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今年洪水提前来了?三峡大坝能防多少年一遇洪水,有没有变形风险

10.2万人受灾!赣江2021年第1号洪水提前形成,流域平均降雨量138.4毫米,什么情况?2021年的洪水是提前来了?确实,2021年我国南方地区的洪水在部分地区已经来了,随着连续性的强降雨发展,不少地区已经受到了明显“洪水”袭击,同时降雨突发性很强,强度大,还伴有强对流天气等等,引发了不少人想,是不是今年又是“洪水”较多的一年,灾难较多的一年。

按照气候中心的说明,今年汛期确实降雨量比较多,极端性气候现象可能偏多,所以很多人看到一个地区发布洪水问题,又想到了每年抗洪关键“工程”――三峡大坝。都在问“三峡工程能防多少年一遇洪水?有没有变形风险?”,下面我们就来讨论下这个问题。

三峡大坝

三峡大坝是如今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水利工程之一,也是中国有史以来建设最大型的工程项目,整个工程项目静态投资1352.66亿元人民币,动态投资2485.37亿元人民币,在建设之后,主要运用于三个方面,防洪、发电、航运,在1994年开始建设,2009年全面竣工,如今也在为我国提供重要的经济,生活等支撑,这里我们主要就是说关于“防水”的问题。

在建设投入使用之后,三峡大坝带来的好处非常明显,曾经不少地区有洪水的淹没,而在三峡大坝建设之后,洪水的淹没已经明显减少,同时对改善人类生存环境,减少灾害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所以长江中下游的洪涝灾害得到有效控制,这是不可否认的。而如今看到赣江2021年第1号洪水提前形成,不得不得说大家又在关注三峡大坝后续在汛期的表现问题了。

这可以说是每年三峡大坝必然面对的问题,如今可以说三峡大坝已经完全进入到了准备阶段,等待今年的一轮新挑战,水源的汇聚压力也会缓慢增加而来,这是必然的。

那三峡工程能防多少年一遇洪水?

按照正常情况来说,我们每年几乎都会联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1998年的特大洪水”,1998年的特大洪水带来的问题可以说很严峻,当时长江最最险要的荆江河段沙市站水位最高涨至45.22米,超保证水位0.22米,真的算是上是“生死一线”的状态。

然而当时并没有三峡大坝的存在,全部靠人力防洪。如果存在三峡大坝,那必然可以产生分流,也不会这么严峻,人力抗洪,生命与洪水“悬挂着”,就算是最严峻的荆江河段沙市站水位,都不会超过44.5米。

所以如今三峡大坝的防洪作用主要还是在荆江河段,很明显,就算是再出现100年一遇的洪水,三峡大坝是完全可以防御的,同时遇超过100年一遇至1000年一遇洪水,包括类似历史上的1870年大洪水,则可控制支撑流量不超过8万立方米/秒,加上分蓄洪区的配合运用,依然是可防止荆江地区发生毁灭性灾害,所以大家完全不用担心三峡大坝的问题。

要是在1998年出现洪水的时候,三峡大坝就建立好了,根本也不会出现任何的影响,只要合理分流即可,这就是三峡大坝的防洪能力,今年就算是达到了“1998年的特大洪水”的状态,都不用担心。

当然一般也不太可能出现这样的洪水,因为气候的演变还在持续的发生之中,随着我国对生态系统的保护,至少在防水问题上,生态系统的自然演变也提供了一定作用,这就是大概的情况。

那有没有“变形”风险?

三峡大坝并没有大家想得那么“脆弱”,作为世界性的工程,完全是可以抵挡强洪水的,该大坝采取的是“混凝土重力坝”结构,重力坝由砼或浆砌石修筑的大体积挡水建筑物,并且采取了分段式的坝体分水模式,能够依靠坝体自重产生的抗滑力来满足稳定要求。加上三峡大坝的上万个监测系统,能够时刻的监测大坝的变化情况,例如:变形、渗流渗压、应力应变、强震、水力学及动力学专项监测等。

然后实现动态的转变,所以完全没有“变形”的风险,这是不可能出现的,三峡大坝表面静态,实则为“动态性”大坝。同时三峡大坝的这种结构,抵抗洪水漫顶、渗流、地震和战争破坏的能力都比较强,在世界所有的大坝类型之中,这种结构的大坝都还没有报道过相对严重的负面说法,所以三峡大坝采取的也是最为稳定的大坝结构。

总结:三峡大坝是我国重要的水水利工程,我们能够想到的,修建的时候早就想到了,所以根本没有必要担心这些问题。同时,三峡大坝在进行选址的时候,也结合了地理条件等因素,加大了三峡大坝的抗洪能力,所以大家以科学数据说明为准,不要随意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