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戴胜贵为以色列国鸟,为何要把自己弄臭烘烘的?

文/明石小艾

嗨,朋友们,你们有没有看见过一种鸟,它的头上长着一种独特的羽冠,又有长长的鸟喙和棕黄色的羽毛,还老是被错认为是啄木鸟。如果凑近了,你还能闻到它身上那沁人心脾,臭不可耐的体味。

它,就是大名鼎鼎的戴胜。老话又叫它“臭姑鸪”。

拗口的名字,哪里来?

它为什么会叫戴胜这个拗口的这个名字呢?

原来在古代,“胜”是一种女性的头饰,而戴胜这种鸟头顶的羽冠也像是戴了一个胜,所以这种鸟因此得名戴胜。不过比起戴胜这个正式名,还是“臭姑鸪”这个名字更让人觉得熟悉一些,这因为戴胜的窝据说奇臭无比,连带着也让每天生活在其中的戴胜鸟变得臭烘烘的了。

戴胜具体有多臭?不知道该说幸运还不幸呢,我可从来没闻过戴胜的味道,欢迎闻到过的朋友在评论区分享一下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

臭不可耐是如何“捂”成的?

那么戴胜为啥这么臭?

首先,是因为戴胜巢中的粪便从不清理,再加上它们又是主要以虫子为食,虫子吃剩的残渣加上鸟粪混合在一起的味道,那味道,想一想就觉得上头。不过不仅仅是戴胜这样,其实绝大部分鸟都不会清理自己鸟巢的。

原本就已经够臭了,到了繁殖季时,戴胜雌鸟的尾脂腺还会分泌恶臭的气味,臭上加臭,刺鼻又辣眼。这种恶臭的味道可以有效地驱赶天敌、保护雏鸟。两种臭上加臭的味道混合在一起,那味道,真是管阴沟不叫阴沟―那叫一个地道。

最后再加上戴胜 “咕咕-咕咕-”的叫声,所以“臭姑鸪”这个名字可谓是名副其实,比戴胜这个本名还响亮多了。除此之外,戴胜还有很多像“胡\\”“花蒲扇“山和尚”“鸡冠鸟” 这样的别名,大多数都来源于它头顶的羽冠。明明是可以靠颜值吃饭的鸟,非要把自己的名声都要整得臭臭的,真是让人无语凝噎啊!

戴胜广泛地分布在欧亚非大陆上,适应性又十分的强,因此无论身处于城市还是农村中都应该很容易就能见到戴胜。前面说到戴胜吃虫,实际上戴胜根本就是个虫类杀手,它主要以蝗虫、蝼蛄、石蝇、金龟子、跳蝻、蛾类和蝶类幼虫及成虫为食,也吃蠕虫等其他小型无脊椎动物。

作为一只鸟,戴胜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肉食鸟了,我们人类自己吃多了肉类后的便便的臭味都够刺激了,想想戴胜的鸟粪,一定臭的更刺激吧!

前面不是说了戴胜有很长的鸟喙吗?这是戴胜撞脸啄木鸟的地方,也是它与啄木鸟最大的不同,啄木鸟的鸟喙又长又粗又直像一根钉子,能够钉穿树皮找到虫子,而戴胜的鸟喙它又长又细又弯,要是让它啄树还真是难为它了,其实戴胜的鸟喙主要是可以很方便地探寻地面之下的食物,来抓到自己爱吃的小虫子。

臭鸟竟是以色列国鸟

别看戴胜是个臭鸟,有的是人爱它。

2008年5月29日,以色列建国60周年大庆的活动中,以色列总统希蒙・佩雷斯就在耶路撒冷宣布戴胜鸟为以色列的国鸟。而戴胜之所以能当选这一殊荣的主要原因是因为美丽、尽职尽责,能照顾好自己的后代。我国古代著名诗人贾岛也写过咏戴胜的诗,看来欣赏戴胜的美是不分国界的。

不爱干净,还能搞出大发明。

虽然戴胜不讲卫生的习惯,令人“反感”,但是戴胜这个坏习惯却间接地搞出了一个全自然界独一无二的大发明。

具体的时间点,来自西班牙格拉纳达大学和塞纳斯・阿里达斯大学的一组研究发现戴胜还通过分泌的一种物质,防止鸟蛋感染导致胚胎死亡。

要知道戴胜从不清理鸟巢中的鸟粪,因此环境非常糟糕,也就滋生了很多细菌。而需要被长期放在巢穴中的鸟蛋虽然是密封的,但上面其实有着很多肉眼无法看到的孔洞,这也成了细菌畅通无阻进入鸟蛋的通道。如果放任细菌侵染鸟蛋,戴胜鸟的繁殖成功率将非常低。因此,为了后代的生存,戴胜干脆就演化出了世界上最独特的一种方式来防止细菌入侵它们的胚胎。

戴胜的尾脂腺内生活着很多兼性厌氧菌种和几种专性厌氧菌种(多数为梭状芽胞杆菌),这些细菌会被戴胜妈妈通过尾脂腺分泌的油脂被均匀的覆盖到戴胜的蛋上。实验人员们猜测,正是这些被戴胜涂抹在蛋壳上的细菌,保护戴胜在蛋壳中的胚胎免受病原体细菌的感染。

因为对细菌来说,生活的环境也是一亩三分地,如果其他细菌来了,那么意味着自己生活的环境会减少,所以细菌会积极灭杀别的细菌,抗生素便是利用这个特点研发的。

如果真如猜想这样,戴胜将成为已知所有的鸟类中唯一会通过共生细菌来减少鸟蛋感染病原体概率的鸟类。

为了验证猜想,实验中研究人员尝试性地阻止戴胜用尾脂腺的油脂覆盖鸟蛋,结果这一批人工孵化的鸟蛋孵化成功的概率真的就就大大降低了,而蛋壳之下有害病原菌的存在的数量也比普通鸟蛋有着明显增加。

这一发现证实了最初的实验假设,进一步分析发现,戴胜尾脂腺分泌物中含有一种被称为细菌素的蛋白质,它可以进一步阻止其他病原体进入蛋内危害胚胎。因此,戴胜肠球菌的细菌菌株浓度越高,卵中保持无病原体的可能性就越大。

看来不光是人类会以毒制毒,戴胜也会!

更精彩的是,研究还发现,戴胜鸟的蛋在蛋壳表面结构上还有很多小的凹陷。 这些小的凹陷或空洞似乎起着容器的作用,从而让有益菌的尾脂腺分泌物能均匀的覆盖鸟蛋表面。“杀菌液”到位了,连蛋壳也能打出完美配合。

小小戴胜鸟,真是太机智了!

参考文献

Special structures of hoopoe eggshells enhance the adhesion of symbiont-carrying uropygial secretion that increase hatching 'success'Manuel Martín-Vivaldi, Juan J. Soler, Juan M. Peralta-Sánchez, Laura Arco. Antonio M. Martín-Platero, Manuel Martínez-Bueno, Magdalena Ruiz-Rodríguez and Eva Valdivia.Journal of Animal Ecology DOI: 10.1111/1365-2656.12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