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突厥的棋局:马背上的草原帝国制衡中原与中亚,并非想象中的鲁莽

作者|冷研作者团队-欧曼巴

字数:5182,阅读时间:约17分钟

编者按:自先秦以降,中国的北方常常有强大的游牧部族为患。6―8世纪这个阶段,令隋唐帝国不得安寝的则是北方突厥人。突厥人的铁蹄所至,纵横欧亚两大洲。他们对南面的农耕和绿洲文明产生了强烈的威压态势。突厥人不仅役使控制中亚绿洲国家,甚至多次兵锋直指黄河流域。那么,突厥人是怎么成长为中原王朝的心腹大患呢?

突厥一开始并没有那么强大,只是一个小部落。自从552年大破柔然阿那之后,突厥形成相当的实力,于是土门自称伊利可汗,建立汗国。可汗的妻子称“可贺敦”,可贺敦好比匈奴单于的妻子阏氏。突厥人称可汗的子弟为“特勤”,又称带兵的首领为“设”。称汗的第二年,土门就死了,他的儿子科罗继位,号为乙息记可汗。科罗继位后大败柔然的邓叔子于沃野(今内蒙古五原东北)。

乙息记是个短命的可汗,在位仅有一年。科罗死后,他的弟弟燕都俟斤即位,称为木杆可汗。木杆可汗生得相貌奇特,据说脸有一尺多宽,而且还是赤红色,眼睛则长得像琉璃。虽然文献中的这段描述过于夸张,但多少也反映出突厥的蒙古利亚人种特征。欧亚草原上的突厥石人大多脸型宽大,人种特点表现得非常明显。木杆可汗智勇双全,但性情刚暴,好征战,正是他带兵最后灭了邓叔子。

木杆可汗平灭柔然之后,又在西面打击哒(实际上打击哒是由室点密可汗完成的),在东面打击契丹,向北吞并契骨,威服塞外诸国。经过这些扩张活动之后,突厥汗国的疆域,东到辽海,西抵咸海,南届大漠,北迄贝加尔湖,纵横五六千里。依照草原游牧民族长久以来的传统,突厥可汗汗庭则建在水草丰美的鄂尔浑河上游的于都斤山。于都斤山向来被游牧民族视为神山,此前和此后的游牧民族,在取得草原的领导权后,都把汗庭设在这里。

此时,中原对立的两个政权北齐和西魏,对突厥采取了不同的态度。北齐显然对刚刚勃兴的突厥存有戒心,因此起先支持和保护东支柔然。与北齐不同的是,西魏一开始就对突厥采取了比较友好的态度。

545年,西魏丞相宇文泰派遣酒泉胡人安诺陀通使突厥,这是西魏和突厥人的第一次正式外交往来。从姓名和居住地来看,安诺陀应该是粟特胡人。粟特胡人是中古时期活跃于丝绸之路上的中亚商业民族,他们善于经商,利之所在,无远弗届。从后世的记载我们知道,隋唐时代的突厥汗国中有不少粟特人,他们有时甚至可以干预突厥汗国的政治,至于经济方面的影响,那更是不消说了。

西魏以粟特人充当使者,突厥人容易接受,也便于沟通。粟特胡人所讲的语言是粟特语,突厥人在开始使用突厥鲁尼文字之前,所用的文字和语言也是粟特语。至今还留存于蒙古的突厥汗国早期碑铭布古特碑,为我们提供了可靠的证据。因此我们可以设想,西魏派遣安诺陀可能还基于另一种考虑,就是他能和突厥人进行直接的语言交流。安诺陀的到来,让突厥人欣喜异常,他们高兴地认为:“大国派来了使者,这预示着我们的国家即将兴盛起来!”很明显,远交近攻的道理,不仅中原王朝会用,游牧民族同样也深谙其道。

突厥汗国在与柔然的战争中逐渐把统治的重心转移到漠北,阿尔泰山以西突厥故地则由土门可汗的弟弟室点密统领。562年至576年间,室点密是西突厥的首领,称莫贺咄叶护,统领十姓部落十余万人前去征服西域。

从5世纪后期高车部叛离之后,柔然在西域的势力已经濒于破产。至6世纪初,柔然在西域的统治便告结束。突厥兴起在西域遇到的最大的对手就剩哒了,但此时的哒正陷入与波斯帝国的长期冲突中,主要精力被牵扯在西面,而无力东顾了。5世纪20年代,哒人渡过阿姆河,进犯萨珊波斯,结果被波斯帝国君主巴赫兰五世击退。30年代,哒南下吐火罗斯坦,战胜了盘踞于此的笈多罗贵霜,逐走其王笈多罗。此时正值波斯伊嗣俟二世在位,刚刚取得胜利的哒人不甘于从前的失败,他们从吐火罗斯坦进击萨珊波斯。一场持续百年之久的哒、波斯战争从此拉开序幕。

因此,突厥人兴起时,适逢哒陷入与波斯帝国旷日持久的战争中的好时机,由于波斯和突厥在对付哒上有着共同的利益,双方很快就结成了同盟。6世纪时,波斯的库思劳一世即位,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进行了一系列改革,波斯的国力转盛。库思劳一世一方面与拜占廷签署合约,解除来自西方的压力,以专心对付东方;另一方面,积极联合突厥,联姻结盟,共图哒。6世纪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库思劳一世亲统大军东进,突厥方面则由室点密可汗统兵西征,双向夹击哒。突厥的军队很快攻略了阿姆河以北的哒属国,挥师南下,直捣哒国首都(今阿富汗巴尔赫附近),摧毁了哒的主力部队。与此同时,波斯军队攻占了阿姆河以南的哒领土。

哒国破,突厥、波斯按事先的约定,以中亚阿姆河为界,中分其国土。阿姆河以北归突厥所有,以南则归波斯。此后,突厥又击败了阿瓦尔人和伪阿瓦尔人。不久,他们继续南下,荡平了阿姆河以南的哒残部,向西进剿逃散的伪阿瓦尔人,巩固了在阿姆河以北的统治,逐渐占有哒全部旧壤。由于室点密可汗平定西域、西征哒功勋卓著,因此与土门可汗一起被尊奉为突厥的开国始祖。

这时突厥汗国内部开始形成以土门系为主的东突厥和以室点密系为主的西突厥两个系统。东突厥的地盘主要在阿尔泰山以东的漠北高原,西突厥则领有阿尔泰山以西地区。不过,一直到583年以前,东西两部分是一个统一的政权,西突厥虽然独立发展,但并没有完全脱离东部的宗主国,仍然一直宗奉土门系可汗为大可汗。

556年,突厥木杆可汗从凉州(今甘肃武威)袭击吐谷浑,兵至番禾地界,吐谷浑觉察后,连忙向祁连山方向逃窜。贺真、树敦是吐谷浑的巢穴,吐谷浑可汗夸吕正在贺真,而征南王则守树敦。木杆可汗从北面进攻贺真,让西魏凉州刺史史宁从南面攻打树敦。木杆可汗攻破贺真,擒获夸吕可汗的妻子;史宁攻破树敦,擒获吐谷浑征南王。563年,北周派御伯大夫杨荐、左武伯王庆等人出使突厥,以娶木杆可汗的女儿为妻作条件,联兵伐齐。如果北周与突厥联兵成功,将对北齐形成两面合击的态势,而北齐则必然要面临两线作战的困境。

当北齐方面得悉这一消息之后,一改旧态,立即派人向突厥方面示好,也同样提出了联姻的意愿。北齐从以前支持柔然,到现在遣使向突厥求婚,这种变化完全是从政治利益着眼的决策。为了求得突厥方面的信任,北齐送出了远比北周还要丰富得多的礼物。木杆可汗一时被这些财物所打动,竟想将北周的使者杨荐等人抓起来送交北齐处置。

在这个关键时刻,杨荐大义凛然地责备木杆可汗:“我朝太祖皇帝和可汗睦邻友好,蠕蠕部邓叔子数千人来投降我们,我太祖皇帝全都交给您处置。而如今您竟然忘恩负义,难道不觉得愧对神明吗?”木杆可汗听后脸色惨然,过了很久才说:“您说得对。我意已决,和贵国共灭北齐,然后再送女儿去完婚。”史书中这段记载带有强烈的故事色彩,木杆可汗的举动或许不至于像文献描写得那样轻率。

这件事情还可从以下两个方面来重新考虑。其一,木杆可汗接受北齐的礼物后要拘执北周使臣,也许只是一种在北齐使臣面前的政治做秀。这样做,既可顺理成章地收下北齐的重礼,又不至于完全拒绝北齐,可以保持一种依违之势。从日后突厥在周、齐双方左右逢源的做法来看,木杆可汗这么做,是可以理解的。其二,此时突厥尚未和北齐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但和北周的盟约关系却已经持续了十余年之久。因此,木杆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贸然破坏和北周的同盟关系。

突厥还需要时日以便进一步观察和布置,才能在北周、北齐两雄之间建立一种微妙的平衡关系,从而获取更大的利益。随后,北周兵分两路,柱国杨忠领兵1万,从北道与突厥会合;大将军达奚武带3万步兵,从南道出兵,包抄晋阳(今山西太原)。阴历十二月,杨忠连下北齐20余城,突厥木杆、地头、步离三可汗带兵10万前来会合。齐帝赶赴晋阳拒守。564年正月,齐武成帝高湛登晋阳北城,亲自督战,北齐军容整肃。突厥千里赴战,又正值积雪数尺,于天时、地利都不利。晋阳城下,两军刚一交兵,突厥即引兵退却,导致联军大败。突厥不甘心空手而还,回兵出塞的途中大肆劫掠,从晋阳以北数百里惨遭荼毒,人畜无遗。

565年,北周派大司徒宇文贵、神武公窦毅、南安公杨荐等人,携带皇后所用的仪仗,以及120名宫女,前往迎娶木杆可汗之女。与此同时,突厥却开始与北齐进行正面接触。阴历五月,突厥首次派遣使者抵达北齐。从563年北齐派使臣到突厥汗庭,到现在突厥遣使到北齐,中间经历了两年的时间。在行将与北周联姻之际,突厥突然与北齐建立外交关系,这种举措貌似反常,但显然不是出于仓促决策。与两年前突厥和北周订婚之时发生的戏剧性一幕联系起来看,突厥可汗显然是有意识地要在周、齐双方之间获得一种平衡。换而言之,当中原政权想利用突厥势力作为一种政治和军事同盟筹码的时候,突厥也积极主动地要利用中原两大政权之间的矛盾纷争为自身谋取更多利益。于是,东北亚地区的突厥、北周、北齐三大势力之间形成了一种新的政治博弈关系。这种博弈关系的改变,既取决于彼此间力量的消长,还取决于各自内部政治局势的发展变化。数年之后,形势就慢慢明朗了。

木杆可汗不但没有立即将女儿送往北周,反倒改变主意,转而许婚北齐,还扣留了北周使臣。北周为此多次遣使往返,力图巩固联盟。神武公窦毅当着北齐使者的面,与木杆可汗论争。568年初春,漠北接连十数日狂风大作,雷鸣电闪,木杆可汗的牙帐也被雷电击坏。木杆可汗以为是上天震怒,赶忙备下礼物,遣使穿越阿尔泰戈壁,取道张掖,将女儿送往北周。北周与突厥和亲,每年要给突厥缯絮锦彩十万段,还得锦衣玉食款待留驻长安的上千突厥人,这显然是一桩不平等的政治交易。

木杆可汗之女阿史那氏嫁到北周之后,周武帝宇文邕厌恶她相貌丑陋,故意疏远她。周武帝的姐姐嫁给窦毅生了个女儿,窦氏当时年纪尚小,却已经非常懂事,因此深受周武帝疼爱,被留养在宫中。窦氏背地里劝周武帝说:“现在边境还不太平,舅舅您应当以苍生为念,克制自己的情绪,对阿史那皇后好一些。只要得到突厥的助力,江南、关东就不足为虑了。”武帝深深赞许窦氏的见解,改变了对阿史那皇后的态度。窦氏后来嫁给了李渊,成为大唐帝国的第一位皇后。

572年,木杆可汗临终前按照惯例不立儿子大逻便,而立弟佗钵为可汗。佗钵可汗立乙息记可汗之子摄图为尔伏可汗,统领东面;又封褥但可汗之子为步离可汗,统领西面。北周、北齐都希望借助突厥的力量,争相厚赂突厥。佗钵可汗越发骄横,他常常露骨地对手下人说:“只要我在南面的两个儿子经常这么孝顺,那我们就不必担心贫穷了。”

但中原地区的政治格局很快就发生了变化,中原与突厥的关系也将随之开始发生改变。575年以后,北周接连对北齐发动强大攻势,并于577年最终平灭北齐。北齐的灭亡打破了原来三方相互利用制衡的机制,突厥和北周成为北方两大势力。北周吞并北齐后,政治、经济、军事实力增强,因此突厥虽然强盛,却不敢贸然南侵。而北周刚刚经过数年的战争,不但需要一段时间的休整补充,还需要解决江南陈朝割据的问题,不能在此时和突厥反目。双方进入了一个貌似和平,实际上却是暗流涌动的时期。

突厥方面当然不愿意看到中原政治格局的改变,还想继续维持两雄争立的局面。北齐政权灭亡后,北齐范阳王高绍义率残部投奔突厥,佗钵可汗当即将突厥境内的北齐人全部交给他统辖。577年阴历十二月,北齐王室疏属营州(今辽宁朝阳)刺史高宝宁上表劝进,在佗钵可汗的支持下,高绍义自称皇帝,改元武平。很明显,佗钵可汗意在扶持高绍义傀儡政权以制约北周。因此,当579年,北周以遣送高绍义为条件允诺和亲时,佗钵可汗拒绝交出高绍义。直至次年夏,双方和亲,又经北周多方劝诱之后,佗钵可汗才极不情愿地让北周拘捕高绍义。

然而,突厥方面交出高绍义并不意味着放弃扶植反对北周的势力。此时据有营州的高宝宁仍然获得突厥方面的支持。582年,高宝宁攻打平州(今河北秦皇岛卢龙县),突厥沙钵略可汗、第二可汗、达头可汗、阿波可汗和贪汗可汗等五可汗统辖的40万控弦之士还与之配合,侵入长城地带。

随着中原的统一,中原王朝与草原游牧政权力量的对比发生变化,渐渐朝着有利于中原的方向发展,突厥可汗扶持地方力量实际上无助于改变大的政治走向,高宝宁最终也难逃被隋王朝消灭的厄运。突厥再次故伎重演,通过扶持地方割据势力来干预中原政治局势,则要等到隋末群雄逐鹿的时候了。

总之,草原游牧政权并非人们通常想象的那样,处于蒙昧无知的状态,一味被动地受中原政权政策的影响。他们也在积极地运用各种可能的途径干预地区的政治格局,以强化自身影响力,从而获取更大的政治和经济利益。

参考资料:《草原帝国》《西域文史论稿》、《新唐书》《唐代北方问题与国际秩序》、《突厥汗国与隋唐关系史研究》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欧曼巴,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