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爸爸,求求你起名字长点心吧

作者|likely编辑|未生

前几天,龚俊上薇娅直播间的时候,出现了一段让人倍感迷惑的对话。

薇娅:据说你要给你儿子取名龚喜发财?

龚俊:昂!

薇娅:那如果是女儿呢,你要起什么名字?

这位哥眼神迷茫了一阵,然后在网友们给他出谋划策的题板上,写了三个字――龚 de qi(供得起)。

“因为女儿要富养嘛!”

好家伙,我直接一个好家伙。

不得不说,这届“欢乐喜剧人”起名字的思路真是太奇怪了,怪不得满地都是“看起来像假名字的名字”。

有理由怀疑,这届家长在起名的问题上是十足的“不怀好意”。

像“谢祖隆恩”这种名字,就算你们当父母的感怀祖上荫庇,但就没考虑过,老师点名时的心理阴影面积吗?

△这位小朋友,你可能不会被点起来回答问题了

无独有偶,有些名字乍看之下很客气,仔细一想其实占足了便宜。

有的名字,简单中透出些微微的凡。一个单字“东”,虽然看上去朴素而平凡,但配上“房”这个姓氏,秒变出生即财富自由的人生赢家。

△微博@阿粪青

在追求自由的路上,下面这位“车厘子”虽然格局略逊一筹,但依然让吾等凡人高攀不起。

除了在名字上赋予美好的愿景之外,有些家长还企图从户口本抓起,让孩子在自己拟定的职业规划上深耕。比如,看到这位小朋友的名字时,耳畔瞬间响彻毛不易的歌声。

这位小朋友的父母,可能是想让他当个发明家,如果朝着这条路发展下去,没准会变成“第一专利拥有者”,想想也不错。

有些老父母不喜欢整这种有的没的,他们更希望给孩子打造一个平坦的人生,以获平安喜乐。

不过下边这位,你的姓氏加上你单独成词的名字,但放进明侦江湖里,不由得让人有点担心。

有些“假名字”,真是像极了一个网名――会在实名制场合遭受反复质疑的那种。

孩子:真名这两个字,我已经说厌了。

△来自上流君拥有“假名字”的朋友

而另一些“假名字”,已经一脚踢穿次元之墙,直逼玛丽苏文学高地。

如果女频文学已经不能满足幻想,幸而我们还拥有男频,足以满足这茬老父母探索起名灵感。

如果嫌弃网络文学太过俗套,在人类浩瀚的文学体裁里,还有童话这个老少皆宜的选项。

△谁看了不想锁死这cp?

下边这位考生,我有理由怀疑你是从隔壁动画学院穿越来的。

△知乎@小霸王龙rua又或者是打破了什么《X战警》、《007》的次元壁。

△要不是来自正经媒体,谁敢信?

有时候,你的名字看起来像假的,还真不能怪你父母。毕竟,在他们心里完全不是这么想的。

比如,你从业十年过不了法考的老父母,可能会把对“一洗天下清”的美好职业愿景寄托在你们三兄弟身上。

△此处再次cue龚俊|知乎@布可爱的易小七

而一个历经抗战的老革命爷爷在给三兄弟起名“党纲、党章、党纪”的时候,一定已经深谙共产主义的优越性,并决定以家庭为最小单位,深刻践行理想和信仰。

身为一个容易尴他人之尬的人,上学时的大课点名简直是我的噩梦。当听见老师用强忍笑意而不失疑惑的语气念出“康曦”、“钱隆”时,我的脚趾都会无意识地做起机械抓地运动。

每当此时我就特别想说,在起名的时候,合理利用孩子他爹的姓氏之便碰瓷一下真龙天子,虽然能深刻寄托老父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宏大心愿,但谐音梗真的要扣钱。

有时候,时间也会给人开玩笑。

比如之前曾经火遍全国的支付宝大爷。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比干的后人有福了,“比特币”安排一下。

再比如下面这位po主遇到的尴尬,可能也是时间的恶作剧吧。毕竟,在他出生的时候,车还是一个单纯的交通工具,而“振”也只是一个饱含着时代建设意味的起名常用字。

还有这种找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图中名字在哪的。

△知乎@文小雯

此人在收获这个变型版“铁柱”的名字时,国内高铁大概率还没成气候,当时世界上最好的高速铁路恐怕还是如今早已走下神坛的“新干线”。

除此之外,一个名字之所以像假的,还可能源于文化差异。

如果你走在内蒙古的大街上,突然听见有人喊:“杀人!杀人呀!”如果周围没有异样的骚动,你也大可不必惊慌,因为这大概率是一个名叫“莎仁”的蒙古族姑娘的朋友们,在呼唤她。

还有像拥有“日火呷呷”这样名字的人,大概率是个彝族同学。其中“日火”应该是他的家族分支,“呷”在彝语里是富有的意思,两个呷,那该是父母希望他富贵多金,跟汉族名字里的“×富贵”异曲同工。

虽然希望孩子平安富贵是人之常情,但在这个心态之下,总还有一些父母的操作看起来是真的……不知道咋想的。

比如曾经上过热搜的“王者荣耀”和“玛莎拉蒂”。

这夫妻俩给孩子起“玛莎拉蒂”的原因,据说是希望自己的孩子以后能够买得起这款豪车。户籍警看不下去,一度试图劝说,可惜未果。后来,这两口子自己回家品了品,可能也觉得不妥,没几个月又想给孩子改名“马莎拉”。实话说……这个新名字也没妥到哪去。

在此,呼吁各平台的实名制认证环节,给“假名字”受害者们留一条活路。毕竟,在人生的前半程,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拥对自己名字的决定权。

中国人给孩子起名,可谓格外的讲究。但你父母的起名之路上,却可能受到各种各样因素的擎肘,逼着他们剑走偏锋。

这里边最关键的,是重名率的问题。

曾经50、60后的父母,经历了一个重名率无比之高的时代。一个班几十个人,可能有十个叫红军,九个叫红旗,八个叫建国……剩下几个人还是国、兵、梅、庆、伟、东的随机乱配。

等他们走出“点一个名站起一大片”的青春期,拥有了决定下一代姓名的话语权后,当然要把自己未竟的心愿寄托在下一代身上。

他们翻遍了词典和风花雪月的小说,最终选出几个好听有意义的字当作你的名字――不幸的是,你觉得好听的字,别人爸妈也觉得好听。

所以70 、80后的名字,又是一场磊、娟、雪、伟、明、可、姗、丽的排列组合,如果加上家谱的影响,那更是一场无与伦比的同质化灾难――人类依然无法摆脱重名的阴影。

终于,当取名的权柄交到70、80后父母的手上时,半个世纪以来,人们对重名的厌恶,随着人口总数的飙升爆发了。

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对自己的文化水平满怀信心,决定复刻古人的风雅,让字典里久久不见天日的生僻字重回人间,这便有了一系列让点名老师挠破头的生僻字名字――

、、啤④洹⑿b、珩......(这些到底读啥?评论区留下你的答案呗)

△甭说时人,连章太炎先生都干过这事

他们中的另一部分人,转而寄托于玄学和金钱的力量。他们会去找个大师算个吉利名,或者找个起名公司,希望能借助专业的力量让自己的崽变得洋气,最不济的,也能熟练利用互联网地摊经济――轻轻一点,要啥有啥。

但他们同样忘了一件事:无论是起名网站,还是起名公司,都是有字库的。字典里的读着好听、看着好看,还拥有美好含义的字就那么多,你再提上点要求,那结果就只能是在各种“梓”和“轩”里无限内卷。

有人说,这些名字的流行,和当年热播的琼瑶剧不无关系。

剩下的一部分人,看着旁人的前车之鉴,不可避免地动起了歪心思――起一个谁都无法超越的名字,变成了他们的终极目标。

所以,有的人瞄准了所有能跟自己姓氏挂钩的谐音字。

有的人试图多加一个字来增加“中签”难度。

四字名字的出现,不但跟重名率有关,可能还跟这些年来不断讨论的冠姓权脱不开关系。

但事实上,身为中国人,想拥有一个好听却不重复的名字,本不应是难事。

往远了说,像骆宾王。骆宾王,字观光,名和字来源于《易经・观卦》中的“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意思是,一个有德的诸侯国君,要以身作则宾服于天子。想下这位的生平,也是人物其名的典范了。

还有林徽因。她原名叫林徽音,来源是《诗经・大雅・思齐》中“大姒嗣徽音,则百斯男”一句,后来因为重名,她自己改了个“因”字,后来也确实不让须眉。

再往近了说,像莫文蔚。文蔚两字出自“君子豹变,其文蔚也”,典故自《易经》。而两个字念起来,也自带一种温婉娉婷。

再比如白敬亭。他的名字来源于“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

还有江疏影。疏影两字来源于“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明明说的是一个意思,却比“江梅”高出了不止一个档次。

上流君至今记得,以前看展的时候,有一个画家的名字叫王金P,一瞬间觉得太有水平了。P在《现代汉语》里的意思是“明亮、起始”,金P的意思就是太阳,而王的谐音是“望”――这个名字比同款的“王朝阳”高明出不知几倍。

在起名这个问题上,很多人艳羡旧时的风雅,感慨为啥自己不能拥有,实不知其实是被过量的茧房信息捆绑了脑子。

当我们觉得“王者荣耀”和“王权富贵”就是人生巅峰的时候,自然不会觉得明月清风可以入怀,有钱沽酒便是人间值得。

毕竟,名字所承载的,其实是愿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