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什么叫信息茧房?信息茧房是有害的吗?

2006年哈佛大学凯斯・桑斯坦在他的《信息乌托邦》中提出了信息茧房的概念。桑斯坦指出,在信息传播中,公众所接触的信息是有限的,会选择自己愉悦的信息,久而久之,会将自身桎梏于像蚕茧一般的“茧房”中。

我在《信息茧房时代:偏见、撕裂与群氓》一文中曾做过梳理。在古代,原始村落是一个个信息孤岛,是一个个天然的信息茧房。而信息茧房的缔造者,并不是高山、河流、密林和野兽,而是国王。国王实施集权政治统治和农业计划经济,封锁信息,控制思想,统一指令,严禁村民迁徙,建立一套完整的国家机器与礼教控制人的思想与言行。

可见,信息权,即统治权。这个统治权导致人类“千年停滞”。

进入近代社会,报纸、电报、电视相继问世,信息权落到了知识精英手上。世纪之交,互联网打破信息孤岛,自媒体“逆袭”知识精英。人们认为自己置身于信息的海洋中掌控了信息主宰权,哪知道自己早已身处信息茧房之内。互联网技术精英借助算法悄无声息地夺权,给每一个人都量身订做了一个信息茧房。

美国反科技“狂人”希尔多・卡辛斯基曾在《论工业社会及其未来》一文发出警告:“工业化时代的人类,如果不是直接被高智能化的机器控制,就是被机器背后的少数精英所控制。”

极端左派的言论总是对权力之狼保持足够的警惕。在大数据时代,你以为自己拥抱了知识的海洋,其实技术精英想给你量身定制的深井。我们每天都生活在回音壁中反复地收听那悦耳的音符。支配了个人的信息,相当于盖住了人类的天灵盖,遏止了文明进步。

在信息茧房中,偏见盛行,理性堕落,戾气膨胀,温良沦丧。信息茧房促使逻辑形式化,思维简单化,认知标签化,理论特殊化,人愈加封闭、自我、无知、偏执、傲慢、群氓,且容易被人操控。一个个舒适的信息茧房里,暗藏着一股股盲目涌动的社会洪流。

文 | 智本社

智本社 |一个听硬课、读硬书、看硬文的硬核学习社。微信搜索「智本社」(ID:zhibenshe0-1),学习更多深度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