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64岁老戏骨直播被骂哭,晚节不保?他只是一把年纪仍在努力生活

短短一秒入戏,让观众一秒飙泪,谁能做到?

不到一分钟的视频里,张晨光饰演一个与女儿相依为命的老父亲,参加完女儿婚礼后,独自剥着橘子走回家,转过身背着女儿落泪。

不舍,难受,故作坚强;重现了一位父亲的情深和倔强。

张晨光因此被夸上热搜。

而前几日,这位64岁老人真正的苦涩与心酸,深藏在了电商618大促狂欢之下。

张晨光直播哭了。

原来,是演员张晨光现身某平台直播间带货时,被网友质问“为什么不好好拍戏来卖货?”。

面对满屏恶言恶语,张晨光并没有甩脸走掉。

反倒是一边继续尽责配合主播讲解,一边努力克制自己情绪。

好几次忍得鼻头眼眶泛红,拼命眨眼,背过身去不敢看屏幕。

直到节目尾声,他起身向网友道谢致歉后,才敢放任自己的崩溃,流着泪解释着说:

“他们说我晚节不保,有时候听到这些话我真的非常伤心,我一路走过来,三十几年,我在我的演艺事业上兢兢业业。

我想把每一个角色都扮演好,包括我到直播间来,我也想用我的另一个才能来把它做好。”

晚节不保,多么严重刻薄的词。

那边能够倒掉67吨牛奶,只为追捧一个偶像出道;这里脚踏实地30余年的老演员,参与了一次直播,就不配做人。

当我以为,这就是娱乐圈的魔幻和参差。

却发现,无独有偶。

前段时间,华中师范大学戴建业教授,也历经了一场网暴。

2018年底,身为古文学专家的戴教授,因为一段魔性讲解古诗词的视频,在网络上爆红。

凭着一口接地气的麻城普通话,把枯燥无味的古诗词讲得辛辣风趣,别开生面。

很多年轻人都被他吸引,重新燃起了学习古诗词的热情。

随便一条讲解视频都是破百万的播放量,积累了不少粉丝。

但万万没有料到,就是这么一位“才华与幽默兼具”的老教授,却因为录节目分享,授课出书,遭受到了无情的抨击。

“我们承认你的课程很好,但是你这样为了钱到处走穴,有一个文人学者的风骨和风范吗?

作为知识分子,更应该懂得‘有所为有所不为’的道理吧?”

失去文人风骨的骂名,重重砸落到戴建业身上。

看着两位年逾花甲的老人,在各自行业诚恳辛劳了大半辈子,面对犀利无端的指责,只得百口莫辩。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更不敢想象,离开镜头下的他们,面对污水漫天,会如何地寝食难安。

靠自己的本事,为社会提供价值,换取合理的待遇和报酬,凭什么被骂?

坦白说,刚开始听到张晨光这个名字,我的第一反应是陌生。直至看到照片,才把人和名字相挂钩起来。

又是一位戏比人红的资深演员。

细数下来,从影至今39年,张晨光塑造了无数经典角色。

最为人熟知的,是凭借着俊朗绅士的外形,在荧幕里他是饰演总裁老爸的专业户。

《流金岁月》里的南孙爸爸,不求上进;

《欢乐颂》里的大包总,杀伐果断;

《那年花开月正圆》的吴老爹,智计千里。

正派反派,随手拈来,演技有口皆碑。

这次直播的意外翻车,无怪张晨光的委屈难过。

因不仅多年来,他在工作上兢兢业业认真诠释好每一个人物,就连在生活中,也没有丝毫明星奢靡作风的架势。

上综艺的衣服鞋子,是租来的,冰箱里的过期食品,舍不得扔。

没有前呼后拥的助理和保姆车,骑着小电驴、搭着公交便自己去拍戏、跑通告。

本想着探寻多一种职业可能,跟随社会趋势,直播带货,却被骂得体无完肤。

可走入直播间挣钱,并不是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过呀。

连央视的四大天王主持人,都能临时出道直播卖货,学着和观众实时调侃互动,吸粉无数。

说到底,直播电商不过是新兴的生活和工作方式,任何人加入进来,合情合法地赚钱,养家糊口不寒碜。

而另一头,被指责“四处走穴,疯狂捞金”的戴建业,更无怪他的沉默无奈。

后来,戴教授隐忍地讲出了实情。

那段时间,他的太太得了肺癌,一盒抗癌的靶向药就要51000块钱,且仅有30片,只是一个月的药量,还没算上其他治疗费用。

以他在学校的工资收入,根本负担不了。

有一天,他回到家看到病弱的妻子嚎啕大哭。原来是一颗药掉在地上找不到了。

丢一颗药就等于丢了1700块,妻子心疼他辛苦赚钱给自己治病不易,才没忍住哭了起来。

戴建业轻声地安慰妻子:没事没事,不就一颗药吗,多大点事?

转过身,便接下了更多的节目邀请,因为妻子的病情日益沉重,已无法耽搁。

面对恶评,他自始至终只有一句:“如果丢了妻子,我要文人风骨做什么?”

可到底什么是文人风骨?

在学校内,戴教授负责任地传道、授业、解惑。在学校外,也并非沽名钓誉,只顾形式不顾内容。他认真地写书和准备节目,得到的全是高分正向的反馈和评价。

难道只因走出三尺讲台,用更多的渠道传播文化知识,以自己的学识和能力赚钱,就成了被抽掉脊梁的文人了吗?

哪怕妻子没有重病,德才兼备的戴教授,也足以配过上优渥富足的生活。

有才华能力的人如果清贫,可以是怀才不遇,可以是生活磨砺,甚至可以是个人选择;而绝不是他们天生就活该穷困潦倒。

我们追求的,是每个人都能以德配位。

在自媒体时代,本是隐身在角落的人,无论什么身份,都有了更多平台和渠道展示自己一技之长。

无论是老戏骨张晨光,还是教授戴建业,更不应该成为禁止入场的对象。

易中天教授曾经提过一件事,他的师兄,被誉为汉川才子的付生文,有一天上着课时猝然离世,生命定格在了40岁。

他帮忙办丧事的时候才发现,师兄不仅家徒四壁,屋里没有像样的家具,还连给孩子买肉补给营养的钱都没有。

这个事情让易中天明白了,真正的安贫乐道不是说,选择了乐道,就必须要贫穷。

而是哪怕贫穷,也会坚持乐道,同时文人也该有追求品质生活的权利。

因此,他为师兄写了一副挽联:

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叹人间从此惜年少。

身跻九流,家徒四壁,问天意何时重斯文。

访谈节目《十三邀》里,许知远和罗翔讨论过一个很有趣的概念:泛道德化,或者说是泛道德主义。

是指在某种情况下,对个人人品的要求和道德约束,远超于正常人能力范围之外。

为了实现这个目的,就必须给旁人套上重重的「身份」;

然后再利用身份的捆绑,把普普通通的一个人捧上“神坛”。

一旦发现他们,没有达成那些严苛的高道德标准,又急哄哄地将其摔下泥潭,进行攻击和批判。

所以,普通人可以直播赚钱,「老戏骨」身份的张晨光不行,不然就是失去晚节;普通人可以线上授课出书,「老教授」身份的戴建业不行,不然就是失去风骨……

热衷于造神,更愿意毁神。

就是不愿意记起,他们只是一把年纪仍努力生活的普通人。

先是私自地把身份套上光环,又强令拥有身份的人视金钱为粪土,绝不允许两者挂钩。

却从不考虑在其中谋生的人,该过上怎样的生活。

所以,「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豪车是摸不得的、豪宅是住不得的;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门诊挂号费是不能定为1200元的;

「抗疫医生」张文宏,年薪是不能过百万的。

但再厉害的人,其实也不过是一身肉体凡躯,会衰老,会生病,会直面生死;

他们也有很普通的角色,是夫妻,是父母,也是子女,也要承担生活的成本和重压。

一边要旁人做出伟大的牺牲,一边又要求他们忍受清贫之苦,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虚伪的道德。

欣赏戏骨的演技,却不愿他们获得高报酬;

赞誉教授的学识,却不允他们获得高回报;

敬佩院士的奉献,却看不得他们享受生活。

有困难时,只想给予鲜花和掌声,万事大吉时,又渴望着旁人选择受苦受难。

慷他人之慨,肥自己的腰包。

还反过来嘲笑讥讽:原来「有身份的人」也会有世俗的欲望。

而那些所谓没有世俗欲望的人,不是无情便是无义。

统称自私。

因为旁人的悲欢,有人永远无法共通。

罗翔有一段话说得很精辟:道德是自律而非他律,最喜欢对他人进行道德论断的,一般自己在道德上都有很多瑕疵。

要是遇见这样的道德卫士,记得离远一点,免得他们跌入粪坑的时候,还要拉上无辜的人垫背。

最后我真正想说的是,与其去尊重某一种身份,不如去学着尊重每一个具体的人。

这种尊重,首先得要承认:精神的丰盈和物质的富足从来都不矛盾。

不违规不逾矩地选择每一个行业,兢兢业业地完成分内的工作,凭本事谈钱,不庸俗;靠能力赚钱,不丢人。

三百六十五行,并没有什么高低之分。

所以,不管是直播带货的张晨光,还是出书授课的戴建业,根本无须道歉,也无须解释。

从他们身上,我反而看到了,“合格的打工人”是能够如何积极地拥抱生活,接受新鲜的挑战,看见了难能可贵的勇气。

我们都用尽了全力,去过好这平凡的一生。

文字为极物原创,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作者:暄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