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澳大利亚,越来越不愉快了 | 地球知识局

2021年5月6日,为了反制澳大利亚政客种种针对中国的不友善行为,国家发改委发表声明,宣布无限期暂停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机制下的所有活动。然而不到24小时,澳方就表态了,澳贸易部长丹・特汉表示,由于中澳经贸交流非常重要,希望中澳经济关系还可以继续下去。

自2017年起,中澳之间的贸易冲突不断加剧,澳大利亚部分政客针对中国与中国企业的限制行动层层加码。这些行动与其说出于经济目的,不如说出于政治的目的。中国也出台种种措施予以反制。

其实,中国与澳大利亚之间的经济互补性非常强,本应是天然的贸易伙伴。二者在近二十年的贸易合作推动两国经济发展,也让国民获得了改变命运的机会。那么,局势何以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对于两国贸易意味着什么呢?

天然的贸易伙伴

澳大利亚领土面积高达769万平方千米,其主体部分是一整块大陆。该大陆地势相对平坦,整体上海拔不高,既缺乏高山,也缺少大河。但是有限的山脉、高原和时令河沉积出的河滩上却遍布着各类矿产资源。

这是一块肉眼可见极其荒凉干旱的大陆

但矿藏丰富,完全可以坐在矿车上过活

(底图:shutterstock)

根据澳大利亚地球科学局在2020年发布的报告,目前澳大利亚的黄金、铁矿石、铅、金红石、铀、镍、锌和锆石储量均排名世界第一,是铝土矿、铁矿石、金红石(用于提炼钛)和锂的第一大生产国,钴、金、稀土、铀和锌的产量排名世界前五。

除了因贸易战而广为人知的铁矿

澳大利亚在大量矿产类别都举足轻重

铁矿和稀土资源都集中在西澳大利亚

(底图:shutterstock)

以铁矿为例,澳大利亚的铁矿石不但储量大,产量高,铁矿石的品位也非常高。澳大利亚品位60%以上的铁矿石才被视为有开采价值,而被中国视为宝贝的品位50%的铁矿石,直接用来铺设矿场的路。

西北海岸拉韦克岛上的露天铁矿开采

(图:shutterstock)

除了矿业,澳大利亚的农业同样具备比较优势。澳洲大陆是地球上最干旱的大陆,其气候条件并不优越,环境承载能力也比较弱。但是其广袤领土上仅仅生活着2522万人,集中在气候条件更好,环境承载能力更高的东南部与南部。

在极低的人口密度面前

再差的农业条件也能产出大量剩余

综合水资源限制条件和地广人稀的巨大优势,澳大利亚的历代农场主们按照降雨量和灌溉水源的多寡,摸索出了不同的农业类型,或种葡萄,或种小麦,或畜牧,形成了几条农业带。稳居世界前五大农产品出口国的地位,大麦,小麦,羊毛,牛肉,羊肉日常排名国际市场份额前三。

其农业在南方沿海和内陆呈现出两种形态

广阔的内陆主要是依靠灌溉的农牧混合类型

北部则人烟稀少仍有待开发

(底图:shutterstock)

近年来,随着新兴市场国家逐渐崛起,这些国家出现了一大批重视子女教育的中产阶层。澳大利亚留学服务,也成为重要的创汇来源。

这些产业都与中国的需求高度契合。领土面积广大,人口众多的中国,在成为世界工厂、推进基础设施建设现代化的进程中,伴随着对大宗商品前所未有的消耗。

从地球上最大的工地上分一杯羹

(图:shutterstock)

而钢铁又是工业化和现代化的基础,即使如今中国经济增速放缓,部分产业逐渐转移出中国,钢铁消耗量依旧高速增长。目前中国消费了全球70%的铁矿石,矿产资源丰富的澳大利亚自然成为中国重要的贸易伙伴。

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中国人对小麦、葡萄酒、牛羊肉、龙虾、旅游、留学服务的消费量也在上升。近年来,对华出口占到澳大利亚出口总额的三分之一以上。

2019年出口目的地,毫无疑问的第一大金主

(图:oec)

另一方面,中国也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进口来源,出口到澳洲的商品种类从机器、到日用品、再到服装,多样性远高于从澳洲进口的商品。从1992年到2014年,中国对澳出口额年均增长20.21%,即使到了2018年,出口额增速也有14.7%。

2019年进口来源

(图:shutterstock)

澳大利亚稳定、高质量的原材料、农产品和留学服务助力了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而中国对大宗商品的惊人需求推高了大宗商品的价格,让澳大利亚近年来获益颇丰。甚至有观点认为,是依靠中国2008年刺激经济的建设狂潮,澳洲才规避了金融危机。

西澳大利亚在这一资源贸易中无疑大赚特赚

在澳大利亚国内的转移支付中,西澳就是现金牛

美国,无法忽略的影响因素

然而,中澳两国的政治关系,远不如经济关系那般紧密。

澳大利亚是一个标准的移民国家,特别是随着近年来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新富阶层移民需求旺盛,澳大利亚成为最热门的移民目的地,人口与文化呈现出多元化的趋势。

2020年堪培拉的春节

(但澳洲在南半球,二月其实是夏季)

(图:shutterstock)

但是,因为上述进程开始较晚,而澳大利亚现存的原住民人口很少,又没有引进黑奴的历史,所以如今澳大利亚依旧是以白人,特别是英国裔占人口大多数的国家。其在文化认同上和政治制度上都是标准的西方国家,是西方世界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文化、制度、意识形态上存在异质性的亚洲国家高度警惕。

至今,澳大利亚的总理还全部是白人

中国人很熟悉的陆克文

属于其中与中国渊源最深厚的一位

(陆克文与希拉里,图:wiki)

澳大利亚虽然疆域辽阔,但是人口稀少,且分布不均。相对于发展迅速,人口基数巨大的众多亚洲邻国,澳大利亚在多方面的优势注定无法持续。澳大利亚在上世纪90年代时,也曾在自我定位上向亚洲国家倾斜,但当时亚洲国家发展相对落后,政治军事实力尤其单薄,这次尝试没有带来实际利益,反而一度模糊了澳大利亚的自我定位。

即使今天以个人生活水平来看,仍然是悬殊的

但长期以来,澳大利亚的主要贸易对象、外交伙伴、军事同盟和民间交流的目的地都在西方,不过澳大利亚却与主流西方国家在地理上相隔最少半个地球。基于上述现实,这种地缘上的孤立感反而强化了澳大利亚作为西方国家的自我定位,并促进了外交场合对这一身份的确认和强调。

通过与西太平洋和欧洲盟友的稳定合作

美国保持着一种跨太平洋+跨大西洋的战略优势空间

乃是其全球霸权的地缘政治基础

具体到当代,美国与澳大利亚任何一方受到军事威胁,都被视为对本国的攻击,这是澳国家安全的基石。作为回馈,澳大利亚是美国唯一辅助了自二战至今全部主要军事行动的盟友。关乎国家存亡的安全问题尚能与美国达成深度合作,可想而知两国政治联系会有多紧密。

越南战场上的澳大利亚士兵

(图:wiki)

同时,这种暗含种族主义立场的防务观念,同时也意味着,澳大利亚对于亚洲国家认同感和亲近感较低,会“莫须有”地将强势的亚洲国家视作自己的潜在对手。事实上,早在2009年,中国就已经被澳大利亚国防白皮书列为区域稳定的长期威胁。

时刻提醒自己盎萨五眼是一家

(图:shutterstock)

政治关系的紧密也必然会伴随着经贸、文化交流。美国与澳大利亚的贸易额远不如中国,但是长期的经济交流和政治互信,让美国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投资来源国,美国公司掌控了澳大利亚重要矿产中的不少股份。

即使美国所作所为未必符合澳大利亚的利益

但这手也从未松开过

(图:wiki@The White House)

人为的贸易纠纷

因美国势力的存在,中澳之间经济交流与外交关系之间的错位,一直是两国贸易繁荣背后无法被忽视的潜在风险。

中国尝试过展开高层对话,加大对澳投资,租赁达尔文港,收购澳洲矿企,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与铁矿集中的西澳大利亚州建立联系等等办法。但是,其中部分手段可能反而挑动了西方世界的神经敏感。毕竟在现阶段,与中方走得过近,大概率会被认定为挑衅美国的一个信号。

比如与中国经济联系紧密的西澳大利亚

我们投入的越多

在西方国家看来越是明目张胆的经济渗透

从2017年起,澳方贸易问题上频频与中国发生不愉快。这些不愉快逐渐蔓延到了政治领域,部分政客开始对中国的内政问题捕风捉影,横加指责。中国则针对澳国出口的葡萄酒、牛肉、小麦等农产品加以限制,之后煤炭也受到波及。

近期,澳大利亚则叫停了维多利亚州参与的一带一路合作,有消息称,中国企业租赁的达尔文港,可能也会遭到以安全复核为名的审查。

(图:shutterstock)

中澳贸易在去年已经明显受到了外交关系恶化的影响,中国对澳出口534.8亿美元,同比增10.9%;自澳进口1148.4亿美元,同比下降5.3%,中澳贸易整体下挫0.7%。中国对澳投资更是下跌了61%。当然,即便如此,澳大利亚对中国仍保持着巨大的顺差。

不论是学者对往年数据的分析,抑或去年贸易受阻带来的直观变化,都不难看出,澳大利亚对中国的贸易依赖程度,远高于中国对澳大利亚的贸易依赖程度。贸易摩擦固然会为两方都带来损失,但是依赖程度更高的一方必然受损更严重。

澳大利亚经济可能因此遭遇挫折

但和政治权力相比,这也确实是次要的,权力是根基

(图:shutterstock)

另一方面,澳大利亚对中国贸易的收益率较高,大致为0.6左右,且呈现出上升的趋势,中国贸易对澳大利亚的收益率较低,大致为0.4左右,且呈现出下降的趋势。与中国贸易受阻,澳大利亚收益减少也会更显著。

目前,贸易冲突还没有延伸到铁矿石的领域,这一领域普遍被认为是中澳经贸关系的压舱石。2019年,中国有三分之二的进口铁矿石源自澳大利亚。同年,铁矿石出口占澳大利亚总出口额的四分之一,中国买走了其中的81.7%。

中国2019年铁矿石进口来源

想想还有哪些老朋友能替代一下呢

(图:oec)

虽然中国近年来试图让铁矿石进口的结构更加多元,但是在可替代澳矿的矿源布局未完成时,一旦中澳铁矿石贸易出现问题,依旧会影响铁矿石的供给,进而推高下游产品的价格。而澳大利亚未来也很难找到第二个中国这样体量的市场,铁矿相关的企业会受到严重影响,考虑到铁矿石在出口中的重要比重,这必然会影响到经济与就业。

从经济角度考量,澳大利亚与中国保持良好的外交关系和经贸往来,才是理性的选择。但出于偏见,以及为了不惹怒美国,幻想承担与体量严重不符的“责任”,恰恰是对未来国内经济的部分不负责。但从目前的趋势看,澳大利亚种种经济、政治、外交、文化方面的错位恐怕还会继续下去。

参考文献:

1.https://www.ga.gov.au/digital-publication/aimr2020

2.http://mds.mofcom.gov.cn/article/Nocategory/200210/20021000042984.shtml

3.https://www.cnn.com/2021/05/05/economy/australia-china-iron-ore-trade-intl-hnk/index.html

4.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6841541

5.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business-553001426.王士权,常倩,李秉龙.中澳贸易商品结构与成因分析――基于中澳FTA签订为背景[J].武汉纺织大学学报,2016:21-24.7.刘婧,李维刚.中澳贸易中依赖与互补关系研究[J].商场现代化,2017:32-33.8.余振,吴小灵.互补性依赖与中澳贸易关系再审视――基于增加值贸易的实证分析[J].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58-66.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shutterstock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