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新人种“龙人”是在我国发现的,但他可能会改写全人类族谱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东江桥岸边,发现一块非常完整的古人类头骨化石。以河北地质大学季强博士为首的国际研究团队进行了多年的研究,在《创新》(The Innovation)上刊登了三篇论文表明:现代人最亲近的新人种被发现。以黑龙江命名为“龙人(Homo longi)”,我国是重要的古人类研究中心。

《创新》将其中一篇论文置顶为封面,引起了各国媒体高度关注。例如英国《卫报》:中国一块巨型头骨化石的发现,已经迫使科学家们重新书写人类进化史。

小插曲(可跳过):

实际上,1933年化石就被发现了。当时正在建桥,工人挖到了这块化石,其中一个工友曾听说过北京人头骨的事情,认为这头骨可能不简单,便偷偷带回家,包裹后埋在井中。

工友这样做是想保护该头骨,因为指挥建桥的是外人,不想化石落入外人之手。2017年,工友年岁已高,将事情告知了自己的后人,想将其捐给博物馆。后人偶遇季强博士,博士看到化石知道不简单,多次沟通后,将其存放在了河北地质大学博物馆中。

龙人的研究发现远没有表面看着这么简单。目前,大部分现代人体内携带着1%-4%尼安德特人(一种古人类,下面简称尼人)基因。时间越往回推,尼人的基因占比越高。例如:4万年前,尼人基因比例高达6%-9%。

很多古人类学家一直本着“尼人与我们血缘最近”,进行古人类研究。这次研究发现龙人或许才是最亲近的支系,意味着之前很多研究在错误的道路上狂奔。想吃明白这次发现那些重要的瓜,需要简单了解古人类发展背景。

智人、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

在生物学分类上,我们是人科人属智人种。人属下,目前只剩下智人。不过,将时间往回推,人种就多了。

(早期图,有很多错误,大概数数人种)

目前,已知的人种接近20种,未来还会发现更多。由于生活年代与演化支系的不同,各人种之间的血缘关系,生殖隔离情况也不同。目前,现代人除了混有尼人基因外,有些还混有丹尼索瓦人的基因,而尼人与丹人也互混。

龙人与我们更亲

原本科学家分析认为:57万年前,尼安德特人从我们的演化支系中,独立出去,并行发展,是我们最近的姊妹群。然而这次研究发现:早在100多年万年前,尼人就与我们分离了。龙人所属支系分离时间要比尼人支系晚得多。

用个不太恰当的比喻:你太爷爷居住在非洲,有多个孩子(爷爷),其中一个孩子(叔爷)跑到了欧洲。接着你爷爷在非洲有多个孩子(父与叔),其中有一个孩子(叔叔)跑到了亚洲。最后你出现了,你走出非洲,途径欧洲时碰到了一个名字叫尼安德特的,他说他是你兄弟。接着你走到了亚洲,遇到一个叫“龙人”的,长得和你特别像,你一查他家谱,发现你们有共同的爷爷,而你和尼人只是有共同的太爷爷,所以龙人更亲。当然,真实情况要比这复杂得多。

龙人是怎么练成的?

龙人化石出现的地层属于「中更新世晚期」,意味着生活在距今14.5-30.9万年。其脑容量为1420ml,而现代人平均脑容量为1350ml,意味着他们也不笨。

特征表明他们向着更加抗寒的方向演化,例如:宽大的球状鼻,可加热呼入的冷空气,头型整体更加宽扁,减少散热面积。

(由左向右演化,金牛山人、华龙洞人、大荔人、夏河人、龙人)

经过对「更新世」大量化石的比对,科学家发现中国早期发现的夏河人、金牛山人、华龙洞人、大荔人、龙人都属于同一个的演化分支系,命名为哈尔滨人单系群(Harbin human group),与智人所属的支系互为姊妹群,但这不是最重要的发现。

古人类重要研究中心

前面我们提到了尼人的另一位近亲,丹尼索瓦人。目前,我们对丹人的了解并不多。丹人的化石发掘地只有两处,离我国新疆不远的丹尼索瓦洞穴,以及我国青藏高原边上的白石崖溶洞(半年前发现的)。

原本一些属于“哈尔滨人单系群”的人种,被归类为丹尼索瓦人单系群中,例如:国外就把夏河人定义为丹尼索瓦人。因此这次龙人出现,外国有些学者并不承认,更想将“龙人”定义为“丹尼索瓦人”。因为按照之前的外国惯例,我国发现的古人类,只要不是智人,统统都归为丹尼索瓦人单系群。

简单理解就是外国一些学者认为丹尼索瓦人的祖先走到亚洲,逐渐演化出丹尼索瓦人,这些中国发现的化石都是丹人单系群演化过程中出现的。要是按照这种说法,智人跟丹尼索瓦人才是姊妹群,但这种分类的方法太笼统了。早期我们没有认清命名权的重要性才出现了这种情况。现在我们不能这么干了,这次研究提供了大量证据,表明走到亚洲的古人类演化发展,远没有那么简单。

研究表明:虽然古人类都是从非洲跑出来的,但跑向东亚(主要是我国)的古人类是最多的,而且古人类具备偶发性、远距离、四处扩散、建立新种群的能力,例如非洲走到欧洲,随着扩散又回非洲;有些到东亚的又跑到欧洲分化出一个新支系等等,这套理论称之为“穿梭扩散模型”。

往我国跑的古人类多,我国的地貌地形又多样,有丰富的古人类人种留存,用论文的原文来讲:

非洲是人类演化扩散之“源”,亚洲则是人类演化之“汇”。

因此,想要捋顺人类的演化,非洲、东亚两头抓,我国应当是重要的古人类研究中心。历史上多次重要的、完整的化石发现都出现在我国,应该对这些人种进行细分,而不是都简单粗暴归纳为“丹尼索瓦人”,将古人类重要汇聚点搞成一团浆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