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重庆巴南天堂坝旁,格桑花海洋你知道吗?

1、星光下的格桑

重庆的5月,似乎是与三角梅联系在一起的。大街小巷,无论刮风下雨还是丽日高照,一蓬蓬火红明艳的三角梅恣肆开放。

一束火炬

夏日,便在这热情似火的色彩中日臻成熟;心头的花事,亦开始串门,那些夏天里排队盛开的花朵,呆在记忆的阁楼,等待拨动叩响门环之人的心弦。

我在三角梅的明媚下展开联想,记忆的触手抚摸的却不是西湖的芙蕖,也非富贵金黄的金鸡菊,而是五彩缤纷的格桑花。

在许久以前,因为一些不得不完成的事上了青藏高原。于一个华灯初上的傍晚,赶巧来到一家藏民的小院。

在半人高的石块垒就的院墙上,几枝粉色的格桑花凌乱地轻轻摇曳。来自渐渐变得模糊的矫健的大山上的风,像一床正在铺开的羊毛毯,摊到最后缺了力度,痒痒地用雪的气息温暖着羁旅之人的感受。

心灵之花

那个时候,我心恍惚。同行的妻子紧捏住我的手。

很亮的星星在蓝色的天幕上跳出来。没有月亮,但一种幸福的感受像院子后黑色的水塘,混着青草,放了些黄色的荡漾,搅拌着遥远天空投掷的星光…

直到再也看不清墙头的格桑花,高原晚间变凉的风把我们赶进了屋子…

那一幕景象却在我心中定格下来,我对妻子说出了这一辈子说过的最浪漫的话:我将把所有的夜归还给星河,把所有的春光归还给疏疏篱落,把所有慵懒沉迷与不前,归还给过去的我。明日之我,将陪着这星空下的格桑花,立马戏山河。

2、高石登的格桑花

我把格桑花当作一个不需要保守的秘密,郑重地放置于我的心中。

在很多年以后,如果不是刻意地去观赏格桑花开的地方,在生活中邂逅这种具有象征意义的花其实并不容易,尤其在重庆。

却在这几天,有个地方让我下决心要去走上一趟。

格桑花开

它位于巴南区,叫高石登,与有点名气的天堂坝毗邻,原来是片采石场。不知道是野鸟衔来了种子,还是有心之人专门播撒,密密麻麻开满了格桑花。

与巴南木洞河街的格桑花海大相径庭的是,这里压根没有游客打卡。其名不扬令它的美丽充满了原始魅力。

放眼望去,一望无际的花草承包了整片山间空地。

花满山谷

在柔嫩的绿色底子上,粉白色的花朵勾连为一张矜持的玉靥,仿佛第一次化妆的姑娘,因为没有经验,在本来就吹弹得破的脸上涂多了粉底。

你不会觉得她是可以嘲笑的对象,而只有发自内心的怜惜之情。你会想要学习古代的张畅,替一个爱美的纯洁的女孩画眉。

远处青山雾中隐,格桑花簇拥着向远处盛开过去。尽管看起来弱不禁风,但再烈的风在这些柔弱的小花面前都得甘拜下风。

欢呼

它们兴高采烈地摇动,让你本来宁静安详的心跟着驿动。

它们是对生命的讴歌,是对生活的形容,亦是对情感的忠实补录。自按部就班的油盐酱醋茶中挣扎萌芽的一些物质无法定义的精彩,依附在它们的身姿上,向天空与大地暴露出来。

也被你陶醉的视线播放在无边无际的花海。

你会回忆少年时遭遇到的第一次怦然心动;会想起茉莉花开的时候,同桌凝视你的芳香眼眸;或者,是一只悠扬的钢琴曲,把普通人的迷梦以听觉的完美纤毫毕现地翻译出来…

3、梦

岁月从来夺不走我们的梦。

五月的格桑花盛开,就在巴南一个叫高石登的地方。它从潜意识里蓬勃萌发,把爱与勇气,接受与抵抗赋予我们的感受;它小心翼翼,避开生存路上的陷阱,让我们以相对纯粹的情感状态去检视自己走过来的路。

庆幸的是,今天的自己还是昨天的自己。即便对同样事物的喜爱之情不再溢于言表,炽烈的感情却更加深沉。

地上的星星

我慢慢离开这鲜为人知的鲜花草地,忍不住频频回顾。

只见平整的草地上,慢慢变得小巧的格桑花幻化成了白色的一点点星光。倘想象力足够丰富,它能让我回忆起多年前的高原天空;或者,我当认真地考虑,是不是天上的星星掉落到了这山间地头?

不管这些想法合理与否,都证明了我们一直有梦。

重庆巴南高石登,岁月不败格桑花。我的眼睛看见了,我的心亦读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