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阿富汗,一夫多妻为何根深蒂固?| 地球知识局

目前根据伊斯兰教法,阿富汗的婚俗允许男子最多娶四名妻子,但是要平等对待各个妻子。

表面上看,这样的婚俗明显偏袒男性,然而在实际操作中,多妻制对大多数男性来说未必是好事。因为男女自然出生率相近,多妻制导致婚恋市场接近一比一的平衡被打破,彩礼价格被有能力娶多妻的富人大幅抬高。

贫富差距巨大的阿富汗

穷人的生存空间被极限挤压

合法的一夫多妻制会使婚恋市场的天平倾斜更加严重

(图:shutterstock)

就这样,结婚变成了普通男性的人生难题和富裕阶层炫耀财富与地位的手段,多妻也就成了挑动广大阿富汗男性敏感神经的问题。如今,阿富汗塔利班出台了一项命令,禁止塔利班领导与军官娶第二个妻子。难道说塔利班不再代表封建神权,反而代表社会前进的方向,要带头搞一夫一妻制了吗?

难道阿富汗女性能过上正常生活了?

(图:shutterstock)

反常识的命令

2021年1月15日,阿富汗塔利班领导人毛拉・希巴图拉(Mullah Hibatullah)发布命令,禁止塔利班的军官们多妻,除非妻子生病、没有生男孩、妻子婚前已经是寡妇或家庭财富足够供养多个妻子。

塔利班进行内部的自我整顿

一定程度上或能改变一些野生极端组织的对外形象

(图:malaysianow.com)

就算是属于特殊情况的,也需要征得直属领导首肯之后才能结婚。

这个命令与塔利班给世人留下的极端保守、封闭、拒绝改变的印象并不相符,特别是他们以往为人所知的高层普遍多妻。

都是要与时俱进的,想要“光明正大”得掌握阿富汗

也要破一破对外的恶劣形象,争取更多支持

(图:wiki)

塔利班的创始人毛拉・穆罕默德・奥马尔(Mullah Mohammad Omar)和他的继任者毛拉・阿赫塔尔・曼苏尔(Mullah Akhtar Mansoor)都有三个妻子。曾在卡塔尔多哈与政府进行谈判的核心成员穆拉・阿卜杜勒・巴拉达也有三个妻子,其中一位还是在巴勒斯坦拘留期间娶的。连发布命令的毛拉・希巴图拉本人都有两个妻子。

多妻在塔利班领导层中是普遍现象,以至于有记者访问塔利班军官,询问如今有哪些高层有多个妻子时,得到了一句“谁没有?”的反问。

作为极端穆斯林,怎么可能讨厌多妻制呢

只不过是作为管理者,讨厌腐败难管理而已

(图:shutterstock)

所以,这一条命令仅仅针对目前还没有娶第二任妻子的塔利班,已经完婚的不在管辖范围之内。然而前者往往是塔利班中职位较低的成员,本来经济就捉襟见肘,甚至可以用贫困来形容,在命令发布前也不具备娶更多老婆的财力。这道命令想要取得效果还需要长期执行。

以毒养武的塔利班高层确实不差钱

但底层也就只是饿不死罢了

(图:国防视觉信息分发服务)

与其他组织一样,塔利班内部也有悬殊的贫富分化,而且在真正重新夺回政权之前就已经表现出了腐化的迹象。与婚姻、性有关的焦虑总能挑动男性最敏感的神经,引发最深重的怨恨,当塔利班内部经济与地位的差距,转化为婚姻和性有关的差距时,这种不满就可能变得尤其危险。

阿富汗强奸案件频发

但事后遭到惩罚的却常常是受害者

普通男性尚且如此

有枪在手的塔利班分子对女性则更为残忍

(图:twitter)

希巴图拉在自己两页纸的命令中说明了下达命令的原因,诸如在婚礼上花费太多会被反塔利班的人借机批评,并认为“领导和指挥官不再一夫多妻,就能有效避免违法和腐败。”所以这次命令并不针对多妻制本身,而是反对因多妻造成的腐败。

理论上讲,多妻制度下,妻子要受到平等的对待,比如给其中一个妻子购买了礼物,那么其他妻子也应该得到等价的礼物。在没有那么多消费场景的阿富汗,为妻子花钱确实是一项重要支出。但是,腐败的原因是多样的,仅仅为了哄老婆开心而腐败显然不符合任何社会的常识,这样的归因难免有推卸责任之嫌。

伊斯兰教法国家的一夫多妻多是“平妻制"

多位正妻自然也要有同等的对待

(图:shutterstock)

不过,把多妻既树立为腐败的诱因,又定性为腐败的体现,可能比较符合其受众的心理预期,毕竟,对阿富汗男人来说结婚实在太贵了,结婚好几次当然有与民争婚、哄抬婚价之嫌。

这一切不要反噬到女性身上就好

虽然本意也不是为阿富汗女性争取更多权利

(图:shutterstock)

普什图彩礼习俗

一场传统的阿富汗婚礼,要从提亲开始,即男方家长到女方家提出结婚的想法。

如果取得女方家长(父亲,若已过世则是兄弟)的同意,围绕彩礼、婚礼的漫长谈判就开始了。通常关于婚宴怎么开、新娘亲属穿什么样的衣服(理想状态下衣服要新做)、阿訇怎么请的内容会很快达成一致。虽然这些花销远超日常开销,但是相较于真正的关键问题――彩礼来说,这些都只算小支出。

在这整个过程中,新娘并没有什么话语权

这一切结束后,就从父兄的附属品变成丈夫的附属品

(图:shutterstock)

阿富汗的彩礼是男方家庭给予女方家庭的钱,而非男方家庭给予新成立的小家庭的钱,所以男方自然倾向于少出。阿富汗社会重男轻女严重,节制生育的意识并不成熟,倾向于多生儿子,女方家庭大概率也有儿子,父母即使不为自己享受,也要考虑将来儿子(们)结婚费用的来源,所以自然倾向于多要。

在阿富汗,儿子才是社会名望的象征

很多家庭还会把女儿打扮成儿子养

(图:TRT World@YouTube)

在商业竞争中,寡头企业结成同盟,协商一致抬高价格即为卡特尔。然而卡特尔往往因为少数厂商的背叛而无法维持,所以价格还是会回归到合理的水平。不过在婚姻中,这种情况不会存在,反而一个地区会形成一个约定俗成的彩礼价格,低于这一价格会没面子。彩礼被当作新娘与其家庭价值的体现,自然价格就被越推越高。

这就导致女人像商品一样,以附近其他女生彩礼的价格为基准,以家族、年龄、外貌、技能、学识为依据,被家人和男方讨价还价。

反对强迫婚姻的阿富汗的女说唱歌手Sonita

曾被父母开价标价9000元

女性不仅成了商品,还成了一种流通的“货币”

(图:Sonita Alizada@YouTube)

宏观上每个地区都形成了一个价格区间。到2016年时价格大致如下:最富庶的坎大哈和赫尔曼德的彩礼显然是最贵的,价格在100万至300万阿富汗尼之间(约等于现在的12926至38778美元)这样的价格连驻阿富汗美军都未必掏得起。瓦尔达克省 (Wardak)约为5900至11800美元;楠格哈尔省 (Nangarhar)约为1450至7245美元;与巴基斯坦接壤的大帕克蒂亚(Loya Paktia)约为14500至17390美元;法拉(Farah)约为1万至2万美元。

比较高一档的彩礼,放我国国内都不容易办到

更不用说极端贫困的阿富汗了

就算是达到了人均GDP收入的男性

在金额最低的地区,也要不吃不喝干上好几年了

以阿富汗的情况,攒这么多钱,真的很难!

阿富汗人苦彩礼久矣。不但男人为了支付彩礼,背负巨大压力,常常要出海打工,甚至背负贷款。有些德高望重的阿訇出面,希望制定合理价格,但是并没有效果,民众只想狠赚一笔,以至于塔利班招新时,常把协助支付彩礼作为福利。

女性的数量是有限的,多妻就会导致分配极度不均

女方的爸妈在这个大环境中,很难做一个"明理人”

男性能做的只有努力增加自己在婚恋市场中的竞争力

(图:shutterstock)

女生同样因为彩礼的问题,更难掌控自己的婚恋自由。她们有可能因为彩礼高嫁给主观上不喜欢,客观上也不合适的人。

最反人道的情况要数童婚。如今阿富汗已经将女性最低婚龄定为16岁,强迫15岁以下的幼女结婚刑期至少为两年。然而在合法政府实控区有限的阿富汗,这样的法律难以推行,政府统计数据中15岁以下的已婚女性依旧占比3%,数字背后是大量女童被家长卖给老男人的惨剧。

老夫幼妻在很多地区是常态了

男性为主导,彩礼做辅助的畸形婚姻

让阿富汗女孩出生即成悲剧

(图:Anna/Flickr)

其实近年来阿富汗社会也在转变,随着现代化和信息交流的增加,多妻制在社会上变得少见。少量高素质人口追求爱情和幸福,而大多数人娶一个已经身心俱疲。塔利班军官既有多妻的需求,又有多妻的经济实力,大概是多妻人士里占比最高的一群了。

要娶得起,还要养得起

基本已经框定了阿富汗社会那些群体可以多妻

(图:shutterstock)

塔利班的野心

如果没有美军的支持,阿富汗现政府和安全部队恐怕很难成为塔利班的对手,所以如今正是决定塔利班未来的关键时期,此时塔利班在外界眼中的形象就尤为重要。

美军撤离之后,塔利班有望再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

但阿富汗何时稳定,何时改革,还是未知数

(图:wiki)

以这次事件来说,明明塔利班军官就是一夫多妻最集中的群体,而且新法令并不会对已经结婚的他们产生实质影响,想再娶还有“家庭财富足够供养多个妻子”这样的空子可以钻。但是,粗看这条消息却会产生塔利班领导带头一夫一妻的错觉。

如果这条命令确实有对内平息底层士兵不满,对外宣扬塔利班已经改变的目的,那么它无疑是非常成功的。

塔利班搞宣传确实有一手

甚至还推出了自己的视频软件

(图:Twitter)

公关与缓和矛盾的目的也许会成功,但是本应成为中心问题的女性权益保护反而无人在意。伊斯兰教法除了允许最多娶四位妻子,也默许了情人或者是妾、丫鬟的存在,她们是没有取得合法地位的女性伴侣,权益更得不到保护。如果塔利班确实可以严格执法(虽然令人怀疑),反而会把合法、公开的多妻制,变成更加见不得光的,属于法外之地的地下多妻制。

塔利班政权对女性的残害历历在目

在阿富汗只有男人,和属于男人的女人

(图:wiki)

阿富汗合法政府难以在地方上压倒部落、宗派势力,同样,塔利班和他们的关系也仅仅是颇有封建意味的联盟,也很难将其彻底压倒。特别是当命令与涉及当事人利益的社会习俗公开相悖时,强制性命令能否压倒有宗教背书的社会习俗就成了问题。即使可以造成暂时性的影响,神权统治的性质不变,运动式治理之后,传统习俗也会反弹。

在乱世中,很难有一份美好的爱情

(图:wiki)

不过,站在阿富汗人的立场上,也许不该想得那么远、那么多,这个法令短期内对于塔利班控制区的普通男人来说绝对是个利好。

毕竟有钱有势的塔利班军官们娶多妻的需求被暂时抑制了,支撑高昂彩礼价格的重要资金来源减少了,那么彩礼价格出现下跌也是一种合理预期。也许阿富汗的打工人会遇到千载难逢的结婚上车机会,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感谢塔利班。

参考文献:

1.https://www.bbc.com/news/world-asia-55630097

2.https://www.malaysianow.com/out-there-now/2021/01/15/taliban-urges-fewer-wives-to-avoid-corruption-criticism-from-enemies/

3.https://www.afghanistan-analysts.org/en/reports/context-culture/the-bride-price-the-afghan-tradition-of-paying-for-wives/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shutterstock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