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甘肃河西走廊,你去过了吗?

我的河西走廊

有云刀剑如梦,我说西部如歌。那是少年雄壮的依恋,是对前人顶礼的膜拜;那是生命野蛮的色彩,那是千年难舍的眷恋。

西部,是蒙着面纱的西域女郎,是腰别弯刀的尕娃刀郎;西部,是豪气干云的爱,也是缠绵悱恻的恨。

梦回西部

我在回忆,尽管仅仅是惊鸿一瞥,那些壮丽便蛮横地撞进人心底。像李白的“明月下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像王之涣击节馈友“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像岑参戏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远去的是刀光剑影、金戈铁马,走近的是沧浪人间、千古豪迈。

河西走廊,是我不老的西部梦,是故事里永远少年的我总要唱响的诗。

出塞之路

印象里,古人总在出塞,侠客意牵楼兰。出塞,就意味着一定要走那一条路,它是丝绸之路,又可以不是丝绸之路,千古风流让它敢独立于丝绸之路外,它本身的浓墨重彩足够让它成为人们单独的记忆。

它就是河西走廊,全世界最有故事感的文明大道。在这条历史之路上,迸发出的传奇与瑰丽,被无数人书写,被无数人铭记。

奔腾年华

河西走廊的丰厚与积淀,绝非空穴来风。承载它的辉煌的,自有典范。具体化下来,可以“河西四郡”代表。哪四郡?武威、张掖、酒泉、敦煌。这每一个郡单独拎出来,都足以让人梦回千年。

追溯河西走廊历史,当深刻记忆起煌煌大汉,2000多年前的汉武大帝,平匈奴,拓疆域,置四郡。汉文化自此扎根西域,代代相传。河西走廊便当仁不让成为中原与西域乃至中东沟通来往的重要中转站,也成为许多行者心中最难忘的羁旅故乡。

黄沙苍莽,烽火狼烟。这里固守着民族的安宁,猖獗着国家的正气;亦是这里,有令人潸然泪下的铁血柔肠,也有霸气纵横的荡气回肠。

雄望

我们或许,当跟着卫青、霍去病席卷万里,在如雷贯耳的蹄音里,好好端详这甘肃的“河西四郡”。

河西四郡

一、武威

你也许没听说过武威,但你一定读过王之涣的“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你也一定知道“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这写的凉州,就是现在的武威。

今天的凉州没有“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的感慨,剩下了葡萄美酒,宜居安逸。这里的天空有清澈的蓝,云有刺眼的白。

马踏飞燕

武威是国宝“马踏飞燕”的出土地,这里的特色景点多得让人羡慕嫉妒恨:武威沙漠公园、雷台公园、神州荒漠野生动物园、文庙、凉州白塔寺…留够时间,凉州的风情没人舍得敷衍。

二、张掖

张掖是对习惯认知的颠覆。西北大漠戈壁千篇一律的荒凉色彩,在张掖的五颜六色下败下阵来。

张掖丹霞地质公园,毫不客气地会给你点颜色看看。

我在这里得老实坦白,第一次去张掖时,要不是当地朋友极力推荐,我是没打算走一趟丹霞山的,祁连山在我的思想里更为迫切。但万幸,我听从了朋友的建议。

那片绵延的五颜六色,充实了我的生命。

站在这河西走廊的中心,真正体会到了江山无限,壮阔无边。

张掖丹霞

为了保护这大自然的奇迹,在丹霞公园内的游览是固定路线,分为几个观景台。每一台所接受的色彩冲击各有差异,但带给心灵的都是不变的极致震撼。

丹霞山的傍晚可能是最动人心魄的。炫彩的日落,一半戈壁,一半彩霞。荒蛮与华彩融合,同时闯入你的双眼,让你只想狠狠的张开双臂,拥抱这份独属于西北的迷乱。

空气里簇拥着古代,争先恐后地,就像密密麻麻挤向最后一个观景台上的来自各地的游客,向其他的每一个人诉说着自己的得意。

浓墨重彩

徐霞客说: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我倒以为,看过了张掖,世间万山无颜色。

三、嘉峪关

需要专门说明一下,酒泉替换为嘉峪关,是因为笔者没曾到过酒泉;同时,也是由于酒泉在中国的特殊地位,不方便对现状进行详细的介绍。好在嘉峪关可以满足我们的所有幻想。

嘉峪关是明代边境。就是这道边关如铁锁,锁钥了整个民族的安宁,游牧民族无法轻易撼关。

烽火狼烟,依稀在嘉峪雄关,铁血峥嵘,自古卧长城之端。

日落雄关

登嘉峪关城楼,沐浴苍凉落日。“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的凄凉心境稍纵即逝,久久回荡心间的,是“不破楼兰誓不还”!

辞别嘉峪关,打马朝西边。再往前,就该是敦煌了。

四、敦煌

这可是敦煌!它的地位太重,它的创伤太多,它的宝藏太惊艳,它的历史太曲折。

它是中华文化最瑰丽的宝库之一,波澜壮阔,只需一眼便感动千年。值得自豪的是,在有能力到祖国西部旅游时,我带着尚在读幼儿园的孩子第一次西北行的第一个目的地,就是敦煌。我渴望这彪炳千秋的中华文明之光,能辉煌地照耀在孩子身上,唤醒我们骨子里的骄傲。

尽管,很多的时候孩子都把精力浪费在了鸣沙山倾斜的沙丘上。但是,只要他曾经瞬间诧异于莫高窟的堂皇,这一趟的目的就已经达到。

我们的莫高窟

莫高窟,带给人的是极致的沉浸与专注,每一窟精彩绝伦的壁画,造像,都如此栩栩如生,庄严地挽起我们的手,轻松地穿越回过去。

你会回到北魏,回到晋朝,回到大唐;你能聆听千年的琵琶,看宫廷妙曼的舞蹈。

历史浩瀚,中国飞天!

飞天飞天

亦梦亦幻,这就是莫高窟,这便是敦煌。

敦煌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地方:鸣沙山月牙泉。那是弯勾魂摄魄的水,任何语言来形容它都显得苍白。

就在天的那边,很远很远,有美丽的月牙泉。它是天的镜子沙漠的眼,星星沐浴的乐园。每当太阳落向西边的山,天边映出月牙泉。每当驼铃声声,掠过耳边,仿佛又回月牙泉。

说不出来,就唱出来。

月牙泉

不到月牙泉,你的浪漫肯定无法圆满。

这便是河西走廊了,这便是中国的西北。

几千年来,这条走廊上走过了太多的人。凿空西域的张骞,骠骑大将军霍去病,璀璨敦煌开拓者乐尊、一代旅行家马可波罗…

仰望星空,亦是在仰望他们。他们就是荒凉中最热辣的风景,他们千百年来从容地向我们讲述着西域的故事。

他们让在荒凉有了激动人心的色彩,让如今的我们对西北充满了无限向往。

迢迢千里路,悠悠西北情。

马疾飞千里,凫飞向五凉。

我也想在黑河之畔,这蜿蜒走在河西走廊的古代弱水,郑重地“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之”。

我将如少年郎,走进我不朽的少年梦想;我将纵马狂奔,在黄沙漫扬的河西走廊。

千山雄壮

我将在河西走廊上,成为这首边塞诗续写的一段篇章…但愿如我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