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反垄断会重塑外卖产业吗?

原本业界和消费者都认为,科技在掌舵新时代的航向,左右着社会的发展和大众的工作与生活。为此,众多互联网巨头也都在科技层面发力,用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不断宣扬自身的超前和制胜未来的能力。但随着各种矛盾的凸显才发现,“人”仍然是基础中的基础。除了996对“打工人”的摧残外,外卖骑手也因被算法逼迫而引发广泛关注。

进而引发的影响是,外卖巨头美团接连受到暴击。4月份,针对美团的反垄断调查正式落地。五一前夕,北京人社局副局长化身外卖小哥,引发公众对外卖平台不给骑手交社保的口诛笔伐;5月10日,上海消保协就消费者权益保护不力约谈美团。一系列以反垄断为起点的调查约谈,让美团在承受重压的同时不得不做出改变。而从更长远的未来看,外卖乃至更多产业或都发生更为深远的影响。

重重阴霾下,美团面临巨大挑战

山雨欲来风满楼!如今的美团,成为了众矢之的。从反垄断调查看,美团几近被“定性”,现在只待结果出炉。一旦确定,美团将要面临高额罚款。美团发布的2020年全年业绩报告显示,去年全年营收1148亿元。如果把骑手成本刨除在外,美团反垄断罚款的乐观预期为(1148-543)*4%,在24亿上下。如果按照顶格10%罚款,则在60亿上下。

除了反垄断之外,政府对美团的约谈还集中在没有保障骑手及消费者的权益。这一点,其实很值得玩味。须知,美团给自己定的企业使命是,“帮大家吃的更好,生活更好”。但如今多次约谈下美团却显露出巨大软肋:没有真正让消费者的生活变得更好,更没有让骑手这一群体的生活发生本质变化。

尤其是针对骑手,美团更是“心狠”。美团官方表示950万外卖骑手均为外包公司员工,以“兼职”的身份工作,与美团没有直接的劳动关系。以此为借口,美团没有为骑手缴纳社保。即使每位骑手有3元/天的商业险,也是在他们的佣金中扣除。但不是平台的员工,为什么美团能直接扣款罚钱呢?实在太过吊诡。

美团看似美团在服务海量人群,实则是建立在先满足自身的利益基础上。这意味着,美团忘记了自身的初心。而在种种阴霾之下,美团股价呈“跳崖式”下滑。在高压之下,美团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多。

从股价方面看,距离今年2月18日460港元/股的最高点,美团股价已经下滑近50%,市值蒸发超1.2万亿港元,接近“腰斩”。甚至最低见240港元,两日蒸发逾2500亿港元。而在反垄断的炮火下,美团严丝合缝的闭环生态链在被撕开一个大口子。一旦外卖业务失守,美团的整体形势将受到巨大冲击。因骑手权益等受到舆论压力,也将成为常态化。

调整在进行,却饱受诟病

面对众多挑战,美团必须抽丝剥茧地进行逐一应对。目前,美团能做且亟需去做的,就是调整对商家、骑手的政策。在提高骑手待遇、展现自身调整决心后,方能重新占据舆论高地。

不过从目前美团的调整来看,似乎并未收到预期中的成效。美团的调整主要是改变过去的一刀切平台佣金,采用技术服务费+履约服务费的方式,再根据客单价及配送距离的不同向商户收取不同阶梯的费用。猛一看,美团是想尝试玩转“佣金透明化”。按照常理而言,这样的做法应该是为中小商家减负,也让骑手受益。

可惜,事实并非如此。据测算,以20元订单为例,在旧版佣金规则下,收取的服务费平均是21%左右。新规则下,这笔20元的订单需要收取1.34元的保底技术服务费,如果是配送距离5公里的订单,需要再收取5.7元的距离费用,共计需要7.04元。新佣金不仅没降,比原来上涨了68%。除了20元订单,在新规下,30元和50元客单价的订单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

对骑手而言,美团照样可以“整治”他们。据业内人士透露,按照配送距离,配货单价,配送三个时段(值班时间、高峰时间、加班时间)给外卖骑手补价看似合理,却一样可以“整治”骑手。

总得来说,美团的调整并没有本质变化。既没有让商家、骑手真正受益,也没有解决骑手超速驾驶、闯红灯、逆行等安全隐患。以低价和高效著称的外卖服务,反而有可能会受到影响。推动外卖产业的重塑?难之又难。

缴纳社保,牵一发而动全身

“零工经济”作为一种全新业态,在近年来呈现迅猛发展之势。外卖、网约车等平台通过发力数字科技,在释放每个人的潜力,也在极大提升劳动供求的匹配效率。从好的一面看,在这些平台的推动下,零工经济的外延远远超过传统“打零工”的边界,发展空间和潜力巨大。不可否认的是,零工经济给海量人群带来工作机会和回报。

但这并不能表明,零工经济就是完美无缺的。为了实现利益最大化,平台往往不会给灵活就业者缴纳社保,以此节约大量成本。他们给出的解释是:灵活就业者可以受雇于多个市场主体,雇佣关系无法确定,目前国内用人单位、劳动者和国家三位一体的社会保障体系难以匹配。

但一句“没有与平台有直接的劳动关系”,就想撇清责任,显然是不可能的。零工经济,绝不能让社保“归零”。随着灵活就业者数量的持续扩大,一旦这部分人群的社保“归零”,必定会产生一定的隐患,甚至会影响到社会的和谐。并且,留下社保缴纳的“死角”,也会有损于社保政策的惠民性。

而随着“关于给骑手缴纳社保”的讨论愈发热烈,落地有极大可能。若真正落地,影响的将不仅仅是美团,饿了么、滴滴乃至实业的工地民工、临时工都将涉及,这是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系统性工程。

要想在社保这一难题上高效推进,平台就必须迅速展开工作,一步步去进行完善。前段时间,滴滴宣布成立网约车司机生态发展委员会。据悉,这一委员会面向司机群体公开征求意见和建议。在向政府劳动权益保障部门寻求指导意见的同时,联合业界专家与学者,针对滴滴司机劳动者权益保障、司机收入稳定透明、平台规则公平合理等方面进行探索和提升。

看来,现在平台的“求生欲”都很强。不管是不是做表面文章,起码有了相关的动作。希望在接下来的时间中,更多平台也能做出类似的保障举措,让灵活就业者应该享有的权益真正落到实处。(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