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男女矛盾十分尖锐的国家!

作者:豆腐乳

编辑:养乐多

四月,韩国青瓦台网站上出现了一则请愿,大意是随着韩国出生率日益降低,军队在补充兵源方面正面临巨大困难,因此女性也应该服兵役。

这则请愿已经获得超过20万人支持。

这请愿看上去高大上,支持人数似乎也不少,但了解韩国网友的读者朋友们都知道,这些人遇到什么事都喜欢上青瓦台网站请愿,甚至要求某不讨喜的女团解散都能在上面得到20万人以上的支持。

也许有人认为女团解散不像兵役那样是严肃话题,但其实严肃话题类似请愿也用处不大,比如我们之前在《韩国在搞什么?》里提到,去年不少韩国人因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中,文在寅没有很快采取禁止中国人入境的措施,而请愿弹劾他。该请愿还获得了约150万人的支持,看上去声势浩大,可文在寅照样也没被弹劾。

不过这一要求女性服兵役的请愿,还是反映了韩国尖锐的男女矛盾。

根据韩国法律规定,除非特殊情况,18岁至28岁的男性公民必须服兵役,最短也需要在军中服役21个月,而女性是不需要强制服兵役的。

但在韩国,服兵役可不是什么好差事,服义务兵役的男性面临学业或事业中断的困境,在军队的生活也很枯燥乏味,还有可能受到上级的虐待,造成身心伤害。

强制服兵役让韩国男性很痛苦,他们中感觉不平衡的,就有让女性也强制服兵役的呼声。如今韩国社会压力很大,类似的呼声又会转化成男女之间的矛盾,闹到网上去。

比较典型的韩国男女之间的网上分歧是针对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的。

该电影于2019年上映,讲述的是一个1982年出生的普通女人,在成长过程中经历的重男轻女的各种事件。

考虑到韩国的重男轻女传统,这位1982年出生的女主人公的命运倒也没有太出人意料。

从衡量男女平等程度的某个比较明确的量化指标,即出生人口性别比来看,出生人口性别比一般以女性为基数视作100,男性数目与之对应。简单说,假如有一年里某地出生了100个女孩和106个男孩,那么该地那一年的出生性别比就是106。一般来说,自然情况下出生人口性别比最多也不能超过107,也不会低于102。

而韩国的出生人口性别比在上世纪80年代前几年还算正常,之后便逐渐上升,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后期才下降,所幸2004年后逐渐恢复到107左右较为正常的水平。

数据来源:中国与韩国出生性别比问题比较研究

这样严重失衡的出生人口性别比,我想很多读者朋友能猜到原因:重男轻女风气重,又由于计划生育和城市化等原因出生率降低,在生孩子总数变少的情况下,不少家庭倾向于对孩子进行性别选择。适逢此时B超检测迅速普及,使得胎儿性别鉴定十分容易,加之人工流产盛行,很多女性胎儿就被流掉了。

所以1982年出生的普通女孩,面临的重男轻女问题很多,电影里金智英的遭遇并不奇怪。

可有些男性要么不承认男女不平等,要么认为女性夸大了不平等程度,还有的则指责女性加剧了社会竞争,使男性陷入困境,男性才是弱势群体。因此男女两性对这部电影的态度很割裂,在韩国电影打分网站上,女性的平均评分为9.46,男性则仅为1.76。

这部电影及其原著小说,也因为这种割裂而经常引发网络热议。比如韩国著名女团Red Velvet的成员裴珠泫在粉丝见面会上透露自己在读其原著小说,就遭到了男粉丝的谩骂。

韩国的网暴还是很厉害的,心理不强大的很有可能挺不过去。不少女团成员就是被网暴搞出了抑郁症,甚至有的女团在网暴下解体。不过网暴再怎么严重,也就是局限在网络上,脸皮厚还能应付,有些暴力行为则是从线上蔓延到了线下。

比如“N号房”事件里,27万参与者在telegram上观看、分享女性裸露乃至遭受性暴力的图片。这些图片是在线下对女性进行强奸、性虐待造成的,而受害者里还不乏未成年人。

其实“N号房”事件只是韩国对女性暴力犯罪的冰山一角而已。

每年韩国的暴力案件受害者中,绝大多数都是女性。

数据来源:韩国针对女性的暴力案件频发的因素分析

以暴力案件中较为严重的杀人案的被害人比例来看,韩国是世界上少见的女性被害人占比高于男性的国家。

数据来源:韩国针对女性的暴力案件频发的因素分析

?

如此严峻的形势,也难怪新一代接受更多教育的韩国年轻女性,会积极支持女权运动了。

而年轻男性则认为,女性不再是弱势群体,父权和性别歧视是过去的问题,不该年轻男性承担后果。最近几年经济形势不好,本来韩国失业率就高,年轻人找工作压力大,而女性比以往更多地进入求职市场,让年轻男性更加感到压力,尽管女性平均收入仍远低于男性。

年轻男性和女性之间的分歧和矛盾,早就出现在社会的各个领域,其中就有开头提到的兵役这样的政治问题。

而在政治上,这两大群体也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在前段时间的地方重选补选里的首尔市长选举,18-29岁男性和女性对投票结果截然相反,分歧之大在其他年龄段中都是少见的。绝大多数该年龄段男性选民选择了在野的右翼保守派候选人,而该候选人也成功当选。

该年龄段的女性选民则更多选择了左翼进步派候选人,尽管台上的左翼进步派在过去一年里没控制住房价甚至无视相关利益集团炒房。这些年轻女性选民也知道,左翼进步派官员也没少曝出性骚扰等丑闻,但是起码文在寅政府还是比较注重推进女权进步的,右翼保守派更加不能代表她们的利益。

正如我们在《炒房炒到民心尽失的国家》里提到的那样,要是房价暴涨问题得不到有效解决,明年选举左翼进步派很可能翻车。到时候恐怕韩国的女权状况要开五年的倒车了。

上下滑动查看参考资料:

尹豪, 金永花, 侯建明. 中国与韩国出生性别比问题比较研究[J]. 人口学刊, 2007(4).

韩国人激烈争执“女性该不该服兵役”-新华网 http://www.xinhuanet.com/mil/2021-04/23/c_1211123937.htm

为什么很多女性,都拒绝成为82年生的金智英?-中青在线 http://news.cyol.com/app/2019-11/04/content_18223524.htm

译天下 | 女性反男权反性暴力,年轻男性反女权争平等,韩国为何爆发两性之战? https://www.shobserver.com/staticsg/res/html/web/newsDetail.html?id=178024

“厌女”的韩国,决定抛弃文在寅-虎嗅网 https://www.huxiu.com/article/422478.html

王晓玲. 韩国女性话题背后的阶层矛盾与社会分裂[J]. 世界知识, 2020(1).

金万甲, 仇佩君. 韩国针对女性的暴力案件频发的因素分析[J]. 当代韩国, 2018, 000(003):66-77.

本回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