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彻底消灭疟疾获世卫组织认证,三千万患者归零,中国如何做到的?

2021年6月30日,一个几乎已经被国人遗忘的疾病――疟疾,再度被提起。而提起的原因是,我们国家获得了世卫组织消灭疟疾的认证。从70年前的3000万的患者到如今的0病例,我国一举成为消灭疟疾最多的国家。

回首过去,疟疾,从来便是一种与人类文明纠缠不休的疾病。

疟疾,间接促成《红楼梦》诞生

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康熙在击杀鳌拜,平定三藩后,却不幸染上了疟疾。寻访名医无果,康熙帝差点在大业未成的三十九岁,就离世了。好在,有传教士带来新发现的疟疾的药物金鸡纳霜,才终于留住了这位伟大的清王朝皇帝,这让西方医学与宗教有了进入中国的契机。

疟疾后来还感染了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尽管康熙御赐金鸡纳霜,但快马加鞭却依然拦不住阎王索命。曹寅死在了药物到来之前,这导致曹家家道中落,促使曹雪芹写出了明清时期最伟大的小说《红楼梦》。

疟疾,是由原生动物门孢子纲下的一类寄生虫引起的。目前共发现50余种疟原虫,其中主要有4种寄生在人体:间日疟原虫、三日疟原虫、恶性疟原虫和卵形疟原虫。在我国主要以间日疟原虫和恶性疟原虫为主。

疟疾通过按蚊传播

疟原虫有两个寄主:人和按蚊。疟原虫可以在人体的肝细胞和红细胞内发育。进入红细胞内发育的疟原虫会不断增殖并周期性涨破红细胞,导致患者寒热交替。

不同种类疟原虫周期不同:恶性疟原虫36~48h,间日疟原虫48h,三日疟原虫72h。这也是疟疾发作的间隔时间――疟原虫进入红细胞时不发作,涨破红细胞时疟疾发作。随着发作次数增多,红细胞数量会大量减少,会导致患者贫血、水盐失衡。同时,被寄生的红细胞易导致血管黏连,造成血液循环受阻,最终器官衰竭而死。

正因为疟原虫能够栖身肝脏,才导致杀虫工作极难进行。即使我们使用抗疟药,也只能杀死红细胞内的疟原虫,而肝细胞中极易残存疟原虫,导致疟疾极易复发。再加上疟原虫可在血液中存活30~60天,一旦这期间被按蚊叮咬,还会将疟疾传播给更多人。最后,疟原虫还极易产生抗药性,一旦复发,治疗难度倍增。因此疟疾消灭极其困难。

疟疾发作时红细胞破裂

仅2019年,全球共使用约30亿美元用于控制和消灭疟疾,但仍有约40.9万人死于疟疾,其中27.4万为5岁以下儿童。

在大航海时代前,旧大陆的人们一直对疟疾束手无策。镰刀贫血病、蚕豆病等,这些刻在人类基因里的疾病,都是抗争疟疾留下的印记。

因为疟疾,我国西南地区在古代始终难以开发,根据《汉书》与《后汉书》记载,每当对云贵地区用兵,都会出现“兵未血刃而病死者什二三”的状况。而欧洲人也因为疟疾,在找到特效药前始终难以殖民非洲。我们甚至连对手是谁都不清楚,只得归因于“瘴气”这种似有若无的东西。这是人类面对疟疾最黑暗的时代。

红细胞中的疟原虫

直到17世纪,大航海让西班牙传教士从新大陆带回来了金鸡纳霜――一种用金鸡纳树皮制作的粉末。旧大陆的人们才拥有了第一种对抗疟疾的武器。18世纪,法国人从金鸡纳霜中提取了有效成分奎宁。19世纪末,随着显微镜的发明,人类才第一次发现疟原虫这个恶魔的身影。

人类至此终于知道了敌人是谁。反击的号角响起,曙光初现。

打赢了疟疾,就能打赢全世界?

神奇的是,人类同疟疾的战争,竟然也左右了人类之间战争的结果。以二战为例,太平洋战场同样也是疟疾的“主战场”,美军患病率是百分之四百,即平均每人患病四次。而日军糟糕的后勤导致患病率更高。超过一半死于疾病和营养不良。而疟疾就是非战斗减员中最重要的因素。

可以说谁掌握了抗疟药,谁就可以左右战争。于是抗疟药物,随着不断的战火,而变得越来越多。

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打响,德国因为被掐断了奎宁的供应,而被迫加速研究,结果找到了米帕林、帕马喹等药物。

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被掐断药物供应,于是伯氨喹等新型药物诞生。而我国的青蒿素,也是我国在越南战争中,为了抗击美国而紧急研发出的药物,结果却一举成为了全球最棒的抗疟药物。青蒿素的复合疗法使得非洲疟疾致死率下降66%,5岁以下儿童患疟疾死亡率下降71%。

青蒿素

战火远去后,科学迅速发展,近年来针对疟疾的疗法又有了突破。我们可以针对患病时期合成多种保护性抗原,而疟疾的疫苗也有了出现的希望。今日,对于疟疾,我们武器充足。

药物要有,抗疟之心更重要

但药物仅仅是工具,抗疟之心才是关键。即使有了那么多有效的药品,2019年,全球疟疾仍有2.29亿例病例。一个国家重视与否,才是能否消灭疟疾的关键。

在党的百年华诞前一天,我国通过了世卫组织的认证,成为第40个消灭了疟疾的国家。

这是我国从建国以来始终坚持不懈抗击疟疾的结果。正如世卫组织全球疟疾规划主任佩德罗・阿隆索博士所夸赞的那样:“几十年来,中国跳出思维定式的能力不仅对国内应对疟疾提供了良好的帮助,也在全球产生了显着的连锁反应,政府及其人民一直在寻找新的创新方法来加快消除疟疾的步伐。”

建国前,我国每年有着3000万的病例。建国后,从50年代起我国便开始为有患疟疾风险的人提供预防性药物,每个人都能获得诊断与治疗。 80年代,我国更是通过推广驱虫蚊帐来对抗疟疾,比世卫组织的推荐还来得早。

1990年底,我国就仅有11.7万病例,死亡人数减少95%,消除疟疾进入了最后阶段。2010年,多部门下发消除疟疾行动计划,采用1-3-7的工作模式,即1天内诊断并上报病例、3天内完成病例核实及流行病学调查、7天内开展疟疾疫点的调查与处置,这套工作模式非常有效,不仅彻底消灭了我国的疟疾,如今还被世卫组织写入技术文件,推广到了全球。这是我们国家为全球做出的贡献。

在今年,在连续四年本土疟疾零病例后,我们国家在党的领导下,终于战胜了疟疾这个伴随人类历史而生的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