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美国,又卖了一个队友

2020年3月1日,美国政府与塔利班达成协议,后者不再庇护发动“9・11”恐怖袭击的基地组织,而前者则从阿富汗撤军。

从2021年5月1日起,美军开始撤离阿富汗。按照之前与塔利班达成协议,美军将会在2021年9月11日,即“9・11”事件爆发20周年之前全部撤离。

收拾行李回老家

(图:Staff Sgt/Wiki)

然而几乎就在同时,基地组织发布声明,声称要对美国发动全面战争;塔利班则大举进攻政府军的据点,为这次撤军蒙上了几分溃败的色彩。协议创造的和平幻想,被不断加剧的冲突轻易击碎,西亚未来的反恐局势也变得严峻了起来。

对于势力遍布阿富汗的塔利班来说(红色)

认为自己才是阿富汗真正的主人,并不奇怪

(底图:NASA)

塔利班统治下的阿富汗

高耸崎岖的兴都库什山脉以东北西南方向贯穿阿富汗,奠定了阿富汗海拔高、地形崎岖的特点。该国仅在东北部与西南部有较多平原,但都难以获得充分灌溉。

西南部的锡斯坦和俾路支斯坦基本是荒漠

在北边的阿姆河流域,阿富汗也仅占南岸

该国并非没有农业区,但极度分散

(底图:NASA)

高耸的地势有利于形成降雨,山谷之间也有冰雪融水形成的河流。但这里毕竟深居内陆,海洋能够送来的水汽已相当稀少。即便是相对富饶的山间河谷,也难以展开大规模农业生产。首都喀布尔海拔高达1800米,大城市坎大哈海拔同样高于1000米,总体环境相当恶劣。

多山地形是其长期内乱的地理基础

毕竟各个山谷之间,控制和认同很难实现

(图:shutterstock)

由于阿富汗在区位上是亚洲的十字路口,即使其地形崎岖、土地贫瘠、人口稀少,但在几条交通要道上仍可积累起可观的商业财富,这也是其古代诸多灿烂文明的创富之源。但由于周边地缘局势动荡、商路变迁、内部割裂,商业财富也相当不稳定,一旦财政崩溃,统一政权便可退回其部族混战的底色。

土里刨食,难

(图:shutterstock)

频繁的地质活动为阿富汗带来了丰富的矿藏,然而单单资源的丰富不足以改变其社会的极度不稳定和贫瘠,这些矿产也主要作为货品存在,难以推动阿富汗社会形态的实质进步。

阿富汗不乏各类矿产资源

但需要以一个发达的社会为基础

即使出口,也长期受限于陆运的高成本

世界进入近代,列强对于矿产的需求量激增,阿富汗的矿产资源却没有遭遇列强的大规模掠夺。一方面因为阿富汗地处偏远,深入内陆的运输成本过高。另一方面,阿富汗位于英国与俄国势力范围的交界处,再次成为缓冲区。

最著名的就是发掘历史超过6000年的青金石了

可作为多种工艺品的原料

(图:Wiki)

地下的矿产虽然保住了,但阿富汗离工业化社会仍非常遥远。一直到苏联入侵阿富汗的1979年,阿富汗的城市化率也仅有15.4%,小农经济依旧是最普遍的经济形态。大多数人生活在赤贫中,得不到基本的医疗、教育和公共服务。担负基础教育与治理任务的是清真寺。

这也就决定了,阿富汗大多数居民的观念非常保守。苏联入侵阿富汗时,很快便能占领重要城市,但广大保守而闭塞的农村与山区,对苏联人极其排斥。在中亚成功进行的世俗化的苏联,在阿富汗却严重受挫。

缴枪轻而易举,搞世俗化誓死难从

(图:КувакинЕ)

朴素的民族主义和朴素的宗教感情结合在一起,掀起了当地的反抗浪潮。这些反抗武装在反苏国家的支持下日趋壮大。在游击战中,面对强大的外敌,外援只能起到辅助作用,战斗意志才是决定性的因素,宗教迷狂中的圣战者确实爆发出了强大的战斗力,逐渐成为反苏游击队的主流,并日趋激进化。

当初美国大搞"旋风行动”和圣战者谈笑风生时

明面上也是要拯救苏联占领下的阿富汗难民

(图:Trippedalis/Wiki)

圣战者之间同样矛盾重重,苏联撤军后,各派军阀之间纷争不断。在乱世之中想要团结众人,有时需要一点建立人间天国的诱惑,而当地人最熟悉、向往的人间天国,显然是伊斯兰教法框架内的天国。

他来了,他又走了

搞乱了别人,也搞垮了自己

(图:RIA Novosti)

一个自称神学生(音译即为塔利班)的组织因为目标明确地反对腐败,图谋复兴伊斯兰教法,受到普遍具有宗教保守思想的大众的支持。不久,塔利班迅速崛起,并最终进军喀布尔,控制全国领土的9成。

2000年左右,塔利班势力达到顶峰

其建立的伊斯兰酋长国已成实际意义上的国家统治工具

(图:Wiki)

想要利用伊斯兰教法建立人间天国的塔利班,同样没能给阿富汗人带来幸福,不但炸掉了巴米扬大佛等非伊斯兰教的文化遗产,还让妇女穿上了只露两只眼睛的波卡,经济秩序同样混乱不堪。塔利班出于宗教目的包庇包括基地组织在内的恐怖组织,恰逢“9・11”事件爆发,阿富汗人又一次面临战争阴云。

罩袍虽是伊斯兰教女性的显著特征

塔利班却试图用武力“捍卫圣训”

要把其治理下的女性都变为“隐形人"

(图:Wiki)

其后,塔利班的溃败、西方军队的占领并没有改变阿富汗的社会基础。美国同样遇到了苏联当年遇到的难题,美军及其盟友可以迅速占领大城市,扶持亲美政权,但是难以维持对广大乡村地区的统治。而阿富汗的圣战者们经过上一次阿富汗战争的洗礼,再加上反苏国家的大量武器流入,发动游击战早已得心应手,对于底层社会也有足够的动员经验。

不知美军在收缴塔利班分子上交的枪支时

有没有发现上世纪的美国造

(图:Wiki)

和谈与反攻

塔利班的影响并不仅限于国门之内。巴基斯坦北部同样生活着普什图族,他们中有不少是美国进攻阿富汗后逃难至此的难民,塔利班在他们中间也有强大的影响力。

作为阿富汗"最亲密"的邻居

巴基斯坦也难逃各种各样的袭击

(图:shutterstock)

塔利班还拥有错综复杂的的海外关系网。中东传统上亲美的国家中,不乏同情、甚至暗中支持塔利班的人,其中必然有在商界、政界拥有一定影响力的大佬。

这盘根错节的海外关系,以及阿富汗-巴基斯坦之间难以有效管理的漫长边境,让塔利班很容易获取外部支持。

苏阿战争时期,圣战者在边境来去自如

(图:Wiki)

而另一方面,阿富汗现政府显然不具备短期内整合阿富汗的能力,甚至连维持统治集团内部团结都做不到。历史上,族群众多的阿富汗就曾因为宗派主义和军阀当道陷入长期混乱。以至于20世纪的国家首脑鲜有善终。

去年,阿富汗政府甚至出现头号与二号人物同时宣布当选总统,分别建立政府的丑闻。后来在美国调停下才免于分裂。再加上下级文官人浮于事,腐败横行,这样的政府要想与久经战争考验的塔利班竞争,实在堪忧。

在阿富汗,一国能容二主...

甚至还签订了权力分享协议

(图:wiki)

各路军阀握紧枪杆子,控制住土地和人口,虽然没有夺取政权的能力,却足以拥兵自重。这些军阀自然成为双方都想拉拢的对象。一旦政府军趋于衰弱甚至内部分裂,他们很快便会倒向塔利班。

美军从2015年开始,将阿富汗的34个省划分为大约400个地区,以便监控阿富汗全国各地区的势力归属。数据显示,阿富汗政府控制的区域呈波动下降趋势,到2018年时仅仅控制全国54%的土地,34%的土地处在争夺中,12%由塔利班掌握。

当时,阿富汗官方还曾辟谣,声称塔利班仅仅控制十几个偏远地区,然而一年后的2019年,美军就不再把监控细化到各个地区,由此可见形势进一步恶化了。如今,根据英国智库皇家联合三军研究所(RUSI)推测,阿富汗政府仅能控制全国领土的32%。

别打了,也赢不了...

(图:Wiki)

更何况政府的控制也并不意味着绝对安全,即使是首都喀布尔,也呈现出恐怖袭击高发的态势,显然被塔利班渗透成了筛子。

这就造成了如今极其尴尬的局面,美国受制于国际法、国家形象和战争经费,不可能彻底消灭塔利班,所能做的只有每年烧掉数百亿美元(在峰值的2011年则为1000亿),帮助阿富汗政府维持对大城市的控制。像这样拖下去,只能白白消耗美国的国力。

20年间,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

美国还是没有完成“复仇计划”

国际对抗加剧,内院失火难灭,再不撤或成下一个苏联

(图:国家档案馆)

另一方面,塔利班内部同样也有温和派与激进派的分野。近年来,塔利班中的激进派一部分被清除,一部分加入更为激进的伊斯兰国,使温和派强大到足以组织和谈。而在和谈阶段,塔利班为了显示出进步和诚意,作出了相当多让步,不但一度禁止军官一夫多妻,甚至还协助政府军进攻伊斯兰国势力。

经常性谈判,突然性袭击

美国一时难以和塔利班回归曾经的浓情蜜意

塔利班的善变或是其能坚守至今的法宝

(图:美国国务院)

随着和谈逐渐有所进展,美军终于开始撤退。这让塔利班针对政府军的袭击多了起来,在美国陆军开始撤退的第一天,塔利班便大举进攻政府军。塔利班原来作出的种种承诺是否会遵守,实在值得怀疑。

按照这个袭击密度

政府军能不能扛到美军完全撤离都是未知

反恐压力外溢

美国3月份的一份报告中,承认了如今严峻的安全形势:“尽管采取了许多措施,但塔利班现在的军事地位比2001年以来的任何时候都要强。”

塔利班的发展、壮大和“温和化”,是美军长期打击下的结果。如今美军撤走,仅能在局势恶化时,从巴林的空军基地出发,跨越千里进行轰炸。所以,美国对塔利班的军事压力势必会大大降低,而政府军显然无力抵挡塔利班的攻势,更无法应对游击战带来的长期消耗。等到美军彻底撤出,塔利班是否还能保持“温和”就是一个问题了。

美国数年如一日扶持的政府军

在和塔利班的较量中却难占上风

装备像精兵,实则难断奶

(图:shutterstock)

这种局面下的撤军,即便美国的政客和媒体如何渲染双赢的局面。撤军的正当性和塔利班的转变都不得不令人质疑。另一方面,塔利班和其盟友显然会将这一结果解释为“圣战”的成功。这种意识不仅仅会鼓励塔利班,影响阿富汗国内的局势,还会外溢到周边国家。

美国和巴基斯坦相继搬起的这块石头

不仅砸自己的脚,还拉了不少无辜的人陪葬

(图:Wiki)

塔利班能够一直延续至今,离不开与其他极端组织的互相支持。周边国家特别是南亚的极端组织本就与塔利班关系盘根错节,如今塔利班“圣战”成功,必然会激励其他极端组织继续战斗下去。周边国家的反恐形势可能会进一步恶化。

曾经受到塔利班庇护,至今关系依旧密切的基地组织,甚至向美国公开叫板,声称要在美国撤军之际向美国发起全面进攻。

美国人恨之入骨的本・拉登

和塔利班的创始人奥马尔还是儿女亲家呢

虽然都是过去时了,但两个组织的羁绊还是很难割断

(图:FBI)

反恐战争的时代结束了,但是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并未被消灭,滋生恐怖主义的土壤也并未被清除。不无讽刺的是,美国的压力甚至协助塔利班一定程度上整合了阿富汗的偏远地区,而大城市则受到阿富汗政府的整合。这两者之间的冲突和撕裂潜藏着混乱和浩劫的种子。

美国完全撤离之后,新的人道主义危机又会来临

但留下也改变不了什么,似乎在用20年证明一个错误

(图:Wiki)

不论是阿富汗人想象中伊斯兰教法的人间天国,抑或西方媒体所渲染的西式人间天国,都面临幻灭。阿富汗人民的未来依旧不是坦途。

那虚无飘渺的人间天国还不如几粒糖果来的实在

(图:国家档案馆)

参考文献:

1.https://www.scmp.com/news/world/russia-central-asia/article/3132021/taliban-and-afghan-forces-deadly-clashes-us-hands

2.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6905472

3.https://apnews.com/article/taliban-middle-east-c58b25f4069b3590cb13868a34b02a0d

4.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1/may/02/afghan-forces-bad-possible-outcomes-taliban-us-general-mark-milley

5.https://cn.knoema.com/atlas/%E9%98%BF%E5%AF%8C%E6%B1%97/%E5%9F%8E%E5%B8%82%E4%BA%BA%E5%8F%A3%E6%80%BB%E7%99%BE%E5%88%86%E6%AF%94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shutterstock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