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能自理的动物幼崽千千万,人类最聪明,为何幼崽这么难养?

老话说:初生牛犊不怕虎。牛犊不一定不怕虎,但是牛犊刚出生便能独立行走,自己知道找奶喝;马崽,鹿崽一个小时后便能跟着家长小跑;鲸鱼、海豚刚刚出生就会游到水面进行呼吸。

这些天生的自理能力,同为哺乳动物人类并不具备。新生婴儿除了号啕大哭,就是将体内的“东西”漏得到处都是。人类如此聪明为何婴儿还不如牛犊?

人类都是“早产儿”

与其他哺乳动物幼崽相比,初生的婴儿似乎没有完全发育。很多生物学家将婴儿出生的头几个月称之为妊娠的第四个阶段,但即使多算两年也比不过其他动物的幼崽。

婴儿从落地到自理,往往需要15~18年,在这期间需要父母的精心照料,才能幸存于世。如果没有父母,落地的嚎哭就是丧钟,就是野兽开饭的铃声。

我们自诩为智人,较大比例的脑容量是人类的主要特征之一,是高智力的基础。然而刚出生的婴儿大脑只有成年时大脑的30%,与我们亲缘最近的黑猩猩都达到40%。

图:灵长类中人类、黑猩猩、卷尾猴,出生、成年大脑对比

大脑尚未成熟或许是人类幼崽无法自理的主要原因。那问题来了:为什么脑容量更大的人类,婴儿时期脑容量反而最小?

真的是女人产道制约了婴儿大脑的发展?

电视剧里,产房经常会传出“看到头了,头出来了”的声音。如果婴儿的大脑不是成年时的30%,而是50%,产房里大概率会传出“卡住了,出不来”。

长期以来,科学家认为婴儿脑袋小的主要原因是女人的骨盆宽度,它决定了产道的大小。人类还有另外一个主要特征――直立行走,这种演化的结果导致女性的骨盆向内收缩。如果女性的骨盆较宽,将影响直立行走与跑步的效率。

以前老人总是望着儿媳的背影来上一句“真大,一看就能生”。这种经验之谈,其中的科学原理或许就是骨盆宽,脑袋不容易卡住,易生。不过,在原始时期,具备骨盆宽度优势的女性会因为行动慢成为了野兽的美餐。因此,原始人的经验之谈应该是:“真大,一看就活不久”。

最终在演化过程中,骨盆窄、跑得快的女性活了下来,婴儿只能早产才能保证头不会被卡住。这个解释逻辑性很强,似乎是自然选择帮助人类在生存与繁衍之间,博弈后的折衷方案。但真的是这么回事吗?

人类代谢假说

近百年来,随着人类解剖学的不断发展,科学家研究发现人类的行动力取决于肢体的局部运动效率,而骨盆的影响微乎其微。同时科学家还发现很多女性的骨盆(产道)开口可以容纳更大的头部。也就是说其实婴儿在妈妈肚子里时,大脑还有发育空间,只是似乎被某种力量限制住了,只能以较小的脑袋来到世间。

人类成长离不开能量,人大饭量大。一开始的胎盘和后来五脏俱全的婴儿,所需能量是不等的。

世间一切生物都有各自的能量代谢速率极限。同时生物也有最低极限,称之为基础代谢率(BMR)。普通人代谢速率的最高极限为2倍的基础代谢率(BMR)。运动员巅峰状态能达到4~5倍BMR,但无法长时间维持。

图:正常人,妊娠9个月后的女性,运动员的能量代谢速率极限

这就像可超频的CPU(中央处理器),加大功率可以打破额定的计算速率,进行超负荷运算。人类的女性就像CPU,怀孕了意味着需要进行额外的能量代谢,当她们“超频”九个月后,胎盘成人,代谢速率接近两倍BMR,这是极限状态,如果婴儿再不出来就负担不了,最终的结局可能大小都保不了。这也不是唯一的答案,能量只是其中一个因素。

更高的可塑性

正常人的大脑要达到25岁才能完全成熟。有研究表明,正是因为婴儿大脑尚未成熟,使其更具可塑性。如果说新生的牛犊是一张写入大量信息的彩纸,人类婴儿则是一张白纸。白纸显得婴儿无能,迫使人类父母必须要寸步不离地照顾它们,向其不断输入信息。

这些信息不单纯是基础的躲避野兽或走路技巧,这个过程伴随着大脑发育,意味着有更复制、更抽象的学习能力,可以由浅入深的灌输先人总结下来的经验,让人类越来越好。这种生存优势可以在优胜劣汰中形成正反馈,所以演变成种群的繁衍优势,一直保留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