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坐拥第一大盆地,非洲的心脏为何如此贫穷?

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有这样一个国家,它几乎独占非洲第二长、流量世界第二大河流,却至今未能走出贫穷、分裂和饥荒的阴影。这个国家就是刚果(金)。

刚果(金)即刚果民主共和国

(底图:shutterstock)

一般来讲,大河两岸是非常适合人类生存的,世界上许多文明古国都诞生于大河岸畔。这是因为,大河水量充沛,渔业资源丰富。周边的河漫滩平原地势低平、土壤肥沃,其间生物多样性高,存在大量潜在的可驯化物种。特别是进入农业社会之后,河流为灌溉与航运提供了简单直接的解决方案,优势变得愈发明显。

发展出强盛文明的大河文明基本在北温带

刚果河和亚马孙河两条热带大河

在早期文明开发难度极高

然而,几乎独享刚果河资源的刚果(金),如今却成为世界饥饿人口最多的国家。这个国家自独立后几乎纷争不断,再加上新冠疫情影响,民生愈发雪上加霜。

原来我出生时候,我国人均和刚果是一档

看似相似的起点,悬殊的国运

大河深处

在非洲中部西海岸,阿赞德高原、米通巴山脉、加丹加高原、隆达高原之间,形成了面积广大的刚果盆地。相较于周边海拔1000米左右的高原和500米左右的平缓丘陵,海拔只有200-300m之间的刚果盆地显得地势低洼。

刚果盆地位于赤道附近,低气压带来的丰沛降雨,迅速沿着地势汇聚,形成众多河流,并最终在盆地中心汇聚为一条大河,并在周边形成湖泊和大量湿地。

刚果盆地及周边的高原、大河、大湖

(底图:shutterstock)

刚果河长达4640千米,是世界第十长河。如果计算流域面积,则是世界第二,高达401万平方千米。正因为其广大的流域面积横跨赤道,而干流呈几字形分布,不论气压带风带如何移动,流域内总有一部分地区属于雨季,带给刚果河较为稳定的流量。

多云天气下的刚果河

作为世界径流量排名第二的大河,理应相当富饶

(图:NASA)

宽广的大河对于人类来说,是天然的地理边界。刚果河数不胜数的支流,则将盆地内的土地分割的尤其破碎。茂密的热带雨林,更是影响文明进步的屏障。

如果缺乏现代机械,想要开发植被茂密的热带雨林是非常困难的。即便是最基础的刀耕火种,第一步也先要将植物环割杀死,晒出部分水分后才能焚烧,需要耗费大量人力。

这是一片动植物力量仍然非常强大的土地

(图:shutterstock)

今天刚果盆地中占多数的班图人,也是在公元前后才来到刚果河下游定居。到后来,班图人才逐渐逆流而上,赶走俾格米人和布须曼人,征服全流域。

注意,所谓班图人包含了共享班图语和文化的

数百个撒哈拉以南的非洲族群

这一群体规模庞大,但内部也千差万别

雨林中的病菌往往能让外来人类前功尽弃。事实上,在19世纪80年代以前,欧洲迟迟没有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大规模殖民,其首要原因就是无法战胜当地以疟疾为首的疾病。为了适应环境。当地部分班图人甚至演化出镰刀状的红细胞。

这也算得上是生物武器了

在发现特效药之前,白人深入雨林还是很危险的

(疟原虫的循环,图:NIH)

另一方面,当班图人终于征服了刚果盆地,他们想走出这片相对封闭的地理区域也变得困难。文明之间的交流是文明进步的重要条件,而刚果的先民们却被困在了茫茫雨林中。

相较于其他位于热带雨林气候区的河流,刚果河还具有一定的特殊性。一般来讲,稳定的巨大流量意味着良好的通航能力,然而刚果河在上游与中游之间分布着7个瀑布,阻断了本该全流域通航的刚果河。

同时,刚果河是世界上最深的河流之一,这就导致架桥非常困难,当地难以发展出自己的桥梁建造技术,进一步阻碍了文明的交流。

在刚果河上游与中游之间

基桑加尼和乌本杜之间的博约马瀑布群

(图:shutterstock)

雨林茂密的植被可以有效防止水土流失,却导致入海口处形成三角洲的原料较少。另一方面刚果河在靠近入海口的地方落差较大,流速较快,入海后的沉积作用并不明显。在不同原因的综合作用下,刚果河未能在入海口处形成三角洲。这无疑又让刚果错失了一片富庶的地区和与其他文明交流的窗口。

虽然没有造出一大片三角洲

但刚果河所裹挟的大量矿物质造福于更大范围

尤其对东南大西洋的海洋生物大有裨益

(图:NASA/USGS)

总之,虽然热带地区往往降雨充沛、生物多样性极高,却并不是农耕时代人类的乐土,人类目前所驯化出的主要植物主食,没有一种是来自雨林环境的,古人在这里维系生存已经不容易,更别说发展出先进的文明。

当然,热带很适合各种水果和经济作物

但现代种植园是成熟文明规模生产的产物

如果以热带作物本身为文明起点,还是很难的

(图:shutterstock)

黑暗之心

盆地地形往往意味着丰富的矿产资源分布。刚果(金)坐拥一千多种矿产,2003年时曾进行过较为全面的勘察,当时勘察的结果是,铜(占世界储量的15%)、钴(占50%)、工业钻石(23%)、锌、锰、锡、钽铌矿(80%)、锗、钨、镉、镍、铬储量都在世界上占有重要地位。特别是常用与电子元件的稀有金属钴、钽、铌,几乎占据原材料供给的垄断地位。

矿产资源确实非常丰富,分布集中在东部、东南部

事实上是东非的大裂谷周边

然而,刚果(金)的矿产主要集中在刚果盆地在北部、东部与南部,而首都金萨沙位于国土西部。矿产资源集中在临近边境的地区,这里同时生活着很多邻国的主体民族。非洲国家的边境是殖民宗主国粗暴划分的产物,既没有充分尊重自然边界,也没有考虑划界在打乱本土族群关系后的诸多后果。这为日后刚果(金)的资源诅咒埋下了伏笔。

比如隔壁的卢旺达大屠杀

就是后殖民时代非洲族群纷争的可怕案例

并且这次屠杀和也与刚果内战有关

(近5000人死在了这个天主教堂,图:wiki)

19世纪末期,刚果遭到比利时殖民。比利时的殖民政府一方面非常暴虐,另一方面国家能力有限,无力管理如西欧般庞大的刚果,做不到短时间内整合比属刚果境内的254个部族。刚果(金)从比利时独立之后,马上便发生混乱,靠南部的省份先后宣布独立,依靠联合国驻军才稳定了局势。

比利时在中非的殖民地即今天的刚果(金)

而比利时人对这里只有剥削而无治理

其手段之残忍,令整个世界发指

随后,军人蒙博托上台,统治刚果长达32年,一方面为刚果(金)带来了相对稳定的时期。石油和采矿发展为支柱产业,以服装、制糖和装配为代表的轻工业有所发展。刚果(金)一度被吹嘘为南非以外,黑非洲第二个工业化的国家。事实上,这些产业规模十分有限,只能吸纳小部分劳动力,大部分人依旧从事农业,或住进城市贫民窟,依靠非正式经济生活。

1973年,蒙博托与荷兰王子

相比本国人民,独裁者还是更想和欧洲人谈笑风生

至于经济,整合国家太难,卖资源太容易

(图:wiki@Mieremet Rob/Anefo)

另一方面,蒙博托统治下的刚果贪腐问题极度猖獗,受部落制度尚未完全消亡的影响,政治分赃发展到总统带头挪用国家资源,扶持自己政治势力的地步。据世界银行估计,蒙博托统治下的扎伊尔(今刚果(金))只需要5万名公务员维持政府运作,然而公务员岗位作为肥缺,竟被塞进了 60万人。矿产、经济作物庄园也大量转移到蒙博托及其支持者名下。

蒙博托在老家建的豪华宫殿(之后被洗劫)

(图:wiki)

同时,蒙博托自视为南部非洲霸主和胡图族的保护人,所以在国内边境地区收留、扶植了邻国的反对派,这一点使得邻国非常不满。

蒙博托的统治在大宗商品价格较高的年代尚能维持,然而进入80年代,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刚果(金)经济一落千丈。国内的反对势力在邻国的支持下引发刚果第一次内战,推翻了蒙博托政权。

卢旺达支持下的国内叛军

一路向西,目标金沙萨

然而邻国派出的军队盘踞在资源丰富的东部、南部不愿离开,被扶上台的新统治者与邻国关系再次恶化,导致刚果第二次内战爆发战争。期间的屠杀、强奸、饥荒和疾病,让这场内战成为二战以后最残酷的战争。

为了反击邻国军队的暴行,东部地区组织起了各式各样的地方武装。和约缔结后,这些武装却不会就地解散,反而占山为王,成为矿产的实际拥有者,甚至向当地民众强征税款。部分武装还出现了分化,变成新的不稳定因素。

第二次刚果战争

非洲众多国家卷入,内战把刚果祸害得生灵涂炭

而且即使战争结束,地方武装也长期盘踞

(图:wiki)

最好的时代?

2000年以来,世界局势相对和平,全球化为非洲国家带来贸易不平等的同时,也带来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随着中国强势崛起和全球经济增长导致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升,刚果(金)迎来了GDP增速8%以上的大发展时期。

只看刚果本身的话

2000年后真的是大发展时期

即便如此,不平等仍然广泛存在甚至愈发严重。冷战结束后,依靠超级大国获取资金、设备、技术的发展道路已经成为历史。全球分工让各行各业效率提高的同时,也增加了竞争的烈度。

刚果(金)摆脱浩劫不久,国民受教育水平普遍不高,所以缺少有能力承接产业转移的工人,工业基础也比较差,缺少发展工业的产业聚集效应。

本质上还是靠卖矿

(图:shutterstock)

同时,由于缺少资金,刚果(金)不得不获取国际贷款和国际投资。工业基础差、矿产资源丰富的现状决定了这些投资会更多流入矿业,而非下游工业,久而久之造成矿产被外国公司的控制的情况。

方方面面的劣势决定了这里的工业想要起步非常困难。由于缺乏竞争优势,经历长期动荡,刚果(金)甚至经历了被动去工业化的进程。

各种各样的资源,支撑着全球工业的发展

自己挣一点资源税,实际开发也不是自己掌控

水平相似的邻国之间竞争同样激烈,曾经因为种族仇杀引发内战的卢旺达,如今已经趋于稳定,依靠贸易保护政策和积极招商引资,渐渐积累自己的工业。走上同样道路的还有坦桑尼亚和埃塞俄比亚。刚果(金)本国的工业崛起越晚,面对的竞争者就越多,差距就越大。

刚果(金)东南部卢本巴希的一座废弃工厂

(图:shutterstock)

这些问题就导致,在貌似一片繁荣的背后,隐藏着不容乐观的危机。走上工业化道路的邻国人口增长率稳定在3%,未来可能逐渐放缓;而刚果(金)的人口增长率则稳定在3.3%左右,刚果(金)已无力养活目前的人口。

平均每妇女生育数

十年二十年后的人口压力,肉眼可见

随着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和全球经济的持续乏力,大宗商品价格疯涨的时代结束了,而2018年该国又发生了多起部族冲突和大规模粮荒,联合国粮食计划署为870万人提供粮食援助,才帮该国渡过危机。

刚果(金)东部边境难民营

(图:shutterstock)

随着新冠疫情带来经济波动,刚果(金)再次出现粮食短缺问题,部族冲突随之加剧。截至今年三月中旬,已经造成数百人死亡。

深陷于丛林中的非洲之心一次次错失了发展机遇,未能完成部族整合,也无力控制人口,很难让人对未来持乐观判断。该国在可见的未来,恐怕很难发生逆天改命的转变,非洲之心还会继续黑暗下去。

参考文献:

1.https://www.un.org

2.http://cd.china-embassy.org/chn/gbgk/t1250928.htm

3.https://www.fmprc.gov.cn/web/gjhdq_676201/gj_676203/fz_677316/1206_677680/1206x0_677682/

4.https://chinese.aljazeera.net/news/2018/3/10/un-two-million-children-risk-starvation-in-drc

5.https://news.un.org/zh/story/2021/03/1080602

6.https://news.un.org/zh/story/2021/04/1081412

7.https://news.un.org/zh/story/2019/03/1030501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NASA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