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故事:母亲说:儿子瘸腿,吃什么肉该吃骨头,儿子墓坑挖出金子

土城有个农妇名字叫思贝儿,长得很是彪悍,招了个上门女婿,人称老杨。

老杨人很老实,身强力壮,肯干活。除了是个苦力工,他还是个供媳妇打骂的肉盾。

思贝儿养了两个儿子,老大被思贝儿取名叫井中月,出生没几年,家道中落,突然穷了起来。生为吃货的思贝儿,就让大儿子出去偷鸡,老大几次被人抓住,都打了半死。

一次,井中月被人打瘸了腿。这算是一件祸事,却换来了思贝儿家东山再起,同时迎来了杨家老二,裁决。

裁决虽长大五大三粗,可内心却很清明,异常聪明,很是讨人喜欢。按说思贝儿家现在又有了钱,不愁吃不愁穿,可老大井中月,却大冬天的穿着个破裤衩,光着脚板,在已经冰冻了的河水里洗衣服。

井中月不招人待见,好吃的,好用的,好玩的,一样也轮不着他,思贝儿总是说,腿都缺了,还吃什么肉,应该多啃骨头。故,思贝儿家院门外,常出现一条啃骨头的“狗”。

那年秋天,井中月差点饿死,动手劫了一老汉一捆柴。谁知道这老汉的儿子刚中了举人,而且还运气不错,这里一地方小官莫名死亡。因没人愿意前来,就便宜了他儿子,把他给派来了。

井中月被抓了,发配他乡做苦力。

直到十多年后,井中月才得以返回故乡,此时的他,已经人未老,面却犹如枯树皮,毫无生机。他杵着拐杖,一瘸一拐地回来。半道被人认出,竟让他快点跑,回去见母亲最后一面。

井中月跑回去,这才得知父亲已经死去三年了,弟弟远嫁他乡给人做了赘婿,从未回过家。母亲一人早就瘫痪在床,靠着左邻右舍依次轮流照顾着。眼看着就快要熬不下去了。

井中月看见躺在床上的母亲,昔日的种种,母亲威胁,让他去做贼,用大棒打他,嫌弃他,不给吃的,这些画面都出现在眼前。他转身,走了两步,一个踉跄,叹息了一声,他回转身子,来到母亲身边,细心地照顾了起来。

井中月在村里借了辆驴车,载着母亲去镇上找大夫,还用五年的自由,换取银子给母亲治病。可是他的孝心,最终还是没能感动老天,母亲还是死了。

井中月回到家,寻到自家地,自己找了一个自认为还不错的地方,他动手挖墓坑。却是在墓坑里挖出了一油布包,包里有两锭金子,还有一封信。信竟然是他父亲留给他的。

父亲说知道母亲对他不好,但是希望他走后,还是能孝敬母亲。父亲懂儿子,竟猜到井中月会把母亲埋在这里,他赌了一把,而且赌赢了,真让这金子到了井中月手里。

井中月有了金子,改变了生活,后来还娶了一个死了男人的寡妇,生下了个大胖儿子,小日子过得还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