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情侣起冲突的最常见原因是什么?

策划 / 二狗子

撰文 / 二狗子、fufu

插画 / Tracy

编辑 / KY主创们

亲密关系中,你是一个难以和伴侣沟通感受的人吗?

通常意义上,沟通意味着人与人之间语言的交流。然而,单单只有语言的表述是乏力的。有时我们诉说着感受,却依旧难以理解彼此。

如果在和伴侣的交流中,你常常拥有这样的感觉,那么,你们之间可能缺少了“情绪流动性”。

什么是情绪流动性?它又会在我们的关系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呢?来看今天的文章。

当我们说起“情感”的时候,我们很多时候都会用到一个动词:“流露”。

这个词正很好地体现了情绪、情感所具有的流动性――它们是可以流淌的。

而这种“流动性”正是人和人之间,能够进行良好沟通,推进关系不断发展变化,进而产生深刻连接的其中一个关键。

你有没有曾经在某个时刻,感觉到你和对方之间,虽然沉默不语,却有丰富的情绪在那一瞬间的空气里涌动。你们双方都能感受到它们。那些情绪、情感被你的身体直接地接收到。

无论那些情绪是什么,那一刻总是动人的――你们真正感受到两个灵魂的相遇。

这就是关系中情绪流动的时刻。

亲密关系中的情绪流动性,指的就是关系中的双方能够运用情感的语言,准确地沟通ta们的感受和内心的状态。

有研究显示,在一起数十年的长期伴侣会起冲突的最常见原因,就是一种被称为“不流动(disfluency)”的东西。在ta们之间,情绪无法自然、健康地流动。

那么,情绪流动性又是怎样影响着我们的关系的呢?

亲密关系中,人和人的距离是更紧密的,因而它也就会比一般的人际关系更多地激发我们的情绪。我们时而感到渴望,时而焦虑,时而喜悦,时而甚至会感到厌恶。

对关系的长期发展来说,如果你希望你们之间的默契越来越深,信任程度不断提高,你们都需要更多地理解自己,也理解对方。

此时,把这些情绪变成文字传达出来就十分关键。

通过语言化的过程,我们得以让对方知道自己皮肤以内的世界里在发生什么,对方才能逐步了解清楚我们“运行的机制”。

这种“把情绪转化为语言”,通过沟通让这些情绪得以在两个人之间流动的过程,正是关系中的共情能够发生的前提。

在儿时,我们也许曾经有过对爱情的幻想:

我什么都不用说,ta一定全部都能懂我!

这其实是不切实际的。若不能调整这个期待,则注定会有许多的愤怒和失望。

美国注册临床社工师(LCSW)Brian Gleason说,他的临床经验和亲身经历都让他认为,伴侣越多地通过对方的外在行为作出反应,越容易感到恼怒、失望,越容易对对方做出不真实的批判;而只有体会着对方内在世界正在发生什么,才会有更多的“爱的感觉”。

对于一些伴侣来说,ta们在沟通中没能使情绪流动,是因为并不把彼此当做可以相互支持的“同盟者”(ally),而是当做竞争者、敌人或者陌生人(Pearl, 2012)。

Ta们把这段关系看作是权力的争夺,在每一次讨论中都想要成为胜利的一方,因此,ta们对情绪的表达是攻击性的,目的是获得胜利,而并不是真正的情绪传达。

好的情感流露是比高效的信息交换更难达成的。如果要达到情绪的流动,人们首先要做到不急着对对方下结论,放下预判和质疑的态度,去共情和表达真实的情绪,将真诚的共情作为一座抵达对方内心的桥。

如果你注意和自己伴侣争吵的方式,就会发现更重要的不是你们所争论的内容,而是你们争论的状态和立场。

有时候,虽然你们说的是同一个词语,但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用自己的理解去体会他人的意思。

你们对对方的行为、举动、语言的理解,未必是对方真实所要表达的。争吵经常会进入这样的状态:你并不能够识别出自己在生气什么,也不明白对方真的在说什么,你们都是基于自己的语境,在和自己想象中的对方对话。

在我们当中,有很多人习惯了否认情绪的丰富性和健康性,会给自己的情绪下负面的判断,认为它们是不应该出现的,会因为自己出现了某些情绪而感到羞耻。

Lynn Pearl(2012)认为,因为害怕脆弱,而不愿意建立情感的连接,是情感流动性失败的核心障碍。

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与人建立连接都是基本的需求,但是,与他人建立情感的连接、传达真实的情绪,也就同时意味着我们“允许自己脆弱”,“允许自己有被伤害的可能”(Berne, 1961)。你们在更亲近彼此的同时,也更容易被彼此伤害。

因此,为了避免被伤害的可能性,我们会拒绝流露和传递真实的情感。

对于伴侣双方来说,传递情绪都是一种“冒险”(特别是在这种沟通建立的一开始)。一方面,面对自己的脆弱,在我们看来是危险的;另一方面,表达和接收情绪,特别是那些负面的、带有愤怒的情绪,在我们看来也是危险的,因为它有可能会触碰到对方的脆弱。

社会文化不鼓励我们表达情绪,不鼓励我们承认一些“不好的”情绪,比如脆弱、沮丧、愤怒。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学会了否认自己的情感。

这种对情绪流动的负面评判,更鲜明地体现在对男性的评判上。在情感的表露上,一个男性在很多时候是不被赋权的。

社会对男性的期待是比女性更“坚强”、“刚毅”和“有韧性”,比如我们会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如果一个男人愿意感受和表达情感,可能会被低估、嘲笑和评判,被认为是“软弱的”、“失败的”,或者被贴上“女性化”的标签。有的人甚至会认为,一个男人如果表达丰富的情感,可能是因为在童年时受过创伤或侵犯,而变得不健康或者不正常(Greene, 2016)。

当情绪无法流动时,亲密伴侣之间容易形成三种关系的动力模型(dynamic patterns)(Pearl, 2012):

Ta们的沟通总是陷入互相责备和咒骂中。Ta们总希望证明或者宣告自己是对的,对方是错的;ta们总觉得自己站在道德的高地上。

Ta们是互相回避的一对,被称为“没有冲突的伴侣”(conflict-free couple)。在依恋类型理论里,ta们往往都是“回避型”。在表面上,ta们双方对关系都很满意,很少有直接的冲突,但没有真正的情感交流。

在依恋类型理论中,这是“痴迷型”和“疏离型”的结合。在ta们当中,总会有一方试图接近,而另一方不断退避。但两个人的反应都会促成两个人形成互动的循环:正是一方的接近促成了另一方的退避,也是一方的退避促成了另一方的接近。

如果你们的关系缺乏情绪流动性,你们就容易陷入这三种模式中:你们双方的沟通是无效的,还会产生强烈的孤独感和异化感。

尽管如此,你也无需太过忧心。情感的沟通同时是一种能够自主培养的能力。

References:

Berne, E. L. (1961). Transactional analysis: a systematic individual and social psychiatry. Grove; Evergreen books.

Gleason.(2016). Taking emotional risks, www.exceptionalmarriage.com.

Kensinger, E. A., & Corkin, S. (2003). Memory enhancement for emotional words: Are emotional words more vividly remembered than neutral words?. Memory & cognition, 31(8), 1169-1180.

Leza Danly, Jeanine Mancusi. (2016). Emotional Fluency, www.lucidliving.net.

Mark Greene.(2016). Women Are Better At Expressing Emotions, Right? Why It's Not That Simple. The Good Men Project.

McAdams, D. P. (1985). Power, intimacy, and the life story. Homewood, IL: Dorsey.

Pearl, L., & Kassan, L. (2012). Beginning couple therapy: Helping couples attain emotional fluency.Group, 3-18.

Sass, K., Fetz, K., Oetken, S., Habel, U., & Heim, S. (2013). Emotional verbal fluency: A new task on emotion and executive function interaction.Behavioral Sciences, 3(3), 372-387.

Field, T. (2014). Touch. MIT press.

Wile, D. B. (1981). Couples therapy.

Adrian Furnham. (2014). The Secrets of Eye Contact, Revealed. Psychology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