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三峡大坝花了不止2000亿,发电量却不如一个国外水电站大?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全世界最大的水电站依然是三峡大坝,这个从提出设想到完成建设历时超过100年的水利水电工程,在一开始也存在不少争议,比如:

投入太大,涉及到124.55万人移民,仅仅是修建的时候成本就超过2000亿,收回本都要很长时间;

大坝截流以后,直接封堵了鱼类洄游的通道,三峡库区曾经的四大家鱼产卵场可能都会不复存在;

另外,在项目建设的过程中,以及完成建设后正常运行的时候,难免会产生不少生活垃圾、污水、废水、危险固体废弃物和一些坝前漂浮物,而粉尘和噪音更是不在话下,这些问题不能妥善处理,各种废弃物又不能得到有效管理,便很可能对周围的生态环境、乃至长江下游的城市带来不好的影响,正如2013年的时候,上游城市的一些垃圾就直接顺着江水往下漂流,然后出动了2700多只清漂船。

而全世界排名第二大的水电站,其实是由巴西和巴拉圭两国共建完成,名叫伊泰普水电站,1400万千瓦的总装机容量,可实现900亿度的年发电量水平,比如2008年的发电量就高达948.6亿度,多年来的平均发电量都在900亿kW・h的样子。当然,这个水电站的发电量和发电机组,同样也会平均分到两个国家。

尽管个别年份里,三峡大坝的发电量只有八百多亿千瓦时,但如果真的要论装机容量和累计发电量大小,伊泰普水电站还是排在三峡大坝之后,这不是自己夸自己,我们可以通过三峡电站历年的发电量来证明。

在2018年的时候,三峡水电站就在一年时间里突破1000亿千瓦时的发电量,创下了当时单座水电站年发电量的世界新纪录。而且,在2020年的时候,三峡大坝又再次被刷新了自己此前的记录,达到1118亿千瓦时的清洁电能产出实力,至于伊泰普水电站的最大发电量,则是在2008年创下的948.6亿度。

当然,伊泰普水电站的发电能力不如三峡大坝也不奇怪,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多个方面来进行对比:

首先,从水电设备本身的硬件条件来说,三峡水电站安装70万千瓦水轮大电机的数量,就达到了32台之多,另有5万千瓦水轮发电机两台,这还不包括6台放置在地下厂房的6台水轮发电机组。

如果把三峡水电站的装机容量加起来,实际就达到了2250万千瓦,这个配备足以实现1000亿度的年度发电量,这也是为什么三峡电站会被称为全世界最大的水电站。而伊泰普水电站则只有1400万千瓦的总装机容量,一共配备了20台70万千瓦的发电机组,从总装机容量这个维度来说,少了好几百万千瓦。

其次,伊泰普水电站的修建地点在世界第五大河巴拉那河上,这条大河全长有5290米,涉及到280万平方公里的流域面积,多年平均年径流量在7250亿立方米的样子。在伊泰普水电站之上的部分,大概有82万平方公里的流域面积,年径流量可以占到整个流域的39%,也就是2860亿立方米。

而水资源总量达到黄河20倍的长江,这是我国水资源最丰富的河流,总量达到了9616亿立方米,全国河流径流量的近36%都在长江里。两个大坝在水位落差大小差不多的情况下,河流的径流量大自然具备更大的发电优势,而长江的水资源明显要比巴拉那河流丰富一些。

不过,这个时候可能会奇怪,既然三峡水电站配备的发电功能这么强大,自身又有更多的水资源可以利用,那为什么两个发电站的实际发电量却并没有很大的差距?

这一点,其实就要从两个水电站的定位来说了!伊泰普的功能单一,就是一个以发电为主的水电工程,只有1米的水库水位消落。

但三峡水电站不过是三峡大坝的一部分,比如汛期的时候,三峡大坝需要泄洪,这些因为泄洪而没有用来发电的径流量,实际使占据了不小的部分。因为,它身上还肩负了众多其它重要用途,比如防洪抗旱和航运效益。

具体来说:

每年南方进入汛期之后,三峡水库都会在防洪工作中发挥巨大作用,该水库运行的时候能够为防洪预留221.5亿立方米的库容,实现27000-33000立方米/秒的洪峰流量削弱能力,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水利工程可以做到这么厉害。

三峡大坝还具有改善航运的能力,直接影响了660公里的航运历程,让通航能力从以前的1000万吨,提升到了如今的5000万吨,航运更便捷可以给水上交通带来更大便利,同时也能带来可观的收益,说他是名副其实的枢纽工程也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