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了进一步修好和教皇之间的关系,梵蒂冈的独立就被提上了日程。1929年2月11日,墨索里尼代表意大利政府,与梵蒂冈教廷国务卿伯多禄・加斯帕里正式签订《拉特兰条约》,旨在解决意大利王国同梵蒂冈就罗马和梵蒂冈城的归属问题。

《拉特兰条约》的主要内容包括三项:

第一,意大利政府承认梵蒂冈教廷和教皇对梵蒂冈城的主权,原来的教皇国解体,新的梵蒂冈城国建立,管辖0.44平方公里的梵蒂冈城。同时,教皇承认罗马为意大利王国的首都。

第二,天主教为意大利国教,天主教信仰仪式和神职人员的文化教育活动在意大利国内受到保护。

第三,意大利政府赔偿给梵蒂冈一大笔财产,视作对意大利统一时期教会财产被充公的补偿。

上图_ 拉特兰条约所划定的梵蒂冈城区

以上条约的订立和生效,对梵蒂冈教廷和墨索里尼来说是一笔双赢的交易。对梵蒂冈教廷来说,自己得以体面地实现独立,继续发挥在意大利乃至全世界天主教徒中的巨大影响力与号召力,还能获得意大利政府在财政等诸多方面的供养和支持。对墨索里尼来说,在国内天主教徒占主体的情况下,继续让梵蒂冈留在国内根本消化不了,不如干脆让它独立,自己的法西斯政权还赢得了巨大的威望和国际影响力。如果不是二战的失败,墨索里尼的法西斯政权说不定还会继续统治下去。

独立后的梵蒂冈,已经与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国家建交。虽然是世界上面积最小的国家,却因世界天主教徒数量之庞大(根据2016年数据,全世界天主教徒约有13亿),其国际影响力却无异于一个世界大国。现在意大利共和国虽然取消了天主教的国教地位,但是仍旧与梵蒂冈关系密切。人们也越来越多的称“教宗”而不是“教皇”。

上图_ 如今的意大利和梵蒂冈

如果梵蒂冈是一个异教国家,或者教皇的教徒们在意大利政治生活中没有强大的影响力,那么它肯定是没有机会从法西斯政府统治下的意大利王国中独立的。因此在欧洲,这种“国中之国”的现象也就不奇怪了。

作者:铁骑如风校正/编辑:莉莉丝

参考资料:

【1】(意)萨尔瓦托雷利:《意大利简史》

【2】(美)C.E.布莱克,E.C.赫尔姆莱克合著:《二十世纪欧洲史》

【3】(英)罗伯茨:《欧洲史》

【4】段琦:《梵蒂冈的乱世抉择》

【5】陈祥超:《试析意大利建立法西斯极权体制的过程》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