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为什么说重庆是一座多面城市?

重庆一座多面城市,与白昼的高低错落,立体魔幻的视觉上的爬坡上坎相对应的,是灯火抚摸下温暖柔和的璀璨夜景。

由于重庆城市结构的组团式布局,要领略她光彩照人的盛世夜色,如果不得其法,对制高点的忙于奔命将让旅行变成一场争分夺秒的战争,疲惫感将极大地降低游客对锦绣美景的敏锐。从而在旅游体验上大打折扣。

幸亏有一种悠闲而耗时合理的方式,可以圆满地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不妨换个角度,坐上游船在两江之上巡游,渝中、江北和南岸最具代表性的夜景均将在这一小时的游览中尽收眼底。

游轮游览线路图

当华灯初上,爽利的江风迎面吹送。站在船头乘风扬帆,头顶的天空变成了厚重的灰蓝,就像为重庆的夜景准备的幕布,在你期待的乘风破浪下徐徐拉开。

渝中长江段

渝中区的历史与繁华被灯火辉煌提到你的眼前。三百年湖广会馆在夜色里被黄色灯光强调的封火墙连绵成时光的炫耀。

湖广会馆之夜

而在湖广会馆身后,有《火锅英雄》取景地,24层楼却没有电梯的白象居;更远处,随时随地都骄傲得“咄咄逼人”的WFC摩天一柱,被轻柔的灯光打扮得晶莹剔透。

现代都市的迷幻随着夜色渐深,让人在丰富起来的安静或者跃动的五光十色里,情不自禁地开始肯定这是座夜景能媲美香港的都市。

游船已缓缓行至东水门大桥之下。抬望眼,重庆旅游的特别标志,长江索道的轿厢就沉静地吊在头顶。

长江索道

这辆将重庆从过去载进未来的“空中巴士”,年代感只是它挂在胸膛的勋章,而非足以让人从牙牙学语变成俊朗青年的岁月。

你可以在接近与渐远的仰望里臆想坐进索道领略的风景,别的不说,至少跨越长江、嘉陵江的六座城市景观大桥将无遮无挡地映入你的眼帘:姊妹双星东水门长江大桥与千厮门嘉陵江大桥;黄花园嘉陵江大桥和石板坡、朝天门、菜园坝长江大桥。

菜园坝长江大桥

游船在石板坡长江大桥下掉头沿长江南岸行驶,我们便将一直专注于渝中的注意力转移到南岸区的夜景。

南岸

南滨路上车水马龙,你会路过重庆的《女儿》周迅出租车抛锚的地方。

你也会看见繁华绚烂的灯火辉映下,那座唐朝就有的古刹慈云寺,它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其实不是它神奇的闹中取静,而是因为它是国内首座僧尼合庙的禅林。

南滨路上最吸引眼球肯定只能是金碧辉煌的喜来登双子塔。

南岸地标双子塔

经过它的时间不同,你收获的观感也很不相同。相对来说,夜色越深,景致愈美。在万家灯火的背景里,车海舟船流光,不停穿梭往复,似乎很远又近在咫尺的喇叭、汽笛、人声鼎沸,给夜山城平添无数动感与生机。

长江波光粼粼,星落如雨,浪卷银屑,波耕金花。星星是天空闪烁的万家明灯,遍地华灯则若银河来袭,上下浑然一体,五彩立体辉映。俯仰顾盼,情景各异,如梦似幻,若歌若诗。撩人耳目,动人心旌。

游船以一种缓慢但坚决的速度,滑进一个清醒的梦境。

清晰的瑰丽

你知道自己在欣赏什么,但视线总是随心所欲地改变焦距。没有焦点的结局便是心思被恍惚感占据。恍惚中,重回朝天门两江交汇处。

长江与嘉陵江在这里“泾渭分明”,江北嘴在此与朝天门“分庭抗礼”。

江北

特立独行的造型与巨大的建筑体量,让重庆大剧院成为江北嘴最负盛名的颜值担当。

重庆大剧院

色彩在大剧院的肌肤上凝结转换,时而鲜艳红,时而蓬勃蓝,时而安静白,时而生机绿…亦有动感流光轻快投影其上,滚滚掠过,光影谱写的大字像插上了翅膀,扩展到左右,飞往渝中,飞向南岸,那些临水而立的摩天大楼之上,便接着闪烁意味深长的奇光。

灯光是有生命的,色彩也是有生命的。

沿着嘉陵江北岸前进,一路流光,一路繁华,参差灯火,交错颜色,让人目不暇接。转过重庆主城直辖后所建第一座跨江大桥――黄花园大桥,游船开始沿嘉陵江南岸向朝天门折回。

渝中嘉陵江段

不管你看没看过《千与千寻》,令人沉醉的洪崖洞你也一定不会太陌生。

洪崖洞

洪崖洞顺崖而上,落差达到75米。它浓缩了重庆三千年历史积淀,融山城独特的巴渝文化、山地民居的建筑文化、码头文化于一体,成为世界瞩目的重庆城市形象名片。

只有坐船由它旁边经过,那种童话般的璀璨,给人带来的震撼,将真正地发自内心。

洪崖洞的魅力,具有不可复制性,这也很好理解,为什么它会成为人流量仅次于北京故宫的游客争相打卡、驻足、游览的旅游景点了。

如果说这趟游览过程是一首进行曲的演奏,那么,洪崖洞会是其中的高潮,而即将靠岸的朝天门,则是大气磅礴的序曲和余音绕梁的收尾。

朝天扬帆

看到夜色里不卑不亢的傲然挺立的现代感极强的来福士广场,你会明白,为什么说重庆是座站立着的城市。

一路流光溢彩,重庆的繁华璀璨层叠呈现,为每一位游客编织了一幅波澜壮阔,辉煌灿烂的山城画卷。

像梦一样,而像梦一样的重庆带着你在灿烂里不断坠落,坠进了她的流光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