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动物界分娩谁最难?豪猪:我生带刺的孩子也只能算青铜

豪猪是一种植食性动物,但大部分食肉动物都不敢招惹它。虽然刺猬也带刺,但豪猪的刺容易脱落。当捕食者接近时,它就会带着“长矛”发起冲锋,然后就是以下的画面。

豪猪的尖刺非常锋利,可以轻松扎穿动物的表皮,而且这些刺不好拔,因为每一根尖刺表面都具有800多个倒钩,向外抽离钩着肉,那种感觉简直可以升天。那么豪猪分娩时,宝宝经过产道,豪猪妈妈不疼吗?

有些人可能认为豪猪属于啮齿类动物,就像新生的老鼠宝宝一样都是没有毛发的。其实,豪猪在妈妈肚子里时就已经浑身是毛了。只不过这些毛发较为柔软,只有出生后接触了氧气才会变硬。

只有少数情况下,豪猪幼崽才会在妈妈的肚子里直接变成尖刺,例如:出现一些病症或者难产。不过,在生产过程中,豪猪幼崽有时候会在产道里留下部分长毛,特别是胎位不正时,例如脚先出来,意味着长毛无法顺着出来,大量长毛会被卡在产道里,这些长毛会在接下来不久变硬,变得锋利,或许明年的今天不仅是它的生日,也是母亲的......好在这只是少数情况,分娩难,对于一些动物来说是常态。

奇异鸟:不是巨婴都不好意思带出来溜

如果一个100斤的苗条淑女抱着自己刚刚产下的20斤巨婴,估计照片能上热搜。对于新西兰的国鸟――奇异鸟(kiwi),即使产下巨婴也上不了头条。奇异鸟是一种稀有鸟类,它以响亮而又尖锐的叫声”keee-weee“命名,它不会飞,翅膀退化得几乎没有,所以得了一个外号无翼鸟,目前世界上已经不存在野生几维鸟了。

雌性奇异鸟的大小与家养的母鸡差不多,但它下的蛋却和鸵鸟蛋差不多,约其体重的20%,好在它一次只下一个蛋。在下蛋的圈子里,卵与母体比例,奇异鸟是最大的。

有人可能要抬杠,人类产婴儿和鸟类产卵不可同日而语。那么与奇异鸟同处于澳洲的松果蜥会告诉你:我一胎幼崽的体重相当于自身的1/3。这相当于100斤的苗条淑女产下33.3斤重的婴儿,而33斤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这在动物界还不算最难的。

撕裂“丁丁”

分娩的时候谁最痛苦?答案并不是人类,人要是排第二,斑点鬣狗绝对能排第一。动物幼崽一般都从妈妈的“隧道”里出来,但斑点鬣狗则是从一条“管道”里出来。

雌性斑点鬣狗身上相同部位,有类似于雄性的“丁丁”,当它们的宝宝从那里出来时就会发生撕裂、胀碎,疼倒是次要的,关键很容易致命,15%的斑点鬣狗母亲都是死于“狗生”中的第一次分娩。别太难过,斑点鬣狗不值得你悲伤,因为有一些动物生孩子死亡率达到了100%。

为了幼崽直接奉献自己

天鹅绒蜘蛛是一种沙漠蜘蛛,它们诠释了一切只是为了繁衍。

成年的雌性天鹅绒蜘蛛会与多个雄性进行交配,为了提高怀孕的概率。当妈妈产下卵后,它自身的组织就会开始退化,小宝宝孵化后,妈妈就会将自己身体内部退化后的组织液不断排出来,不到十天宝宝们就会吸干体液,甚至开始啃食妈妈的身体,而妈妈最终只留下一具空壳,不久便化为尘埃。天鹅绒蜘蛛宝宝可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但袋獾的宝宝则正好相反。

赢在起跑线上

名字里带个“獾”字的似乎都不太好惹,蜜獾,平头哥,脾气暴躁,小心眼。在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州,有一种动物叫做袋獾,同样脾气暴躁,极具侵略性,打架是每天的必修课,它们还会发出独特的尖叫声,方圆10公里外都能听得到。如果你初到塔斯马尼亚,半夜听到遥远的地方传来袋獾尖锐的叫声,一定会被吓到,因此袋獾被当地人称为“塔斯马尼亚的恶魔”。

袋獾妈妈分娩的时候并不痛苦,但是袋獾宝宝从出生的一刻就开始“打架”。母袋獾一次可以产下50只幼崽,但每个幼崽只有大豆般大小。它们必须自己从产道里跑出来,然后在妈妈身上翻山越岭,进入妈妈的育儿袋,它们通常会在育儿袋里呆上四个月。

不过,妈妈育儿袋中哺育乳汁的“头”只有四个,意味着袋獾在产道中就要开始赛跑,争抢,50个兄弟姐妹中,只有四个最强者才能幸存下来。

人类

人类分娩也不易,同为灵长类的猴子一次生产只用2小时,而人类母亲平均下来需要9个小时。产房中撕心裂肺的叫声源于人类的直立行走与脑容量增大的演化。直立行走使我们的双腿向内侧并拢,导致产道缩小,脑容量增大则是对变小产道的一个挑战。

我国古代分娩死亡率高达30%,比鬣狗都要高,即使在现代,非洲一些医疗水平较低的国家分娩死亡率都能达到20%,所以感谢妈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