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亚述人有轻重骑兵,西周还在用战车!中国骑兵最早什么时候出现?

作者|冷研作者团队-曲墨封

字数:2911,阅读时间:约9分钟

编者按:通说往往认为世界上最早的骑兵是斯基泰人和辛梅里安人游牧民的骑兵,而西亚各国受他们的影响发展出了骑兵部队。但经过考古研究,发现商朝很可能比斯基泰人更早拥有骑兵,那么,为何继承商朝的西周没有形成亚述那样的正规骑兵部队呢?

甲骨文当中多有对于骑兵的描写,如“贞肇马左右中人三百”(三百骑兵)、“马其先”(疑似侦查兵作用)、“来告方大出,伐我师,唯马小臣(投入作战了)”、“共马乎伐(灭)”(于省吾、王宇信等专家认为已经开始短兵相接)、“贞唯马亚乎执”、“三十马允其幸羌”(骑马猎奴,追击敌人)、“贞令马卫于北”“贞令马卫,亡盖”(巡逻队)、“其射豕,唯多马”、“其令马亚射麋”、“唯多马乎射,擒”(骑射狩猎)等。

关于商朝骑兵,冷兵器研究所之前有文章《商朝古墓里的军事大发现!中国拥有骑兵竟然比斯基泰人还早?》加以解说,认为商代骑兵虽然仍处于散骑的水平,但战斗力和规模都远大于同期(公元前11-13世纪)迈锡尼人和阿拉米人的散骑。

由此而言,考虑到斯基泰人的祖先安德罗诺沃文明受到两河流域的影响一度使用战车,斯基泰人的骑兵使用也很可能事实上是受西亚影响。然而,乌克兰草原、北高加索、中亚草原草场丰沛的特质,使得他们很快转型为游牧民族(现代考古发掘逐渐证明,游牧诞生的时间不会早于公元前1000年),拥有了大量的马匹。

▲南俄草原和中亚草原至今是重要的粮食产区

比起蒙古高原,西方的游牧民族还有个得天独厚的方式,即他们也存在规模不小的农业生产。南俄草原和中亚草原虽然纬度较高,但南俄草原因黑海的蒸发作用而降雨充沛,中亚则有锡尔河与阿姆河的灌溉,因此农业和牧业可以互相补充。当时生活在乌克兰的斯基泰人甚至有多余的粮食用于出口给希腊各城邦。大量的粮食储备下,就可以用粮食喂马来培育马种,乃至训练冲击骑兵与重骑兵。实际上,早期文明大量使用战车,也是早期马种体格矮小,无法负人冲锋的结果。

早期斯基泰骑兵持鹤嘴斧和弓箭作战,但很快出现了有持矛格斗能力的长矛骑兵。在《早期铁质对青铜冷兵器有多大优势?西周对上亚述帝国是否会被屠杀》一文中,笔者已经提到亚述人对上斯基泰人屡战屡败,所以亚述长矛骑兵更可能是被斯基泰人打败后吸收斯基泰战术的产物(勒内・格鲁塞就持此观点)。

▲亚述弓骑兵浮雕

当然,这一时期的长矛骑兵是否有冲锋能力还两说。他们更可能的作战方式是把马驻定了对打或者直接下马作战。亚述人可能发明了最早的马鞍,但非常原始,实际上就是鞍布,用一条肚带绑缚在马的腹部和臀部。面对亚述军队,斯基泰人有巨大的优势,因为斯基泰人拥有多得多的战马,以及不少高头大马。亚述则养马业并不发达,需要从境外进口马匹补充。

▲三角弓亚述战士

面对大量的斯基泰骑射手,亚述战车显得机动力低下。由于自耕农阶层的削弱导致公民兵传统的崩溃,亚述步兵又变得缺乏近战能力,倘若他们以远射方式对抗斯基泰骑射手,则会被披甲的斯基泰武士凑近来以近战打垮,而亚述弓兵使用的三角复合弓虽然精度不低,破甲能力却不如商朝的反曲弓。

由于亚述正规骑兵部队出现在与斯基泰人同期的新亚述时代,某些人声称在公元前1237年的尼赫里亚战役中“新崛起的亚述军队,却已经开始将成建制的骑兵纳入作战体系”。这又是纯粹的历史发明,中亚述时代有没有骑兵不好说,即便有,也是规模极小的散骑。

亚述人在阿萨尔哈东时代,由于被斯基泰骑兵打击而进一步进行骑兵改革。到亚述巴尼拔时代,战车地位下降,骑兵数量大大增加,有了明确的划分――轻骑兵,由亚述帝国统治下的游牧民族组成,装备弓箭和标枪;骑弓手,身穿硬皮甲;重骑兵,装备长矛和剑,负责近战接敌。但是一个悲伤的事实是,这一时期的亚述军队可能更弱了。马匹数量和质量均不足限制了他们的骑兵战斗力,也许惟一的好处是亚述军队机动性增强,可以迅速行军镇压各地的叛乱。而米底王朝的雄主基亚克萨雷斯击败收编了斯基泰人之后,骑兵的数量和质量都得以碾压亚述帝国。

▲与亚述缠斗多年的乌拉尔图王国,最后被米底帝国所灭

亚述巴尼拔去世之后,亚述曾经的敌人乌拉尔图、埃及均不计前嫌,发兵支援亚述,以抵御米底-新巴比伦同盟的扩张。由于米底-新巴比伦同盟展现出的高度攻击性,叙利亚等地的城邦也基本维持了对亚述的忠诚,但在米底人的狂暴攻势下,亚述阵营仍然不堪一击,土崩瓦解。可见打铁还需自身硬,在骑兵体系尚非常孱弱时就贸然抛弃战车体系而重视骑兵体系,结果只能适得其反。

由此而言,西周考虑到马种水平不高,没有贸然进行骑兵改革,骑兵长期停留在散骑的状态,反而是正确的决策。到了春秋战国,各诸侯国也优先强化步兵,然后才考虑到骑兵。由于早期的马匹品种改良是由游牧民族负责的,富于粮食储备的南俄草原和中亚草原的斯基泰人与马萨格泰人总能拥有更好的马种。他们武装出最早的具装骑兵,也对持矛冲锋的改进颇有贡献。

▲斯基泰重骑兵出现在亚述帝国灭亡之后,但他们的矛一般不超过两米

居鲁士大帝的波斯帝国,近战步兵的水平已经远远胜过亚述帝国时代,但仍败亡于斯基泰人。这正是因为斯基泰骑马武士通过冲锋,迅速突破了波斯人单薄的步兵矛线之后,冲垮弓手队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完成了对居鲁士的斩首所致。不过,波斯人发现面对希腊人的厚实方阵,长矛骑兵冲锋很难奏效,因此波斯骑兵很长时间仍以骑射和投掷标枪作为主要作战方式。

亚历山大麾下的伙友骑兵和色萨利骑兵的装甲比波斯骑兵要轻,一般不披马铠,但他们持很长的绪斯同骑枪,注重一往无前的决心(或许也拥有不少良马,马其顿很容易从南俄草原获得优质马种)。吴起说过“凡兵战之场,立尸之地,必死则生,幸生则死”,畏惧近战的波斯骑兵反而在他们面前变得不堪一击了。

▲伙友骑兵

后来萨尔马提亚人击败斯基泰人征服南俄草原,也是由于萨尔马提亚武士使用更长的骑枪,更善于冲锋。当然,马种的不断改良也是持矛冲锋战术得到完善的关键。最后提一下某西方历史爱好者群体的言论,他们认为“西周打不过亚述,国家的动员和组织能力不一样。亚述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军国主义国家。西周还是分封制。周王室只能控制京畿地区,远一些的诸侯就控制不住了 ”。

但实际上,亚述的军国主义程度远比不上商人大规模的杀俘祭神。他们的核心地区――上美索不达米亚又要比周的王畿千里,人口要少得多。

▲埃及法老普萨美提克一世成功驱逐了亚述人

叙利亚等地长期处于城邦分立的状态,米底、波西斯地区只能维持松散的羁縻,新征服的埃及虽然驻扎重兵仍然反叛不断,在亚述巴尼拔在世时便赶走亚述人重获独立;即便是两河流域下游的巴比伦地区,也以类似分封的形式交给了亚述巴尼拔之弟沙马舒姆金镇守,与西周封管叔蔡叔如出一辙。而沙马舒姆金也勾结迦勒底人和阿拉米人掀起叛乱,严重损害了亚述帝国的国力。

▲亚述帝国的核心区仅有上美索不达米亚

由此而言,对于认为亚述的国家组织比起西周更紧密高效的人,大家笑笑就好。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曲墨封,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