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为什么有这么多人痴迷于金庸小说?尤其是《射雕英雄传》

1957年,金庸完成了《书剑恩仇录》、《碧血剑》的写作。在两年前,他与梁羽生及百剑堂主在《大公报》开设专栏写武侠小说,以《书剑恩仇录》在武侠小说界声名鹊起。1956年他在《香港商报》连载《碧血剑》,反响热烈。

在完成《碧血剑》的1957年,金庸先生开始连载他武侠创作生涯中最重要的一部小说,它的问世,在香港掀起一阵武侠热浪,金庸先生也因此一举奠定武侠小说界的宗师地位。

这部重要作品就是《射雕英雄传》。我们提及金庸剧,第一个响起的旋律一定是《铁血丹心》;提及武功,第一个出现的肯定是“降龙十八掌”;提及秘笈,第一个想到的一定是《九阴真经》;提及大侠,第一个出现的的名字一定是郭靖。

那么,为何《射雕英雄传》一经问世,就让无数读者如痴如狂呢?

第一,故事情节复杂曲折。

实际上,《射雕英雄传》在文学性和故事性的高度都不如后来的《鹿鼎记》、《笑傲江湖》等,但是绝对称得上是最经典的作品。

在这部小说里,金庸为我们构建了极为复杂、变化纷纭的故事情节。

从一场“华山论剑”起,即塑造出五位武林绝世高手,还详细描绘他们的代表武功,此后又将武功进行有效传承。如洪七公把“降龙十八掌”传于郭靖,将“打狗棒法”教给“黄蓉”;王重阳与段智兴互换“先天功”和“一阳指”,“九阴真经”被抢来抢去等,由武功之间的流传与人物出场相联系起来,让武功和剧情相互交融,读者喜闻乐见。

这也隐藏着本书的三个大线索:杨康和郭靖争寻武穆遗书、寻找九阴真经的另一半、郭靖的个人成长经历。

当然,也细化为众多小线索,如郭、黄两人的爱情、郭靖与蒙古朝廷关系变化、九阴真经的藏匿等……相互交织、前后呼应。

可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武侠故事模式,里面的想象十分丰富,文笔极其瑰丽,场面也非常壮阔,充分展现出武侠世界的神奇魅力,可谓艺术上的“大手笔”。

第二,人物生动形象。

小说中的武侠世界,存在着一个庞大的人物体系,除郭靖、黄蓉,还有“华山五绝”、“江南七怪”等,共计一百多个人物,各个人物之间都有或多或少的联系,这些联系都是有逻辑性的,可谓用心缜密。

而且,这些人物形象个性十分饱满。郭靖大智如愚、坚贞爱国;黄蓉聪明伶俐、活泼可爱;周伯通率性天真,就是一个“老顽童”……每一个人物都有自己的独一无二的个性特征。

尤其是女主人公黄蓉,她不接受传统观念,挣脱封建礼教的束缚,不选择“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是自主选择生活道路,主动大胆地追求自己爱情。

这种追求自由、个性解放的思想,在被封建权威、传统道德束缚的时代,非常难得。

第三,小说为我们定义了“侠”的含义。

武侠小说,主要围绕武林侠客来进行剧情而展开,这些侠客行侠仗义,快意恩仇,于是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是读者的关注点。

然而《射雕英雄传》以前的武侠小说,虽然故事很精彩,但让读者印象深刻的人物却不多。

在《射雕英雄传》中的侠客,却和其他小说的显著区别,那就是家国民族情怀。

小说通篇以爱国主义为主线,大背景处于民族遭遇外侵之下。爱国主义精神集中体现在男主人公郭靖身上。

郭靖的名字取自“靖康耻”中的“靖”,是丘处机为告诫他勿忘国耻而取。其实,他也确实做到了时时心系国家与民族,尤其是在面对与成吉思汗吞并大宋统一全国的矛盾冲突里,郭靖面对大是大非,明白自己是汉人,应该保卫自己的国家,私情与国仇分开,展现出一位维护民族利益高于一切的崇高民族气节的侠客形象,而且这种形象是全新的。

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老顽童、裘千仞、梅超风、杨康、丘处机等,尽管是配角,但他们的故事精彩并不比郭靖黄蓉弱,在读者心中他们受喜爱的程度也很高。

第四,文化知识广泛。

在整部小说里,除刀光剑影外,还融入各种知识学问。天文地理、阴阳五行、诗词歌赋、经书典籍,甚至民间美食等,文化氛围浓厚。

如书里“乾坤五绝”的命名,就体现了中国古代阴阳五行的运用:东为木,东邪“黄药师”的“药”在繁体写法中一根巨木赫然在下;西为金,西毒欧阳锋之“锋”赖“金”;南为火,南帝“一灯”待“火”点燃;北为水,北丐洪七公之“洪”喻洪水汤汤,可谓巧妙。书中还有许多类似的知识,让我们不得不不佩服金庸知识的渊博。

如今,我们再来看《射雕英雄传》的故事,或许真的很俗套,但实际上这部小说在当时极具开创意义,极大开阔了武侠文学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