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撕裂的家族:鲁迅与周作人闹翻大打出手,文豪终究也没逃过家务事

传递温度与价值,关注我不走丢,更多精彩内容尽在@读书文史。

文 | 读书君

鲁迅并非完人,他同样要面临许多和普通人一样的日常烦琐事。鲁迅的家事一直备受世人议论,尤其是他和周作人“失和决裂”一直是一个说不尽的话题。一直以来,人们认为,这兄弟二人的决裂,并不是因为政治立场不同,而是因为家庭的各种鸡毛蒜皮的家务事而导致。

那么,“周氏兄弟”究竟是如何从相依为命走向“失和”决裂的?

01

周作人,散文家,翻译家,浙江绍兴人,鲁迅的弟弟。早年期间,曾经和鲁迅一同翻译过小说书籍,共同创办过刊物。周作人是一个反儒家思想,推崇人道主义,崇尚“理想主义”的人。

鲁迅二弟 周作人

1920年曾在参加文学研究会时,起草并倡导为人生而艺术的现实主义文学。有意思的是,1927年后却又大改了风格,转为了提倡性灵、情趣之写作,只因为了逃避现实。抗战胜利后,周作人曾被以“汉奸罪”被捕,监禁在南京,1949年被保释出狱。

鲁迅和周作人在早年以前,兄弟两人的关系很好。早年时期,鲁迅生活在一个封建官僚大家庭里,家庭富裕,衣食无忧。其父患病去世之后,家道中落,鲁迅挑起了家中的大梁,竭力照顾好自己的弟妹,周氏兄弟感情从小就非常深厚。

1902年,21岁的鲁迅到日本留学,4年后他的弟弟周作人也考上了官费生,前往日本东京学习海军技术。所以,两人在日本时,也是相依为命,还曾约好,以后要住在一起,同甘共苦,经济合并,共同抚养孝敬守寡多年的母亲。

1909年,鲁迅在日本 东京

在日本求学期间,周作人和日本的女子羽太信子谈起了恋爱,1909年两人结婚生子。羽太信子本是被雇佣来打扫清洁大院,洗衣做饭的“女佣”,自从和周作人走到一起结婚生子之后,常常偷拿钱补贴其贫困的父母,而当时的周作人还只是一个穷留学生。最后,实在没撤的周作人只好伸手向大哥鲁迅拿钱。

鲁迅从日本归国后,将自己教书的收入用来资助还在日本留学的二弟周作人。对此,鲁迅也并不是没有“怨言”的。他还曾在自己的自传里提过:“终于,因为我的母亲和几个别的人很希望我有经济上的帮助,我便回到中国来。”

而这“几个别的人”,指的就是周作人夫妇。

当然,鲁迅虽然有些言辞犀利,洞察秋毫,但是为人是心存仁善的。作为周家的长子,他深知理应当照顾好寡母弱弟,为此也是能够体谅、理解羽太信子资助贫苦父母的做法。平日里,也只好多兼几份工,多挣钱养家糊口,照顾弟妹。

02

1920年开始,鲁迅在北大、师范大学等几所大学同时兼课教学。除了教书,还大量撰写书稿,翻译外文作品。然而,当时的社会一片动荡,政府财政支出困难,公职人员的工资经常被拖欠。而鲁迅作为高校公职人员,也没有躲得过被拖欠的命运。当时的鲁迅,月薪有三百多银圆,而实际到手的仅有两百多。

尽管到手的工资被拖欠了不少,不过在当时的水平已经算不低。只是奈何当时的周家兄弟,同住在一个四合院里,母亲、鲁迅的妻子朱安、周作人的妻子羽太信子和子女及周建人一家几口等,再加上几个佣人,将近二十口人生活在一块。鲁迅虽然工资已经不低,但是要维系三代大家庭的开支,也是一个庞大的数目。

周家合影,后排由左到右周建人、周作人,前排由左到右:羽太芳子、周母鲁瑞、羽太信子,婴儿周作人长子

众所周知,鲁迅与原配妻子朱安为包办婚姻,鲁迅从不喜爱这位备受封建洗礼的小脚女人朱安,两人的婚姻名存实亡。朱安是个典型的旧社会封建女性,性格老实懦弱,只知奉养婆母,而羽太信子是个要强、泼辣的女人。

让日子更难过的是,由于羽太信子管理日常开支,又挥霍无度,以至于每个月700多银圆(折合人民币近3万元)都不够用,常常入不敷出。委曲求全的鲁迅,在迫不得已的时候,只能借债度日。

对此,许广平还曾在《鲁迅回忆录・所谓兄弟》中回忆写道:

有时茶余饭后,鲁迅还曾感叹自己的遭遇……说:“我总以为不计较自己,总该家庭和睦了吧,在八道湾的时候,我的薪水,全行交给二太太(羽太信子),连周作人的在内,每月总共有600余银圆,然而大小病都要请日本医生来,过日子又不节约,所以总是不够用,要四处向朋友借……”

1919年,鲁迅为了补够购房款,外借500银圆,另外再外算利息;1921年,周作人生病住院,鲁迅又外借了700余银圆,常常是拆东墙补西墙,借了又还,还了又借,旧债过了,新债又来。

而当时的羽太信子,在日军攻占东三省后变得更加强势,常常用日侨的身份训话周作人。但打一巴掌赏一颗糖,同时她对周作人及家庭又是尽心尽责的,这使得本身性格怯懦的周作人更是被妻子治得服服帖帖,只得事事迁就退让。

此外,羽太信子还时常以照顾孩子为由,将远在日本的弟妹接到中国。当时,时值15岁妙龄少女的妹妹羽太芳子来中国之后,和当时和兄嫂住一块的周建人心生好感。1914年2月28日,两人结婚,羽太信子和羽太芳子从两姐妹变成了妯娌,更是完全将周家控制住,周作人最后沦为汉奸文人,很大程度上受他的日本妻子羽太信子影响。

周作人

由于家务缠身,冲突不断,加上羽太信子神经病时有发作,常常出言中伤鲁迅。最终,鲁迅与周作人的关系走向失和决裂。

03

1923年7月19日的上午,周作人向鲁迅写了“绝交信”。当时,鲁迅正在书房看报,房门突然砰的一声被人撞开,随后一个留着短胡子,身材中等的男人气冲冲地闯了进来,将手中的信随手一甩到桌面上,掉头就走,而此人正是鲁迅的弟弟周作人。信中的内容,全文大约百字,但是却如千斤重:

鲁迅看完信瞬然顿悟,这分明是一封绝交信。

弟弟毫不讲情面,鲁迅也不再说什么。于8月2日下午,被迫搬出了八道湾大宅,“携妇迁居砖塔胡同61号”《鲁迅日记》中写道,砖塔胡同61号为现今的为84号,这是鲁迅在京的第三处寓所。

之后,是一段许久的沉默。然而,搬进新屋后,鲁迅搬出之后的第一次回到旧居去,结果周作人夫妇却大打出手。对于这场打斗,目击见证人川岛还曾在《弟与兄》一文中回忆写道:

其时,我正住在八道湾宅的外院,鲁迅先生曾住过的房子里。就在那一日的午后我快要去上班的当儿,看见鲁迅先生来了,走进了我家小院的厨房,拿起洋铁水勺,从水缸舀起凉水来喝,我要请他进屋来喝茶,他就说:“别惹祸,管自己!”……过了一会,从里院里传来一声周作人的骂声来……狮形铜香炉周作人正拿起来要砸去,我把它抢下了……听得信子正在打电话,是打给张、徐二位的。是求援呢还是要他们来评理?我就说不清了。”

本是一介书生人,周作人打起架来却和粗鄙的市井青年没有什么两样,实在有辱斯文。

原本,鲁迅卖掉自家绍兴祖居老宅,辛辛苦苦购置房产,举家迁往北平,是长兄如父的自我认同使命。搬家事务以及长达将近一年的整修房子也是几乎全落在自己身上,也无怨无悔,这是责任,也是担当。为了让周作人住得好些,将朝南的正屋也让给了他,而自己住在了大门口朝北的小屋,这也是良心;周作人生病时,风尘仆仆、不辞辛苦奔走于两地,为其背负一身债也是仁义。结果,令他永远没有想到的是,辛苦付出诸多,最后却被“扫地出门”。

当时,也不知道周作人看着自己的兄嫂别母离去,心中是何想法和感受?

对此,你又是怎么看呢,欢迎在评论区一起分享探讨~

图片源自网络,若侵权请联系删除。

点赞是一种美德,喜欢就点个赞、转发分享吧~更多优质内容,请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