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霍乱时期的爱情:男人为什么永远忘不了初恋?

头图|Patrick Clelland ?

爱情的真谛是什么?

无解。

因为每个人对爱的理解不同。

爱情可以是“今晚月色很美。”

可以是“未来的晚饭都想和你一起吃。”

可以是“我想抓住,但没抓住。”

形形色色的故事和主角构建起人世间爱情的模样。

就像马尔克斯笔下《霍乱时期的爱情》。

这部被誉为人类文学史上最伟大的爱情小说,穷尽了所有爱情的可能性。

忠贞的、隐秘的、粗暴的、羞怯的、柏拉图式的、放荡的、转瞬即逝的、生死相依的……

如果非要定性,我愿意用“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来形容。

图 | Jiwoo Park ?

这个爱情故事里有混乱的情欲和忠贞的灵魂。

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男主阿里萨在送报纸时看到一个女孩在读书。

阳光打在女孩的脸上,他盯着她看了好久。

突然,女孩抬起了头,隔了半个花园,阿里萨和他对视上了。

也正是这偶然一瞥,展开了这两个年轻人未来半个世纪的爱情。

霍乱背景下,这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充满了残缺、破败和极致。

疯狂爱上了这个女孩。

费尔米纳是他在脑海里虚构了许久的“花冠女神”。

图 | 《霍乱时期的爱情》剧照

就这一眼,她成了他的全世界。

朦胧的月光和闪烁的烟火下,阿里萨递给费尔米纳一本厚厚的情书。

费尔米纳热烈地回应了他的爱意。

他们开始每天通信,在信里道尽了爱意。

阿里萨爱极了他的“花冠女神”。

然而,费尔米纳的父亲知道了他们的爱情。

他不喜欢阿里萨。

图 | 《霍乱时期的爱情》剧照

他认为自己的女儿未来一定要成为一位高贵的夫人。

父亲把管家的大权交给了费尔米纳。

费尔米纳想为自己的爱情多争取一分自由,她接过这一权力。

掌家后的磨砺让费尔米纳变得成熟。

当后来的某一天,费尔米纳和阿里萨在大街上相遇。

初见是遥远的对视。

二见是昏暗的夜晚。

这次是费尔米纳第三次看到他,阳光之下,近距离的。

她看到他有两只冷若冰霜的眼睛,一张苍白的脸和两片因胆怯而咬紧了的嘴唇。

费尔米纳觉得她上了一个天大的当,她怎么会爱上这样一个不堪的男人

她告诉阿里萨:“忘掉吧。”

忘掉过往,忘掉爱情。

图 | Jack Munsch ?

霍乱时期,疾病肆虐,医生这份职业的光辉在此时显得那么高大。

医生乌尔比诺就是在此时出现在了费尔米纳的世界里。

他有令人羡慕的才华和财富,有洒脱迷人的性格。

有改革的精神、强烈的责任心和对生命的热爱。

乌尔比诺在第一次遇见费尔米纳时,就被这个妩媚迷人的女性深深吸引。

没有女人能抵御乌尔比诺的追求,费尔米纳也不能。

于是,她义无反顾地选择和这个优秀的医生结婚。

至于苦苦哀求的阿里萨,她连怜悯的念头都没有闪过。

悲痛欲绝的阿里萨不停地在寻找精神的寄托。

直到一个深夜,一个二十八岁的寡妇爬上了他的身体,占有了他的童贞。

事后,阿里萨心想,费尔米纳虚幻的爱情,可以用世俗的性爱来取代。

阿里萨陷入了情欲,未来的51年里,他历经了和622个女人的性爱,游离在情爱之中。

他将那些女人记录在一个暗语本里,标题为《她们》。

阿里萨说他拥有过622次爱情,但没有对任何一个和他上过床的女性做出爱情的承诺。

因为他想保留这份爱情的圣洁,他想给自己穷其一生追逐的爱情打造一个真空世界。

他的灵魂永远为他的“花冠女神”费尔米纳保持忠贞。

图 | 《霍乱时期的爱情》剧照

阿里萨和费尔米纳因为幻想相爱,因为现实分手。

费尔米纳和乌尔比诺因为现实相爱,因为现实无爱。

三个人皆因一见钟情。

当阿里萨看到费尔米纳的第一眼,就意识到自己未来一生都会为这个女人沉沦。

费尔米纳看到阿里萨的第一眼,就确定了他就是自己心中最完美的王子。

三年,他们经历着一种柏拉图式的、想象中的爱情。

那是少年少女在青春期里对爱情憧憬的最美好的模样。

图 | Paola M Franqui ?

然而,当费尔米纳经历过风浪,变得成熟理智后,再次看到年少时的“王子”,她羞愧于自己年少时不堪的眼光。

她对他说:“今天,看到了您,我如梦初醒,我们之间的事,无非是幻想而已。”

费尔米纳将自己的初恋终结在这次对“幻想”的醒悟上。

她回归现实,衡量好婚姻和物质的天平,选择了一条最为稳妥的路。

然而阿里萨,他此生只愿为爱情而活,为爱情而战。

未来的五十一年九个月零四天里,他把自己困在爱情的“幻想”中,极致疯狂。

而费尔米纳因为“合适”开始了她新的爱情。

乌尔比诺是个温柔的男人。

他们在婚后进行了一场十六个月欧洲蜜月旅行。

第一夜,丈夫为了照顾晕船的她,衣不解带。

第二夜,丈夫教她跳维也纳华尔兹,她把自己交给了他。

图 | 《霍乱时期的爱情》剧照

后来,他们一起躺在床上,两人手指交织。

丈夫给她讲他巴黎的浪漫,巴黎的爱情。

但婚姻意味着最终要回归现实,更何况他们爱情的起源也是现实。

蜜月回家后,费尔米纳发现自己成了丈夫家庭里的囚徒。

婆婆的刁难、小姑的愚昧慢慢折磨着她。

而她的丈夫乌尔比诺,早就心甘情愿地屈服于家长制之下,成为父母权力的顺从者。

面对费尔米纳的委屈,他选择沉默。

费尔米纳绝望地发现,自己嫁了一个懦夫。

直到六年后婆婆去世,心伤的费尔米纳发现自己和丈夫之间的爱情在消逝。

他们决定再去一趟欧洲,寻找丢失的爱情。

他们有了儿子、女儿和爱情。

人到中年,他们有了白发。

费尔米纳和丈夫多年的相依为命,他们似乎成了对方身体的一部分。

但事实上,夫妻之间的爱情终有一天会消逝,也许变成亲情,也许变成怨憎。

二十多年后的某一天,费尔米纳灵敏的嗅觉告诉她,丈夫出轨了。

图 | Jack Munsch ?

一位年轻的林奇小姐进入了他们的家庭。

乌尔比诺曾说,他终有一天会遇到一场让他发狂的热恋。

遇到林奇后,他迟来的热恋喷涌而至。

但他和林奇每次的做爱都胆战心惊,从未尽兴,甚至觉得羞愧。

怒极的费尔米纳决定向他讨债。

因为他给她带来了太多的痛苦和煎熬。

这对夫妻开始了中年时期的挣扎。

这种基于现实延伸出的感情总是不够理想。

只有幻想才是完美的,因为远方的阿里萨仍旧狂热地爱着费尔米纳。

他从未停歇对初恋的爱情。

但费尔米纳从未怀疑过自己当初的抉择。

她说,如果再选一次,她还是会嫁给乌尔比诺。

因为嫁给医生,她得到了五十一年的爱护。

虽然这份爱情不尽如人意,充满了物质和浮华。

但它是真实的,是不惧霍乱感染的危险的。

图 | 《霍乱时期的爱情》剧照

费尔米纳和阿里萨的爱情是短暂的,一眼万年,两眼放下。

一切都猝不及防,甚至带了一丝潦草。

然而他俩的爱情又是永恒的。

当两人分手五十一年后,费尔米纳成为未亡人。

阿里萨在乌尔比诺的葬礼上向她告白:

“费尔米纳,我等待这个机会,已经有51年9个月零4天了。

在这段时间里,我一直爱着你。从我第一眼见到你,直到现在。

我第一次向你表达我的誓言,我永远爱你,忠贞不渝。”

分手后的第五十三年,他76岁,她72岁。

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重新点燃起五十多年前的爱意,历经大半个世纪的时光蹉跎、霍乱对生命的肆虐、现实的打磨后,他们终于走到了一起。

图 | 《霍乱时期的爱情》剧照

他们上了一艘小船,为了不停靠岸,他们在船帆上挂上“霍乱”的旗帜,在大海上漂流。

他们将爱情永远留在这艘船上。

虽然他们的永恒是建立在男主的执念、女主的凑合、多人被伤害之上。

但马尔克斯却在他们三个人的一生里容纳了爱情所有的模样。

《霍乱时期的爱情》有另一个名字叫《爱在瘟疫蔓延时》。

相似的背景,2020,我们刚经历了疫情。

那段时期,我们见证了各种各样的爱情,那些人的爱情是霍乱的其中一章,也是《霍乱时期的爱情》的一章。

2020年初,海南援鄂医疗队抵达洪湖市第四人民医院的时候,护士李秀和许柳明面对面地坐着。

许柳明一眼看上了戴着口罩的李秀。

“她的眼睛里仿佛有晴雨、山川、日月、花鸟。”

图 | Maley ?

互相吸引的两人在医院里夜以继日地工作,挽救着一个又一个生命。

支援结束那天,许柳明坐在大巴上失魂落魄;

李秀站在人群中哭得稀里哗啦。

许柳明说,他们的爱情萌发在最艰难的抗疫时期,在战疫的每一天,面对生死,他们是彼此的力量。

李秀说,许柳明是她心中的超级英雄。

“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今年的5月12日国际护士节,许柳明奔赴洪湖,与李秀领了结婚证。

疫情不分国界,爱情也是。

曾经有一段时间,意大利一家医院的病房楼下每天都会手风琴的声音。

一个81岁的老爷爷坐在凳子上,优雅地拉着手风琴。

他老伴儿住院了,疫情封闭了医院,杜绝探视。

老爷爷就用拉手风琴的方式安抚她。

当音乐响起时,医院里开始弥漫着爱情的味道。

疫情可以夺走短暂的生命,但夺不走永恒的爱情。

图 | 源于网络

回到文章的开始,“爱情是什么”。

还是无解。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一见钟情、魂牵梦绕是爱;

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举案齐眉,相濡以沫是爱;

“本来可以,但却没有。”

擦肩而过,怅然若失也是爱。

马尔克斯用阿里萨和费尔米纳的故事告诉世人:爱在当下,应当珍惜。

有人说,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生死离别,爱而不得。

人生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爱人在旁,白首不离。

当我们有能力去拥有爱情时,请珍惜身边人。

图 | Maley ?

“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这是我认为爱情最好的模样。

同时,也愿你与爱情共赴人间,叹一句“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资料来源:

人民网――《从战友到爱人!两位战役护士结婚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问题请联系后台

/

本文编辑:橙子味的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