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三度临朝,匡扶六帝,东晋传奇皇后褚蒜子为何在历史上鲜为人知?

近年来,古装大女主剧火爆荧屏。除了纯属虚构的人物之外,历史上比较出色的、个性强势的女性也都成为很热门的素材。而提起我国历史上有名的皇后,大家脑海中首先蹦出的基本就是这几类女强人:能干的长孙皇后、独孤皇后,孝庄皇后;狠辣的吕后、赵皇后(赵飞燕)、武皇后(武则天);贤惠的阴皇后(阴丽华)、马皇后、富察皇后。然而,中国历史上有这么一位皇后:她文韬武略,才能、品行、名声、胸襟、格局都远远超过大多数女性,但却鲜为人知。她就是晋康帝的皇后,三度临朝匡扶六帝的康献皇后褚蒜子。

熟悉世家史的人多少都知道,魏晋南北朝是有很多名门望族,这些大家族有着各自的家族文化底蕴和起源,往往能人辈出,势力盘根错节。在地方上,世家大族的名望和地位甚至要高于皇室。褚蒜子就出生于这样的世家。她的祖父是武昌太守褚洽,父亲是卫将军、徐、兖二州刺史褚裒。

褚蒜子因为出身名门且才貌双全,十余岁就被晋成帝指婚嫁给琅琊王司马岳成为王妃。咸康八年,年仅22岁的晋成帝就因病逝世了,他考虑到自己的儿子太小无法执政,于是让同母弟弟司马岳即位,史称晋康帝。褚蒜子这个王妃也就顺理成章地晋升为皇后。同年,她生下了皇子司马冉。可是仅仅过去了两年时间,22岁晋康帝也病逝了,临终前他宣布将皇位传给自己的儿子司马冉。就这样,年仅二岁的小奶娃司马冉被赶鸭子上架成了新帝,史称晋穆帝。年纪轻轻的褚蒜子也早早升格为太后。

正所谓主幼国疑,为了稳定大局,臣下请太后效法明穆皇后庾文君垂帘听政,代掌朝事。当时的情况,也没有更好的选择,况且褚蒜子出身大族,学识修养不俗,从前也曾协助丈夫处理政事。因此褚蒜子也不推托,就设了垂帘,开始临朝听政。直到晋穆帝十五岁时,她亲自为儿子加冕,并下诏还政于皇帝,自己则退居别宫。

不想这晋穆帝的也随了伯父和父亲那不长寿的身体,年仅十九岁就一命呜呼,没有留下子嗣。这时晋成帝的长子司马丕也成人了,于是立他为新帝,史称晋哀帝。

在《谥法解》中,“哀”这个字是明显的恶谥,所以看这谥号就知道晋哀帝没干什么好事。他非但不问政事还沉迷于炼丹术,整日把些金丹药饵当饭吃。这司马家的基因底子本来就不好,当然经不起折腾。没过几年就无后而终了。身为太后的褚蒜子只好重新开始出来主持大局,这一次皇位传给了晋成帝的次子司马奕。

与晋哀帝司马丕相比,司马奕倒还靠谱。然而当时的权臣桓温早有不臣之心,嫌司马奕不好掌控,因此胁迫褚蒜子废掉司马奕的帝位。这时的桓温就好像当年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褚蒜子批复说:“我遭此百忧,感念生者与死者,心如刀割。”但桓温大权在握,褚蒜子纵使再不情愿,也只能答应了。于是司马奕被降为东海王,而晋元帝的幼子司马昱则被拥立为新君。做完了这件事之后,褚蒜子知道自己再也无能为力了,于是再不问政事,退居崇德宫,直至终老。

褚蒜子能三度临朝,匡扶六帝,除了她个人的智慧和品德让人信服之外,有一个强大的娘家也有很大关系。值得称道的是,褚蒜子她有能力,有势力,也有机遇,但却从来不会贪恋权力。纵观她的一生,每一次临朝,都是临危受命,为了维持政局稳定。而每一次还政,也是还得干脆利落,没有趁机玩弄权术,为风雨飘摇的东晋朝廷续命做出了很大贡献。

褚蒜子一生的经历也算是充满了传奇色彩,她在历史上之所以鲜为人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东晋这段历史本来就不太受人关注。她一生虽多次苦撑危局,但丈夫短命和子侄的不争气最终还是导致皇权式微。褚蒜子也只能在“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的哀叹中度过余生。

参考文献:《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