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明朝军备那么多火器,为什么总被后金八旗暴打?这事蒙古人要背锅

作者|冷研作者团队-明忆

字数:2360,阅读时间:约8分钟

编者按:在现在互联网,明朝火器一直被当作中国古代王朝火器的巅峰时代。先不论这种评判是否存在合理的评判标准,但这自古以来,既然有人粉,那就自然难逃有人黑。有关明朝火器最大的黑点,无疑就是明朝与后金的战争中,被努尔哈赤指挥的八旗军队,一次次刷出了史诗大捷。而在当时明朝以徐光启一派为首的西法党官员,更是斥责明军使用的火器质量低劣,无法对使用J车和棉甲的后金军造成伤害。那么明末的火器发展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以至于出现了这么尴尬的情况呢?

▲后金军队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后金在与明朝的战争中,制造精良的铠甲和坚固的J车,可谓是后金军与明朝作战时的利器。后金军依靠这两者配合,顶着明军“炮枪齐发如雹,矢下如雨”的火力输出下,完成对明军的近身,然后用他们强大的肉搏能力,以及数量的优势将明军击溃。不过在讨论明朝火器之前,首先要先说一下,后金那个让明军在精神上破防的J车,和明军没能让后金军在物理上破防的火炮,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满文老档》插画中的J车和明朝火器

相信很多人对后金J车最直观的印象,都是来自于《满文老档》中的插图,里面那个三四个士兵,一起推着的J车。不过考虑到《满文老档》的文字部分,并没有对J车的详细描述, 《满文老档》本身,又在清朝入关之后,进行了多次修改,因而很难说这些J车的形象是否可靠。而另一边,被后金J车搞出心理阴影的明朝,对J车也是有着详细的记载,不过这些记载嘛和《满文老档》完全是两个画风。

▲后金军队

首先是大小,根据明朝人的描述,后金使用的J车,绝非《满文老档》插图中的那些大号手推车,而是“奴以牌车推遮一车二十余人”的大家伙。换言之,不考虑具体结构,后金的这种能挡住火器的J车,对标的可不是明朝车阵的厢车、轻车一类,而是像明朝的推车一样,体型巨大,需要多人推行,同时也能为多人提供庇护的战车。

在解释完后金J车的大小后,这些J车之所以能够防御挡住明军枪炮,其实也就很好解释了,无它,就是“护甲”堆的够厚。后金J车作为防护的J,可是达到“前一层用板约五六寸”。如果一寸按照3厘米来算,那后金J车的J,厚度就是在15~18厘米之间。如果光看文字,还有点难以想象,那就想象一下,这是一块大约这么宽的木板……

所以想象下当时明朝士兵的处境,他们被自己的将官指挥下,一路在辽东阴森的密林中磕磕绊绊前进,好不容易抵达了战场,迎面而来的,则是一帮面目狰狞,身穿重甲的女真人,推着和城墙一样的J车就向自己杀了过来。在你手中的火器怎样也不能伤到对面的同时,他们那巨大的J车已经快速推进到了近前。这时候恐怕再强悍的军队,也会被吓出心理阴影。

说完后金的J车,那么明朝的火器又是什么情况呢。老实说,明朝火器的问题那真不是一两期文章可以说完的事情,硬是要简单说的话,只能说当时的明军,实际上非常不巧的处在一个转型期。长期以来明朝军队,尤其是北方明军,主要面对的敌人,都是北方的蒙古各部,因此在明军野战类火器的发展上,一直是走了轻便机动的路线。相对的,这也限制了明朝火器,在大型化和火力方面的发展。而且明朝战车本身,它们的防御一是考虑到蒙古人没有火器,二来要兼具灵活性,因此在关键的护板上,做的要远薄与后金军队,这就是的一旦后金军队哪怕掌握了少量的火器,都有可能给明军造成有效打击。

▲明朝野战时使用的小型火炮

尤其是在“俺达封贡”之后,随着蒙古战斗力开始下滑,明朝与蒙古之间大规模高强度的战争越发减少,因而以辽军为首的一些边军,甚至开始抛弃明军惯用的火器和战车,转而走轻量化路线,追求以少量武装家丁为核心组成野战军队,对来犯的蒙古骑兵实行快速击破。这一点不仅让萨尔浒之战前后,当时的辽兵不仅不愿意使用和储备战车,导致明朝不得不在萨尔浒之战前后,大量制造战车一边从外地调集来的军队的使用。更重要的是,辽兵对于火器的态度,甚至也是“辽人不善火器,且不肯习”。

▲明代部分边军已经开始出现特化的趋势

那么明朝就没有大型火炮吗?答案是也有,但是在与后金的战争之前,大型火炮基本都是被布置在城市和卫所的城墙上,用来守卫这些城池。至于那些被分配给野战部队,数量极少的大型火炮,不仅在大小口径方面,都要远小于后来从葡萄牙人那里引进的红夷大炮,而且主要也是用来攻击敌方控制的城市和据点。因此在面对后金的J车时,根本无法指望它们能扭转战局。

▲明代边军使用的“无敌大将军炮”实际大小也并不算大

最后归纳一下明军当时的状况,首先明军本身长期的作战习惯,使得他们的野战军队,缺少能够有效破坏后金作为防御临时工事――J车的强力火器。其次,以辽军为首的一些边军将士,他们的作战习惯,使得他们蔑视战车、火器一类武器的使用,更喜欢采用一种对敌人进行快速打击,一举击溃敌人的战术。明军的这一状态,可以说正是他们长期与蒙古军队作战中,所培养出的军事习惯和思维。但是很明显,面对新兴的后金政权,尤其是在后金的可汗努尔哈赤,对明军作战习惯和思维极为熟悉的情况下,明军的战术战法,不可避免的陷入无法适应新环境的尴尬情况。

▲传统的明朝军队已经难以适应新的作战形式

不过到这里,针对辽东的战事,明朝各派实际上也都开出了自己的药方。而其中对后世最大的,莫过于以徐光启为首的西法党,开始大规模引进欧洲火器和筑城技术。虽然这些很多受限于当时明朝在战略上的窘境,大多并没有派上什么大用场,但是宏观上,却影响了从明末一直到清朝鸦片战争前,中国火器接近二百年的发展思路。不过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明忆,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