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重庆解放碑,你对他了解多少?

重庆解放碑,是时代的缩影,是山城最靓丽的一张名片。它也是外地游客来到雾都一定会打卡的地方。

解放碑有着其独特的历史。

抗战期间,日机对中国大后方的重庆实行无差别轰炸,意在彻底摧毁中国人民的抗战意志与决心。

重庆人民愈战愈勇,愈挫愈强。为具象化坚韧之抗战精神,1941年底,在此处建成了“精神堡垒”。

建筑建成时为奶黄色,1942年改漆为灰色,以适应战争年代的环境。

抗战胜利后,1946年,在原精神堡垒旧址上,重庆市建立了宏伟的“抗战胜利记功碑”。

1950年7月5日,抗战胜利记功碑正式更名为“解放碑”,但并未确定最终命名;同年9月18日,西南军政委员会批示,改“抗战胜利记功碑”为“人民解放纪念碑”,刘伯承元帅亲笔题写了碑文,在当年国庆前夕更名完成。

解放碑

世事不甚沧桑,剧变却需瞩目。新中国诞生以来,直到改革开放的上世纪八十年代,解放碑都一直是整个地区的最高建筑,它的高度是28米;到今天,它是整个地区最低矮的建筑。周围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笋茁壮生长,解放碑地区成长为整个西南地区,乃至全国以及全球,最具都市气质的繁华之所。

但是,到这里去,你不会说我去大都会,我去WFC,我去世贸中心,你会笼统地把目的地归纳为解放碑。

那座庄严笃定的人民解放纪念碑,不但傲立于璀璨繁华的渝中区,更深刻地耸立在重庆人的心里,那么多年来,它就是重庆人最温柔与最坚强的精神象征,无可替代。

而到解放碑,见证都市繁华顺理成章,翻开繁华,阅读到重庆安详的历史,才是资深行者最佳的选择。

一、凯旋路电梯

出行方式

与长江索道、皇冠大扶梯一样,重庆人在解决出行问题上可谓是奇思妙想,“无所不用其极”。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凯旋路电梯开通以来,重庆上、下半城的联通就有了条便捷省力的路。

今天,凯旋路电梯依然在发挥着作用。在这里像个最普通的重庆人一样刷卡坐电梯,或者沿着电梯旁的梯坎爬坡上坎,曾经的重庆日子,将自然而然地收进你的行囊。

二、白象街

典雅白象

白象街忝居重庆最有时光刻痕的老街巷之一是有道理的。

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里是达官显贵云集的豪华场所。

相传在从前的临江城墙边,有一象形白石,故取名此地为“白象街”。

白象街可能是渝中繁华地段最晚进入开发改造的地方,因此,到这里逛一逛,时光与雾都的阳光营造的光影氛围,在历史感厚重的斑驳墙体上投影出的老重庆,可以丰富你对这座古老城市的感想。

三、谢家大院

老宅院

渝中区道门口的深巷里,藏着个从前的大院子。

谢家大院建筑面积2000余平方米,房子四进,进门就是“侯门似海”的感觉,房屋两厢两层,大厅空高近10米,屋内廊柱全是喜庆的朱红油漆,门梁和檐角镂雕,贴金线金箔,具有极高文物价值。

四、东水门

老城门

重庆有过很多城门,但保存下来并依然是城门的唯有两道。其中就包括东水门。

因为这道城门位于老重庆城的正东方向,旁边就是滚滚长江,故叫东水门。有些蹊跷的是,城门与长江平行,并不面江。这其中有什么秘密,就待走到这里的游人自己去揭示了。

东水门曾经是商贾云集之地,人们到南岸去,通常由此出发过江。

五、湖广会馆

湖广会馆

走出东水门就是湖广会馆,左侧是东水门大桥,头顶能看到长江索道,汽车在上面,轨道在下面,索道在天上呼啸而过。从东水门城墙走出去,有地下通道可去到湖广会馆和东水门大桥。

湖广会馆系广东所、齐安公所、禹王宫等清初古建筑群及仿古新建筑群的统称,是目前已知全国城市中心区最大的古会馆建筑群。

会馆群始建于清康熙年间,从乾隆道光光绪又不断进行了扩建、新建和改建,目前看的会馆群是清道光和光绪年间重建,距今已有近300年历史,是清代重庆作为繁华商皋的历史见证,也是清代前期到民国初年重庆的移民文化、商业文化和建筑文化的重要标志。

如果这一系列东南西北的游览仍未尽兴,还可以到下半城的解放东路和解放西路上走马观花。旧时重庆的水路便利造就的商业繁荣,在这里至今犹存。朝天门、太平门、望龙门、南纪门,光听这些名字,就把人带入了老重庆的漩涡。

一旦走过这里,你就会由衷感叹:谁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再悠远的沧桑,都能在城市里那些青砖青瓦里,固执地坚强…

用心翻开解放碑,你就阅读到了老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