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无限繁殖力造出史上最大克隆体,这种日本植物,已把英国人逼疯

亨利・格拉巴(Henry Grabar)是住在布鲁克林的美国记者,此时他正拿着一个针筒,正神神秘秘地蹲在院子角落里,当然你不要误会他这是打算给自己注射毒品,而是给一株株院子里的植物注射“毒品”-草甘膦!

因为他在过去的几年里一直在和院子里一种神秘的杂草作斗争,几年前他搬到这里后他就想种出一片花园,但这种杂草每次都在花草长出来之前覆盖了整个院子,不留下任何一点其他植物的生长空间!

他尝试过喷洒除草剂、刀割、连根拔起、火烧以及深挖他能想到的所有方法,但这种旺盛生命力的杂草总是锲而不舍的不知道哪个角落里钻出来,短短2个月院子就被这种高度超过3米的杂草完全占领了,所以今天他要使出王牌绝招,给每一株长出地面的杂草注射草甘膦!

满怀希望的Henry真是要疯了,因为这些植物只要有一点点根系活着,就能东山再起,一切的工作都将付诸东流!一直到有一天,他的英国同事William到他家做客时告诉他,这种日本虎杖,一旦入侵就永远都无法清除干净,因为William家就在英国博尔顿(Bolton),老家的房前屋后早已被虎杖霸占,而那里正是全英虎杖肆虐最严重的区域!

英国十大日本虎杖危害最严重的地区

1850年,一株观赏植物被带回英国,开启了一场英国式物种入侵!

菲利普・弗兰兹・冯・西博尔德是荷兰驻长崎的一名医生,1840年代它将一株在火山附近发现漂亮植物虎杖带回了荷兰,它能开出非常娇嫩的小花,并且因适应性极强,恶劣条件下都能存活,因此在乌得勒支植物交易会(Utrecht plant fair)以药物、防风以及水土保持、防风固沙甚至还有牛饲料的功能与会人员推广。

1850年,冯・西博尔德将一捆虎杖寄到了英国皇家植物园邱园,从这里开始,被到邱园参观的园艺师、植物园承包商带到了英国各地,而虎杖在英国的发迹,连洪水都有不少功劳,因为这种植物的枝叶折断后随水流漂到哪里就能在哪里生根。

英国女园艺师、园林设计师格特鲁德・杰基尔曾经是日本虎杖的狂热粉丝,但她在1899年警告必须要谨慎种植虎杖。1905年《皇家园艺学会杂志》刊发文章,忠告读者不要种植日本虎杖。

但已经为时已晚,因为日本虎杖这种神奇的植物,在英国所向披靡,势不可挡!这是一种蓼科何首乌属的多年生草本植物,最高可达3-4米,按理说这种植物也没啥稀奇的,高3-4米的草本植物多的是,但各位有所不知,即使在土壤非常肥沃的土地,虎杖的根也能深入地下3米,横向扩展达7米甚至更大!

而且尽管它们是雌雄异株,但它们几乎可以通过植株的任何部位重新发芽,所以整个欧洲的虎杖都是冯・西博尔德带回来的那一株“克隆”出来的。

由于太深,所以不动用挖掘机几乎就挖不干净,而只要有剩下一节根,那么第二三年又会突然从地里开始冒出来,它们可以在地下潜伏数年,沿着黑暗的地下一直生长,只要有一丝缝隙,它们就能钻出来,无论是水泥还是砖墙,而英国的很多村庄的房子大都是木结构或者混合结构,所以虎杖对它们的影响是毁灭性的!

因此虎杖这种植物已经开始影响英国的房价,平均影响幅度是大于10%,也就是说只要在院子里出现日本虎杖,它就会使房子跌价10%以上:

2013年7月,英格兰伯明翰郊区的一名实验室技术员肯尼思・麦克雷(Kenneth McRae)用香水瓶将妻子殴打致死,然后几天后自杀!丈夫肯尼思在遗书上写道:“我相信我不是一个邪恶的人,直到我的大脑平衡受到一个事实的困扰:罗利・瑞吉斯高尔夫球场的边界围栏上长满了日本虎杖”。它会迁移到我的花园里,然后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破坏这座建筑,由此而来的法律诉讼,我们不会赢,这让我变得越来越疯狂......”

尽管警方称肯尼思・麦克雷(Kenneth McRae)可能是偏执狂,但汇丰银行的申明却让肯尼思・麦克雷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2019年2月汇丰银行在给议会委员会的一封信中澄清了其抵押贷款政策:

任何在房产7米范围内生长的日本虎杖都是“不可接受的”。银行不会向有日本虎杖的房产发放抵押贷款,也不会向日本虎杖生长地附近的房产发放抵押贷款。

这真是一个不幸的消息,2016年8月份,英国伯明翰市的Nasreen Akhtar想要出售自己一套带花园的三居室,但房屋中介以她家隔壁邻居种了日本虎杖作为由,评估出了一个远低于她的预期价格,而且三个经纪人20次带着客户来看房,仍然没有成交!

而且她的邻居并不想铲除这些日本虎杖,并且提出要求,如果要铲除也可以,那么请Nasreen Akhtar付每平方米数百英镑的清理费,因为要彻底清理,必须深挖土地2米以上,而且挖出来的土壤是受到英国政府管制的危害性土壤,必须送到指定地点处理。

2012年伦敦奥运会前的场馆虎杖清理工作就花去了英国政府大约7000万英镑的预算,并且这些土壤处理等级达到了核废料级别,这英国政府真是为虎杖操碎了心。

2009年的一项研究表明,日本虎杖入侵是英国外来植物控制最失败的案例,当然不仅仅是英国,美国也深受其害,早在1860年代,托儿所的老板詹姆斯・霍格收到了在日本工作的托马斯的礼物,二十世纪初,他的朋友将这种植物移栽到了纽约布鲁克斯地区。

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因为日本虎杖复制了在英国的辉煌,纽约的日本虎杖早已时空,仅仅在2010年,纽约市就花费了超过100万美元来清理日本虎杖。

2016年卡莉・雷诺兹(Carly Reynolds)在纽约的罗马购买了占地13英亩的旧农舍打算改建成餐厅和Party活动场地,结果第二年春天,她惊恐地发现虎杖从地板下,墙角落,还有砖墙的缝隙,生长房间内都长出了虎杖,不得不将每个月抽出几天时间来控制下虎杖的长势,否则要不了1-2个月,虎杖就将完全接管这里。

新罕布什尔大学(University of New Hampshire)的研究生和研究员查德・哈默(Chad Hammer)发现,虎杖肆虐区域植物会出现单一化,昆虫与鸟儿都不去虎杖密集区域,另外虎杖的根系生长的水域中形成了一堵墙,连鱼都很少。现在来自日本的虎杖已经出现在了俄勒冈州、康涅狄格州、佛蒙特州五大湖州和太平洋西北部所有虎杖能生长的地方,它就是生态中的一颗毒瘤。

日本虎杖能治理吗?

比较有趣的是日本虎杖在日本和中国并没有泛滥,但在欧洲和北美却疯狂蔓延,其实就是因为在原产地存在一种木虱和蚜虫会吸取虎杖的汁液,使得虎杖的长势受到了控制,但在美国和英国,完全没有相应的生态控制链,导致虎杖的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美国和英国都想到了用昆虫来控制虎杖的方法,但很多时候是引进一个物种控制另一个物种,但往往会形成想要控制的物种仍然泛滥,而引进的物种也开始泛滥,就像引入澳大利亚抓兔子的狐狸,人家不干正经事,天天抓更容易的有袋类动物,差点给抓灭绝了。

2013年,经过大量的植物实验后,英美都开始尝试引入木虱控制日本虎杖,生物防治肯定要比人力铲除成本更低,但我们知道,要想控制肆虐了100多年的物种,两国都有很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