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吉林一黑熊上高速遛弯,司机连连受惊,不妨看看深圳这条路的做法

前有野生东北虎“完达山1号”闯入村庄,后有云南亚洲象群集体北迁,多起野生动物闯入人类活动区域的事件,成功地让野生动物的生存状态等话题成为人们热议的焦点。

得益于这些年国家对生态环境的建设和动物保护的成效,我们周遭的野生环境真的是在慢慢变好,野兽的数量也多了起来,闯入人类活动区域的事件,自然也更加频繁发生了。这不,吉林珲乌高速上,碱场村附近路段,就惊现“熊出没”,让路过的司机受惊不小。

从现场视频来看,这是一只黑熊,体型较小,应该是一只未成年的小黑熊,它在高速上欢快地奔跑,之后便跑进了路边的绿化带里,接着消失在山林中。高速上汽车行驶速度一般比较快,突然出现的野生动物很容易就会诱发车祸,好在本次的司机及时发现了这一情况,才避免了一场交通祸事。

野生动物闯进公路,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常见的现象,随着人们环保、动保意识的提高,相信这种情况未来会更多,很多人将这些类似的事件归结为动物多了起来,其实是不准确的,更多的因素是缺乏相应生态廊道供动物们穿行。

威胁野生动物的重要因素:路杀

工业革命之后,物种消失的速度呈指数级上升,而随着各个国家公路网越来越完善和复杂,“路杀”悄然成了威胁野生动物生命的重要因素。

“路杀”顾名思义就是因马路等因素造成的死亡,在19世纪以前,伊比利亚半岛生存着大量独特的猞猁,被称为伊比利亚猞猁,又因主要栖息地在西班牙境内,所以也被称为西班牙猞猁。

伊比利亚猞猁的分布范围曾一度延伸至法国南部,但在随后的1960-1990年时间里面,伊比利亚猞猁的栖息地减少了85%,到了21世纪初,这个比例上升到95%,这种猞猁,也成了地球上最濒危的物种之一。

导致伊比利亚猞猁大量减少的原因有很多,而路杀是一大重要因素。道路横穿了西班牙大部分乡村之后,将整片的野生动物栖息地分割成了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斑块状,并且设置人工边界,将这些栖息地分割开来。

猞猁是一种对兔子情有独钟的捕食者,在某些野兔数量比较匮乏的年代,它们不惜行走十几公里,只为吃一口兔子肉。而大量的公路成了野生猞猁的拦路障,猞猁在觅食的过程中不得不冒险穿越,因此导致车祸发生。

科托多尼亚纳国家公园是伊比利亚猞猁最重要的栖息地,而安达卢西亚一条贯穿科托多尼亚纳国家公园的高速公路,每年导致大量猞猁死于车轮之下,所以这条公路也被人们称之为“伊比利亚猞猁的死亡公路”。

根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就有22只伊比利亚猞猁死于车祸,占了伊比利亚猞猁野生总量的20%。在过去的几十年时间里面,死于路杀之下的野生动物数量,已经超过了偷猎盗猎数量,有豹子、有灰熊、有鸟类、有两栖类等等。尤其是美国,路杀现象更为严重。

深圳专为豹猫设计的“高架桥”

豹猫是我国比较常见的野生猫科动物,在广东、四川、安徽等多个省份均有分布,即便是深圳这样的一线城市,也发现了较多豹猫的踪迹。比如2017年2月、5月,人们都分别在福田红树林生态公园和塘朗山拍摄到了它们的身影。

豹猫的体型跟家猫相仿,成年之后的体重范围是0.55-3.8千克,少数大个体能长到5千克以上。与家猫相比,豹猫的性格要凶猛得多,主要栖息在森林生态系统下,以啮齿类、爬行类等小微动物为食。

豹猫之所以能在城市的公园及湿地里面出现,除了这些地区生态比较好之外,最重要的是具备相应完善的生态廊道,供其行走、扩散至此。

生态廊道简单来说是一些供野生动物扩散和迁移的通道,通常来说是一些植被茂密的狭长地带,按类型来说可以分成两大类:天然廊道、人工廊道。

天然廊道是自然形成的,主要是一些山川河流沿岸植被带等等,比如我国的河川廊道等;人工廊道就是人为修建的供野生动物行走的廊道,比如圣诞岛的螃蟹隧道、加拿大的班夫野生动物桥等等。

在路杀已经成为危害野生动物的重要因素的前提下,深圳为了更好地保护豹猫,减少道路、车辆对它的危害,打造了首个生态节点工程,即排牙山-七娘山生态廊道,这是一条横跨在道路上方,并被植被覆盖的“高架桥”。

这条“桥”南接七娘山,北接排牙山-笔架山-田心山,是连通大鹏半岛南北向的重要生物通道,野生动物们可以利用该生态廊道走过穿过马路,但又不需要与马路直接接触,大大减少了因野生动物导致的车祸。

生态廊道,生命通道

生态廊道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由于这些年人类的发展及对自然的破坏,大多数野生动物的栖息地已经变得破碎化严重,呈斑块状分布,各栖息地之间互不连通,野生动物们因此难以交流。

长此以往,必然会使得基因多样性减少,种群衰退。而生态廊道的出现,使得原本孤立的单元重新连通了起来,甚至能将不同类型的栖息地连通起来,从而形成更为复杂的大型生态系统。

生态廊道最直接的作用就是有利于幼兽的散布和物种的重新回归,除此之外,生态廊道本身也可以看作是一小块栖息地,野生动物们也能在上面生存,比如连通欧洲北端与地中海生态廊道,如今成了众多珍稀鸟类和濒危动物的家园。

所以合理构建生态廊道,不仅能够减少野生动物出现在公路上,更有利于将破碎的栖息地连通,对动物避免近亲繁殖、增加物种多样性都有极大的利好作用,所以深圳这条道路的做法值得大家学习,这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