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曾肆虐我国两千年,制造无数鬼村的血吸虫,是如何被消灭的?

文/九九

血吸虫病,对今天的人们来说,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极为陌生的疾病。但早在2100年前,血吸虫便存在于我们国家了。在湖南马王堆乡的古墓中,就发现了它们的虫卵。

而在半个多世纪前,它更是华夏大地上令人胆战心惊的灾难。常年战乱下,国民政府对疫情防控能力几乎为零。而流民与部队四处迁移,让血吸虫伴随着患者的步伐走遍了中国多个省市。

时至今日,它依然盘踞在我国的大地上,伺机而动。为何中国人能够不再害怕血吸虫?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中国人民是如何打败日本血吸虫的。

血吸虫卵

制造“鬼村”的瘟神

血吸虫,是一类有着吸盘的寄生虫。在人体内寄生的血吸虫有6种,最主要流行的有3种:埃及血吸虫、曼氏血吸虫和日本血吸虫。在我国主要流行的就是日本血吸虫。这种血吸虫是1904年由日本学者鉴定并命名的,其主要分布地是中国、日本等地。

1949年8月,上海解放战役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之中,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扎在上海附近的松江、青浦、嘉定等地水域,进行泅渡训练。结果近3万战士都出现了发热、腹痛、腹泻、肝部增大等症状,并因此丧失了战斗力。这便是被日本血吸虫感染了。

到了血吸虫病晚期,患者往往还会变得体型消瘦,腹部由于腹水变成“大肚子”。这引起了我们国家对血吸虫病的重视。

感染血吸虫的大肚子儿童

因为日本血吸虫可在人体有性繁殖,钉螺内大量无性繁殖的特性,想要消灭血吸虫是极为困难的。只要水体中有一个感染血吸虫的钉螺,这一片水域便会很快充满血吸虫幼虫,变为疫水。血吸虫病曾经肆虐的地区,往往是农业地区,人想要不接触疫水,就只能放弃劳动;若进行劳动,接触疫水,感染血吸虫病,男性丧失劳动力,女性丧失生育能力,儿童不能正常发育。因此,血吸虫病曾经一度限制了生产力的发展。

1951年,建国第二年。全国血吸虫病调查显示,血吸虫病分布在长江以南12个省,以江苏、浙江、湖北三个省最为严重,三地病人占全国病人的58%。全国有1亿人直接或间接生活在血吸虫病的风险中。

另一方面,血吸虫病有着较高的死亡率,血吸虫病严重肆虐的地区,常出现一个个“荒村”:村庄变鬼村,耕地变荒野。农业秩序、群众健康、生产力发展均受到了威胁。

血吸虫侵入造成的皮肤疤痕

以江西省丰城县白富乡梗头村为例,这个小村庄在百余年前曾一度是个1000户的人丁兴旺的村庄,但1954年,全村仅剩2人,其余90%均死于血吸虫病。为了消灭这个在中国大地上盘踞数千年的瘟神,抗日战争结束没多久的中国人民,在党中央“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的号召下又迎来了另一场“抗日战争”――抗日本血吸虫的战争。

如何消灭血吸虫?

这是新中国的第一场公共卫生战役。由于血吸虫消灭不彻底极易复发,同时,常年肆虐导致的区域分布分散、流行范围广。种种因素,导致防治难度极高,形势严峻。

那个年代,尽管人类还没有真正意义上消灭过任何一种疾病――天花的消灭是在1980年。但多年对抗疾病的经验,也为消灭血吸虫提供了一些思路:切断传播途径、对病人早发现早治疗。

血吸虫生活史

为了彻底消灭血吸虫,必须掐断其通过粪水传播的途径,同时尽可能剿灭其唯一的中间载体钉螺。

往常,人畜粪便都会直接排入水坑,这给血吸虫的繁衍提供了有利条件。为了剿灭血吸虫,在血吸虫防治小组的领导下,粪水统一管理,粪便绝不接触到河流,同时在粪水中添加杀虫药。粪便中的血吸虫幼虫还未接触到水,便被杀死了。

此外,血吸虫防治小组还大力推进消灭了钉螺,缺了中间宿主,那些已经游离在水中的血吸虫幼虫也无法成长,同样是死路一条。为了灭钉螺,人们每天组队从河中捞螺,然后土埋、火烧处理;此外,还尽可能将环境改造成不适应钉螺生长的状况,比如将水田变旱田。上海甚至专门抽干了5000多条河道清理钉螺。在种种手段下,部分地区的钉螺数量锐减甚至消失。

中间寄主钉螺

另一方面,为了对病人早发现早治疗,疫区各省市县乡纷纷建立血吸虫病防治所、防治站、防治组等等。我们所熟悉的李兰娟院士,当年正是抗击血吸虫病的基层医护人员之一。据她回忆,当年作为赤脚医生的她,挨家挨户地收大便,做粪便孵化,排查哪些人是患者,哪些人健康。同时,各地纷纷研制新药,如武汉的“全生腹水丸”,湖南的“加减胃苓汤和绛矾丸”等,治疗了大批患者。

1958年6月30日,在全国对血吸虫“围追堵截”后,江西省余江县终于消灭了血吸虫,并报道在当日的《人民日报》上。第二天,毛主席写下《七律二首送瘟神》,纪念这一历史时刻。这一盘踞千年的瘟神,终于有了一缕被赶走的曙光了。70年代,我国血吸虫终于得到了有效控制。1985年12月10日,上海市宣布全市消灭血吸虫病。除上海外,广东、福建、广西、浙江也先后宣布成功消灭血吸虫病。我国被认为是血吸虫病防治最好的国家之一。

2004年,防治血吸虫过去了半个世纪,我国的血吸虫病患者从建国时的1100余万人下降到了84余万人。而科学防治的观念逐渐深入,对血吸虫病的防治观念也发生了转变。我们也发现了消灭血吸虫是不可能的事件――湖沼地区血吸虫难消灭,而当地的居民也不能和水源完全断绝关系。于是,2016年,国家新标准发布,宣布血吸虫已经是“将其控制在低流行状态”。

瘟神,终于被关进了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