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留守女童的求学之路为何这么难

谁挡了农村留守女童的教育之路

2017年10月10日,我国民政部上线运行了全国农村留守儿童以及困境儿童的信息管理系统,为了解国内留守儿童的人数、教育资源增加了新的渠道。

至2018年9月初,国内农村留守儿童超679万人,其中四川的农村留守儿童人数最多,高达76.5万人,占比近11.27%,其次是以73.6万人占比10.6%的安徽。在留守儿童全体中,96%的孩子由爷爷奶奶、外祖父母照看,只有4%由其他亲戚朋友照料。在这一弱势群体中,男女孩占比分别为54.5%、45.5%;2020年全国农村留守儿童643.6万名,较2018年9月初,仅减少了35.4万人,占比5%左右。根据2018年民政部公布的数据,虽然留守女童的占比数值低于留守男童,但在个别地区,留家接受教育的更多为女童,比如广西崇左、百色、来宾、河池、梧州等地的多个村庄。

2018年7月至2019年1月,有研究对留守占比更多的女童的教育状况进行了实地调研。研究发现在选取的样本当中,家庭的教育投入、教育观念对女孩的求学之路影响巨大。就经济状况这一层面,农村家庭对留守女童的学习重视程度较低,文具购置、课外辅导费用支出等经济投入远小于非留守女童,甚至存在学习经济投入费用为0的状况。当然,留守女童的家庭往往由于经济条件更差,父母才会外出打工,相对经济投入较少也无可厚非。但是这往往会带广大的留守女童带来一个问题:教育资源得不到有利的保障。本来与其他一部分人同处于同一起跑线,但由于经济支持不足,无法获得更好的、额外的学习资源,慢慢地就会被同龄人超越的风险进一步加大,就好比现在大城市的孩子和偏远山村的孩子发展是一个道理。

其次,排除经济因素不说,部分父母还存在“重男轻女”、“读书无用论”的思想,对留守女童的教育重视程度不高。这往往会在女童幼年无知时养成散漫的学习态度以及漠视、无所谓甚至厌恶的心理,久而久之,离受教育的道路越来越偏,最后辍学打工、结婚生子比比皆是。对于大部分农村留守女童而言,教育仍是其走出大山、接触更广阔世界、更加开拓视野的机会,离开了教育道路,往往容易陷入上一步父母的“生活循环”中。

除了家庭因素外,政府部门资金的缺失、相关教育部门的不管不问也是造成留守女童教育道路不顺畅的重要因素。无法求证政府对贫困家庭的资金是否完全到位,也不排除山高水远,教育部门不想管或者无力管留守儿童教育的情况。相关部门参与的缺位,极大程度削弱了对留守女童的求学之路保驾护航的力量。

如何破解农村留守女童的教育困局?

在实地调查中,很多留守女童承担了许多家庭重担,比如干农活、照顾弟妹、做饭、洗衣服等等。对于一些祖父母生病的女童,其不仅要求学,还要在课余时间里,来回返往学校与家之间,一边上学,一边照看老人。可见,对于部分留守女童而言,她们在求学之路上受到了不小的阻碍。那么如果农村留守女童不继续接受教育,她们会走上什么样的道路?

我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广西农村人,自2002年起的求学之路中,见证了很多留守儿童读完小学或初中辍学出去打工,早早步入社会的场景。在这其中,留守女童除了会选择外出打工外,在16岁甚至更早,即未成年的时候就步入婚姻。当自己还在念高中的时候,以前的伙伴早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当步入大学的时候,人家的孩子早已上了几年的小学。

这不仅仅发生在广西一部分的农村地区,而是大部分农村地区。不过随着经济的发展,已经成为母亲的“过往留守女童”一部分已经有了重视教育的意识,通过支持子女的教育、努力改善经济状况,慢慢地将子女培养成才,走出农村。

但仅仅靠家庭的力量是不足的,毕竟身处于经济落后的大环境中,改变留守女童的求学之路,还得靠外部的力量。各类支教、个性化帮扶项目在一定程度上也在改变农村留守女童的求学状况。

如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月牙湖乡小塘村,作为一个移民搬迁村,成年人基本外出打工,留守儿童数量居多。而多数爷爷奶奶文盲,留守妇女教育底子薄弱等,根本无法为留守女童的教育发展提供有利的保障。但在北方民族大学快乐支教小塘村团队的帮助下,农村留守儿童的关爱多了,能获得的外界资源也得到了一定的丰富。虽然对于支教对农村儿童的有用性与伤害性存在一定的争议,但支教的确在一定程度上为留守女童教育状况的改善进步提供了一定的力量。

再如爱佑慈善基金会“爱佑安生”项目,针对云南省镇雄县泼机镇堵密村的留守儿童,该项目确切地提供了营养包、生活包等物资支持,展开的画画、剪纸、作文比赛等也丰富了留守儿童的学习生活。2020年,该基金的项目还申请到150万元的中央财政支持,在获得国家认可的同时,助力于改善贵州省桐梓县、绥阳县,云南省镇雄县,青海省称多县多个地区的留守儿童生活、教育状况,为留守儿童的求学之路保驾护航。

对于政府本身而言,建立长效机制尤为重要。比如将农村留守儿童的关爱工作纳入政绩考核中,支持社会关爱服务的开展、构建帮扶机制等,在一定程度上都会削弱留守儿童受到的不利外部因素的影响。

家庭尽职、社会关爱、政府支持,三者齐发力,农村留守女童的教育困境才能有“拨开云雾见青天”的光芒。

上下滑动查看参考资料:

吴慧,张威威.农村家庭教育观念对留守女童学习状况的影响――基于广西农村地区的调查数据分析[J].青少年研究与实践,2020,35(02):47-55.

陪伴是最暖心的爱――“爱佑安生”困境儿童救助与保护项目探访_中国民政部

http://www.mca.gov.cn/article/xw/mtbd/202012/20201200030943.shtml

支教,让农村教育悄悄在改变_中国民政部

http://mzzt.mca.gov.cn/article/zt_2018tpgj/fczs/jctw/201812/20181200013414.shtml

全面推进农村留守儿童教育关爱工作_中国民政部

http://mzzt.mca.gov.cn/article/nxlsrtbjlxhy/hyjlfy/201611/20161100887416.shtml

图表:2018年农村留守儿童数据_中国民政部

http://www.mca.gov.cn/article/gk/tjtb/201809/20180900010882.shtml

本回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