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古代有削铁如泥的神兵利器?现代制造的刀剑回到过去能否大杀四方

作者|冷研作者团队-人渣啸西风

字数:2686,阅读时间:约8分钟

编者按:无论是古典小说里,还是现在的影视游戏中,总有拿着神兵利器大杀四方的桥段,比如《三国演义》中就有赵云在长坂坡拿青G剑大杀四方的描写:“云乃拔青G剑乱砍,手起处,衣甲平过,血如涌泉。”这描写中盔甲在青G剑面前都跟衣服一样毫无防御力。其他影视游戏中的神器就更不胜枚举,这就导致很多人可能都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拿着神兵利器穿越回去大杀四方。但是真的有这样的神兵利器吗?

有不少人都想过用现代科技做一把神兵利器一定非常厉害,要是穿越回去怕是能大杀四方。但首先冷兵器都是靠人力驱使的,人的作用相当重要,想要拿一件神兵利器大杀四方,只能在游戏里才有可能做得到,而且还得是氪金游戏的人民币购买的神器才行了。毕竟就算是青G剑,那也是在赵云手里才能大杀四方,君不见夏侯恩拿着青G剑也没有大杀四方,反倒是给赵云当了一回送剑童子。普通人拿着青G剑这种神兵利器,只怕还不如夏侯恩有存在感,当送剑童子多半连名号都来不及报出,就领了盒饭完成送剑任务。

这里又有很多人觉得抛开人的因素不谈,毕竟现代材料学很厉害很高端,还有人体工程学更是虽不明但觉厉。如果有专业的高端研发团队专门研发适合长刀长剑的刃材,并且按照人体工程学来设计,一定能研发出远超古代刀剑的神兵利器。就算自己不行,进献宝剑给古代名将,是不是那些猛将拿着也能大杀四方呢?

实际上现在的材料来说,制作长刀长剑还没有能代替钢材的材料,而作为钢材来说,即便现代钢材加了一些其他元素进去提升性能,冶炼纯度也能更高。但是毕竟钢铁本身物理性质是有限的,想要研发出超过古代钢铁性能的钢铁那是一定可以做到的,可想要达到面对铁甲也能一下砍过去衣甲平过的水准是不现实的。所以现代技术的刀剑性能肯定会更好,但是产生不了巨大代差的层次。

历史上最喜欢说神兵利器的时期是春秋战国时期,因为当时还是青铜时代,但是也已经有冶铁能力了。所以就产生了大量的宝剑的传说,比如干将、莫邪、湛庐、纯钧等等著名宝剑。毕竟钢铁制作的剑在面对青铜剑的时候那是真的有巨大代差的,跟青铜剑比那是真的算是神兵利器。而也正是因为需要辛苦去找冶铁,所以在春秋战国时代,铸剑就有“采五山之铁精,六合之金英”这样的描述。所以在汉代进入铁器时代后,宝刀宝剑的传说就明显少了很多,也就是古典小说中才会出现神兵利器了。

而优秀的刀剑也是需要使用环境和相应的使用技法的,很多人觉得现代人体工程学是万能的,一定能做出更好的刀剑,这就是迷信权威了。作为刀剑来说,不同的使用环境以及不同的技法决定了刀剑的形制,人体工程学真的管不到这方面。比如最简单的握柄,刀剑的柄有直柄、前弯柄、后弯柄、纺锤形柄等等。这些柄的形状跟人体工程学关系不大,跟使用技法直接相关,比如纺锤形柄常见于中式剑、锏、小袖锤。因为这些兵器有很多画圈打击的技法,一般为了省力大多是食指和拇指扣住,其余三指张开,来转起来画圈,在打击瞬间握紧能有个瞬间加速的力。纺锤柄中间粗两边细,就不容易转起来脱手。奥运击剑还有现代的手枪型柄,也是为了强化刺击,毕竟手枪型柄也只能拿来刺,挥砍就完全不好用了。这些都是完全和技法挂钩的。

再比如地摊文学中捧为世界排名第一的大马士革弯刀,最常见的也是最符合人们心目中大马士革弯刀的形制是舍施尔弯刀,这种刀一般不起脊,直接从刀背开到刀刃,截面程等腰锐角三角形,这种开刃方式的刀身很薄,非常锋利。而且舍施尔弯刀整体厚度也普遍偏薄,相对于厚度一般在7mm以上的日本刀来说,舍施尔弯刀一般厚度在5mm以下,这种薄刃刀可以说是强化锋利属性,所以传说萨拉丁用这种弯刀凌空切断了一条丝巾,来展示大马士革弯刀的极致锋利。

▲中国传统刀法的缠头裹脑刀

但是即便舍施尔弯刀也是军队列装的制式刀型,但是假如用现代更好的钢材做出来一把,拿去给中国古代需要冲锋陷阵的军官用,对方可能只会拿来收藏,上战场并不使用,不会当成神兵利器。因为舍施尔弯刀根本不符合中国战场的情况,比如刀身太弯无法直刺,弧度做的很大是为了加强骑兵挥砍时拖割的杀伤力。当然舍施尔弯刀也有自己独特的一套技法,要用中国单刀技法来用还不兼容,你来个缠头裹脑一不小心可能导致后弯的刀尖把自己捅了。所以即便是一把质量优越的好刀,给一个同样身经百战的战士用,因为技术体系不同,对方不会用,不但做不到大杀四方,还可能会拖后腿伤到自己。

▲八面剑

同样刀身太薄虽然灵活有余,但面对有甲目标基本抓瞎。因为这本来就是阿拉伯轻骑兵砍轻步兵用的,毕竟中东地区气候炎热,普通士兵还真穿不住厚重的盔甲,能穿盔甲作战的都是精锐部队了。而作为骑兵冲锋基本不用考虑拿刀格挡这种事,刀身薄根本不是问题。刀身较薄也是针对无甲步兵作为目标去强化轻薄锋利的特性,有着大弧度进行拖割,就不需要大力劈砍,就不需要太高的强度,刀身可以减薄增加锋利,同时更轻便灵活。但是如果要步下作战,刀身弧度大同刃长来说攻击距离是更短的,同时刀身这么薄和别的刀磕碰起来必然受损严重。举个极端点的例子,如果跟中国八面剑那种加厚加钝的剑碰撞,即便材料各方面属性都比八面剑强,但是舍施尔弯刀受损会比八面剑更为严重。厚度以及开刃角度的差距是没产生代差的材料性能无法抹平的。

再比如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流行的双手剑,即便是用更好的钢材制作出来,拿到中国古代一样成不了神兵利器,因为双手剑之所以流行是因为板甲的盛行,骑士们穿着防御严密的板甲可以不用担心防御问题,解放原先拿盾牌的手,使用双手剑进行更大力量的挥砍。同时装备长杆斧锤来对抗对方的重甲对手。面对无甲对手则更倾向于使用双手剑。中国主要还是单手刀配盾牌使用,很少使用双手刀剑,重步兵宁愿是用长杆刀,因为攻距离更长。比如台湾的荷兰驻台末任总督揆一在回忆录《被忽略的福摩萨》中描述郑成功的士兵:“许多士兵双手都挥动着令人生畏的战剑,装在半人长的木棍上。每个士兵的上身都穿一件铁甲来护身,就像屋顶的瓦片环环相扣。”所以没有板甲的话,使用双手剑就很容易出现因为防御不够,以及攻击距离太短导致根本冲不过去就死在冲锋的路上了,想要大杀四方是不存在的。

即便是现代的最好的钢材,也做不出能够一下斩断正常质量的古代钢制刀剑的正常重量刀剑。同样也做不出战斗中与对方刀剑磕碰也不会受损的正常厚度以及开刃角度的金属刀剑。这也是为什么在中国历史上很少有什么名将使用的著名刀剑流传,实际上只要拿来真的使用的话,刀剑只不过是消耗品罢了,根本不会出现身经百战还能保存完好拿去传家的宝刀宝剑。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人渣啸西风,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