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美国经济结构性复苏会对全球经济造成什么影响?

2021年4月底,美国公布了第一季度GDP数据,实际GDP环比上涨6.4%,高于前值的4.3%,略低于预期值的6.7%。从这一数据来看,美国经济已经开始了复苏

但是,美国的经济复苏存在结构性差异。需求恢复强于供给,商品消费、地产投资恢复强于服务消费。巴西、智利等原料出口国疫情蔓延,长期关闭边境,矿区停工停产,原材料短缺,价格飞涨,打击了美国的供给端。同时,受家庭补贴的刺激,需求恢复的动力要比供给的动力更强,消费增长了7.9%,库存反而下降了3.1%。在消费部门中,耐用品消费增长9%,非耐用品消费增长3.4%,服务消费只有1.1%。商品消费和地产投资已经恢复到了疫情爆发前的水平,但是服务消费依然还有5.7%左右的缺口。

为了解决国内经济复苏的结构性问题,美联储刻意放宽了对通胀的容忍度,执着于充分就业目标,等待服务消费填补缺口以及就业提振。服务消费是就业的主要部门,服务消费的提振可以带动就业率上涨。2020年4月24日当周初请失业金人数录得55.30万,高于前值54.70万和预期值54万。这说明就业率没能跟上经济复苏的脚步。随着疫苗的快速普及,限制性政策逐渐解除,服务消费和就业率也会逐渐跟上。

但是,美联储需要祈求通胀率低一些。美国4月通胀率为2.6%,超过美联储2%的目标。3月核心个人消费支出价格指数(PCE)上涨1.8%,包括食品和能源价格的总体PCE则增长了2.3%。不过,第一季度的核心物价指数还未能触动美联储采取行动。4月份的议息会议基调是不急于退出宽松政策,美联储继续维持零利率区间与每月1200亿美元的购债规模。

美联储最担心的是滞胀局面,也就是就业不振、通胀高企。如今,大宗商品价格持续居高不下,原材料价格大涨,宝洁、可口可乐等消费品公司已宣布涨价,通用、福特等汽车公司因芯片短缺而降低产出。还有一点很重要的是,印度疫情大流行以及扩大化,很有可能会抬高美国五月的通胀率。对美国来说,全球化强大的供应能力一定程度上可以对冲国内的通胀风险。从这个角度来说,美国希望世界其他国家尽快控制疫情,尽快解除隔离,提振供应能力。

但是,印度疫情、巴西疫情对新兴国家的供应能力造成一定的打击,进一步增加了美国国内的供应压力。巴克莱经济学家预测美国5月的通胀率可能达到3.6%。如果第二季度的通胀率超过市场预期,那么美联储可能会在第三季度开始降低宽松的力度,减少债券的采购规模,或在第四季度终结宽松政策。美国商业银行已经行动,市场利率开始上涨。从信贷的角度来看,美国已在流动性的拐点上,但美联储的政策才具有标志性的意义。

如果第二季度出现滞胀问题,美联储的政策容易陷入两难。如果继续保持宽松,通胀持续上涨;如果转向紧缩,进一步打击就业。所以,美国联邦财政部门试图在结构性问题上做努力,快速推进疫苗接种,迅速提振服务消费及其就业。如果服务消费及其就业得以复苏,美联储的政策转向没有太大的担忧,剩下的难题就在新兴国家。

2020年上半年全球都在担忧通胀,大宗商品和美股持续大涨,但到了下半年,美联储应该会调整货币政策,届时最大的风险不是输入型通胀而是货币危机。我们或许还能看到美股短暂暴跌的奇景,但最危险的国家并不是美国,而是那些受困于疫情而经济迟迟未复苏的欠发达国家。这些国家的货币动荡将冲击债市、楼市以及实体经济,引发全面通胀和资本外流。

从逻辑上推导,如果一些欠发达国家疫情没能得到有效控制,美联储在下半年提高美元利率,对这些国家的经济冲击力度比以往可能更大。原因有:

一、大疫之年,这些国家大规模超发货币,市场更加脆弱,存在大量的僵尸企业和劣质需求。

美元一旦升值,利息增加,这些市场和企业将土崩瓦解。美国也超发货币,但主要是美联储超发基础货币,商业银行的信贷规模扩张有限。这是利率市场化的约束效果。但是,新兴国家的利率市场化程度低,商业银行的关联性信贷容易失控,导致信贷规模膨胀。数据显示,2020年,美联储的基础货币增长了76.8%,商业银行的信贷增长只有9%。

二、疫苗普及帮助美国经济迅速复苏,企业及家庭资产负债表得到一定的修复,但一些欠发达国家可能还深陷新冠泥潭,亦或被疫情围困。美元一旦升值,这些国家的货币容易贬值,引发资本外流以及国内通胀。

当前,全球各国通胀水平都在提高,但核心原因有差异。美国的普遍性通胀原因是美国家庭收入水平较高,以及货币超发――联邦政府给家庭部门发放财政补贴。美国的普遍性通胀往往发生在经济强势复苏之际,而美联储的政策转向是掐灭通胀的阀门。

而一些欠发达国家的家庭收入不足、贫富差距大,缺乏足够的消费能力推动普遍性通胀,所以,这些国家的普遍性通胀来自货币信用危机,发生的时间点往往在美联储紧缩美元之时。像土耳其这类的新兴国家使用负债来发行货币。简单来说就是大举外债(美元)发行新土耳其里拉,一旦美元利率上升,外债负担加重,甚至债务违约,货币信用崩盘,通胀危机爆发。抗疫不力的新兴国家,中央财政羸弱,政府信用不足,更容易遭遇货币危机。

文 | 智本社

智本社 |一个听硬课、读硬书、看硬文的硬核学习社。微信搜索「智本社」(ID:zhibenshe0-1),学习更多深度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