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雷军,你怎么还不去卖房?

胜负未必重要,做还是不做,才更重要。

雷军,又来“搅局”了。

十年前,他毫无经验,创办小米。

随后,小米以“年轻人的第一台手机”为口号,将动辄数千元的智能手机,带入了性价比时代。

十年后,雷军又赌上全部,选择造车。

如今,很多人开始期待,小米会不会成为“年轻人的第一辆车”。

甚至有人开玩笑地问,“雷军,你怎么还不去卖房?”

只是在这些欢呼声之外,围绕在雷军身上的质疑,从未消失。

这一次,更多的冷言冷语,也一如既往地袭来。

没有人敢拍板保证,他可以成功。

已经五十二岁的雷军,明明可以带着千亿身家功成身退,却凭什么敢做出这样的决定?

把目光放回他人生的前半部分,我们或许能够找到一个答案。

图源|网络

俗话说: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

关于这句话的解释有很多种,我比较认同的出处是:

明朝时的首辅张居正,请了九个湖北人来整治贪官,九个人既精明又能干,一时贪官们闻风丧胆,于是便有了这样一句话。

湖北人的优秀,已经到了一种遭人嫉恨的地步。

生在湖北仙桃的雷军,便是这样一个人。

图|雷军

1987年,雷军刚刚考上武大,已然立下了一个志向――要向湖北老乡闻一多那样,早早闯出一个名堂。

闻一多是谁啊,20岁就已经出版诗集,当学报编辑,成为清华学生代表参加全国大会,成为名噪一时的诗人。

但正是这样一个才华横溢的青年诗人,成为了民国政府的眼中钉、肉中刺,最终被杀。

雷军找的偶像,也是别出心裁了。

图|闻一多

大学时候的雷军,优秀程度“令人发指”。

他原本保持有午睡的习惯,却因为看到别人中午在背书,便干脆戒掉了午睡。

每天七点就起床,到教室占好最佳的听课位置。

1987年的时候,电脑还是特别宝贵的物件,哪怕是计算机系的机房,也只有不超过15台电脑。

想要“上机”,就只能到机房排队。

雷军呢,每次都提前一个多小时就来到机房,然后还整天“赖”在机房里。

武汉的冬天没有暖气,机房门口还是一个风口,因为机房要求而穿着拖鞋的雷军,总是被冻得不成人形。

最后,甚至连机房管理员都烦他了,看见他就是往外轰。

图|雷军

皇天不负有心人。

大学期间,雷军的成绩常年第一,席卷了武汉大学所有能拿的奖学金。

导师们抢着来找雷军做课题――老师们甚至为此,把自己身上的机房钥匙都给了雷军。

天时、地利、人和,雷军的成绩,很快就冲出了校园。

当时盗版软件猖獗,雷军便和好友一同研发加密软件,3个月时间卖了一万多套,两人赚了上百万。

要知道,这可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的一百万。

计算机病毒悄然泛滥,雷军又做了一款名叫“免疫90”的杀毒软件。

这款杀毒软件牛到什么程度呢――连湖北省公安厅都要专门来请作为开发者的雷军去讲课。

后来,有人回忆说,“雷军写的程序,像诗一样优美”。

那时的雷军,不仅名噪武大,连全国的程序员,都几乎听过他的名字。

简直就是天之骄子。

对于雷军来说,这一切都是他应得的。

有天赋的人,不一定会成功。

但比常人更有天赋,也更加努力的人,注定不平凡。

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让他大摔一跤。

拿奖学金、赚一百万,已经满足不了雷军了,他有了一个更大的野心:创造一家世界级的公司。

九十年代初,正是PC时代刚刚来临,互联网也风起云涌的时候。

雷军和几个合伙人创建了一家名叫三色的公司。

公司的寓意很能看出雷军的野心――世界就是由红黄蓝三色演变而来。

他要做那个改变世界的男人。

图|雷军

一个不到20平方米的办公室,晚上做开发,白天跑市场,几个毛头小伙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

问题在于,他们懂技术、懂销售、也够努力,唯独是不懂如何运营一家公司。

他们没有清晰的方向,往往是看到什么赚钱,便跟风也去赚一把。

最过分的时候,他们甚至还卖过电脑、做过打字印刷。

一个没有方向的公司,怎么可能有未来呢?

另一方面,公司账上的钱,也是有多少花多少。

最惨的时候,连吃饭的钱都没了,还得派人和食堂的大师傅打麻将,靠赢来的饭票度日。

最让雷军反感的是,几个合伙人也在争权夺利。

还在学校上着晚自习的雷军,常常被叫到办公室,开一个通宵的会,就是为了讨论谁当总经理、谁当董事长。

短短几个月,董事长都改选了两次。

思前想后几个夜晚后,雷军向团队提出了散伙。

公司停办的第二天,在雷军的记忆里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

那段梦魇般的日子,终于在雷军的人生中成为了过去时。

很多年里,他心里一直谨记着一句自己悟出来的人生至理:

“创业就像跳悬崖,只有5%的人会活下来。”

原来,自己并非无所不能。

原来,有梦想,有能力,也不一定就意味着成功。

找到目标,找准方向,才是做人的成功之道。

他应该做的,是成为风口上的那头猪。

刚毕业的雷军。

遇到了一生之中最重要的贵人――求伯君。

求伯君,wps之父,中国第一程序员。

图|九十年代初的合影(左起:求伯君,张旋龙,雷军)

那时候的wps,是国内当之无愧的第一文字处理软件。

求伯君,自然也成了很多程序员的偶像。

1991年11月,雷军和求伯君在北京的一个计算机展览会上相见。

求伯君一身名牌西装,俨然一个成功人士,雷军则是“卑微”递上自己的名片。

当时的求伯君,也早早听过雷军的名字,金山也正是求贤若渴的时候。

一顿北京烤鸭,双方一拍即合。

雷军,成为金山的第六名员工。

这一待,便是十六年。

图|雷军

这十六年里,雷军失败过,也成功过。

刚刚进入金山的他,便负责带领团队,花了三年时间,做出了wps的升级版“盘古套件”。

却在市场上,被微软的office打击得溃不成军。

所幸求伯君亲自出马,做出了wps97,才挽回了颓势。

那一刻的雷军,“失去了理想”。

转机出现在1998年。

那一年,求伯君邀请雷军,成为金山公司的总经理。

原因是,当时金山全是程序员,压根没人懂管理,也没人愿意做管理。

恰逢此时,因为一次同事的失误,雷军的电脑被格式化了。

整整两个礼拜的工作成果,化为乌有。

雷军只好答应了下来。

这一下,金山和雷军,都重获了新生。

他不务正业地,让金山加入网络游戏的竞争,推出了《剑侠情缘・网络版》。

当时,市面上几乎都是韩国游戏的天下,一款国产网络游戏,能掀起多大水花?

网易的丁磊甚至和他打了个赌,赌注是10万美元,条件是到2004年底,这游戏能到达五万人同时在线的目标。

结果是,仅仅公测20天后,目标已然达成。

时至今日,金山的游戏开发,早已成为了金山的一个招牌。

图|雷军

往后的时间里,雷军在金山,有喜有悲。

他让金山毒霸、金山词典等产品,一经推出,便风靡市场,大获成功。

金山曾经濒临倒闭,又让他救了回来。

他创办了卓越网,让它一度成为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网站之一。

最终却因为没有足够的钱支撑发展,亲手卖给了亚马逊。

有半年时间,雷军甚至都不愿意再在网上购物。

2007年,金山成为第三家在香港上市的大陆互联网公司。

图源|网络

随后,雷军选择了功成身退。

原因只有四个字,“身心俱疲”。

公开宣布离职的那一天,雷军还记得,15天后,他就在金山待够足足16年了。

当程序员的时候,他没日没夜地工作;当老总时,他夜不能寐,多少个早上在沙发上醒来。

金山的上市之路,更是前前后后冲击了八年的时间。

终于,雷军可以选择放下了。

有人记录了雷军离开金山的场景:

“掐灭手中的烟头,雷军从办公室的沙发上站了起来,拎起双肩背包搭向背上。包比平时沉,他的动作比平时有些迟缓。”

十六年光阴弹指间,等待着雷军的,将会是怎样的未来?

最开始的时候,雷军是迷茫的。

“我一无所有,除了钱”。

但就是没什么梦想的雷军,却也混了一个名头,叫“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

拉卡拉、YY、UC浏览器、凡客诚品......雷军投资的项目,无一不成为行业内数一数二的企业。

他完全可以靠着这些企业,躺着过完自己的下半生。

但有些人,无论贫穷或者富有,成功或者失败,注定不会选择平庸。

大洋彼岸,一个人改变了雷军。

那一年,乔布斯在美国发布了第一代的iPhone,随即风靡全球。

随后的两年,雷军成为了彻头彻尾的果粉,手机发烧友。

他买了很多的iPhone送给朋友,逢人便赞一句好。

他的桌子上甚至有一个天平――专门用来称量手机和电子元件的重量。

后来,他甚至自己冒出了一个想法:

我为什么不能自己做一款手机?

心念一动,便生根发芽,“万劫不复”。

2010年4月6日,北京银谷大厦807室,40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里,只有七八个人。

合伙人之一的黎万强,带来了父亲做的一锅小米粥,雷军和众人喝过小米粥,小米正式成立。

从成立到发布手机,用了一年多的时间。

万众期待与一片非议之中,这款定价1999元的手机,销量到达了一个惊人的数字――352万台。

雷军成功了。

但质疑声,也很快到来。

图|雷军

2012年11月27日,雷军发了一条微博,预告两天后将销售15万小米M2和20万台小米1S。

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微博评论区里出现了清一色的“滚”。

为什么?

这跟新一代产品小米M2的发布有关。

在首轮的销售中,小米仅提供了5万台的手机,大批用户在线上排队抢手机,却都没能买到。

这也就是小米出了名的“饥饿营销”,雷军也因此有了一个外号叫“雷五万”。

除此以外,小米的口号“为发烧而生”,被吐槽与手机的发热非常搭配。

高举性价比的大旗,也被一些人视为低端、山寨。

这还只是小米所受到的质疑。

在雷军自己身上,被骂的就更惨了。

魅族的创始人黄章曾经指责雷军以投资人身份接近他,以此获取魅族的商业机密。

360的老总、著名的“红衣大炮”周鸿t,也说雷军自称果粉,实则是蹭乔布斯的热度,山寨苹果的手机。

雷军于是又得了一个外号,叫“雷不群”(类比《笑傲江湖》里的岳不群)。

孰是孰非,各有各的说法。

毫无疑问的是,无论雷军还是小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很多人讨厌的存在。

因为,ta们都是搅局者。

不过,身为搅局者,被讨厌,未必不是一种成就。

默默无闻者,宛如炮灰,没有人会注意到其存在,没有人骂,没有人黑。

唯独一个成功的搅局者,从来伴随满身非议。

图|雷军

世事纷纷扰扰。

身为局外人,我们很难作出一个绝对正确的判断。

就事论事,雷军的身上,确有值得敬佩的勇气。

大学时,如果不是有足够的天分和努力,他或许只会被机房管理员拉入黑名单。

在金山,雷军的决定,随时可能让这个公司成为过去时。

做小米,赌上的更是“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的声誉,以及财富。

可他不是选择就此退缩,或者止步不前地过一辈子。

他选择将一切过往,作为赌注,拼出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造车同样如此。

雷军说过一句很出名的话,“创业,就是要做一头站在风口上的猪,风口站对了,猪也可以飞起来。”

图|雷军

如今,这个风口之上,早已冲进了无数只猪。

大浪淘沙,方知谁是胜者。

没有人敢言必胜。

但雷军,从来就是这样一个人。

胜负未必重要,做还是不做,才更重要。

正如他自己说的那样:

他愿意押上人生所有的战绩和声誉,赌这人生的最后一仗。

参考资料:采文《《顺势而为:雷军传》

文章由国馆原创,转载请注明。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