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天鹅若不能到家,赴美上市能飞起来吗?

7月3日,天鹅到家正式赴美递交IPO招股书,将冲刺中国家庭服务平台第一股,不出意外的话,资本大佬姚劲波又要赴美敲钟了。

据了解,“天鹅到家”致力于打造互联网生活服务品牌,为用户提供标准化到家服务,包含家庭保洁、上门美甲、搬家速运服务。为了除去58的标签,2020年9月“58到家”更名为“天鹅到家”,改名事件在互联网上掀起了一阵喧哗。而今,距离改名事件过去数月,天鹅到家欲上市

天鹅到家为上市做了一系列铺垫,改头换面赴美上市的天鹅能否如愿成为“中国家庭服务平台第一股”?

服务偏离赛道,用户集中投诉

众所周知,“天鹅到家”为用户提供便利的到家服务。到家服务不仅注重“到家”更注重“服务”二字,若是偏离服务关就违背用户使用初心。家政服务本是为了提高家庭生活质量。但是家政从业人员的素质较低,人员配备足够,导致行业比较混乱。

有人说,天鹅到家的服务参差不齐,2020年11月天鹅到家的深圳命案事件还历历在目,不少用户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投诉天鹅到家。其中投诉量多达1517条,投诉理由多集中在“退款难、坑中介费、监管不到位,保姆质量堪忧”等问题上。

有用户投诉称,5月23日保姆提出不干了,但6月2日(11天时间)只提供一个保姆信息,还说有经验,经过面谈,发现保姆没有经验,其一直干保洁。签合同时承诺不会断档,中间会派更高级别的保姆过渡,实际并没有,这是虚假承诺!另外,之前在家干了几个月的这位保姆,也没有当保姆的经历,当时天鹅还编造了两份经历!”

在财经江湖看来,天鹅到家欲上市成为“中国家庭服务平台第一股”,家庭服务最终还得回归到“服务”上来。“客户至上”是服务行业不变的规则,但天鹅到家服务滞后,甚至伪造保姆履历,坑用户中介费等问题实属不该。失去用户信任的天鹅若不能到家,飞多高已经是后话了。

亏损难题未解,市场份额甚微

根据天鹅到家招股书显示,2020年天鹅到家营收为人民币7.11亿元(约合1.09亿美元),而2019年为人民币6.11亿元。归属于天鹅到家的净亏损为人民币6.143亿元(约合9376万美元),而2019年净亏损人民币6.156亿元。

2018年天鹅到家亏损5.92亿元,2019年亏损 6.156 亿元,2020年亏损6.147 亿元,2021年第一季度亏损1.43亿元,与2020年第一季度相比,天鹅到家亏损达21%。天鹅到家持续亏损,本次IPO的募集资金,主要将用于产品技术升级、改善家庭服务基础设施、提升天鹅到家的品牌和服务认知度,以及潜在的战略投资和收购用途。

数据显示,2020年家政市场规模约为9090亿元,预计到2025年增加到约2.12万亿,年复合增长18.5%。根据招股说明书,截至2020年12月底,天鹅到家平台总交易额达88.28亿元人民币。家政市场规模巨大,若天鹅到家成为中国家庭服务平台第一股,市场份额甚微。

在财经江湖看来,天鹅到家背靠58同城,改头换面之后欲上市,但是亏损难题仍未解,上市是为了追求更多的融资解决眼下的燃眉之急。庞大的家政市场,但天鹅到家占据微小份额,中国家庭服务平台第一股”的龙头坐得稳吗?

烧钱换发展,流量入口成难题

据天鹅到家披露的招股书来看,天鹅到家的亏损持续扩大,其中营销费用连年增加。2018年至2020年,天鹅到家在销售费用是分别投入了3.48亿元、4.31亿元、6.04亿元,2021年前三个月相比去年同期的销售和营销费用更是大增69%。烧钱求发展的天鹅到家依靠融资续命。

在后互联网时代,流量依旧为王。天鹅到家尽管IPO,但流量入口依旧是难题。IPO前,58到家公司持股76.7%,是天鹅到家的大股东,而58到家为58集团旗下子公司。“天鹅到家”的前身“58到家”自成立以来一直“受孵”于“58同城”,依赖于58同城给予流量支持,在互联网上求生。

细数58同城近年来的数据,58同城发展并不乐观。早年,58同城凭借涉猎广泛的打法出圈,辉煌一时,但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变迁,58同城落得退市地步。2015年之后,58同城开始逐渐掉队,收入增速连续4年下滑。58同城自身难保,而今天鹅到家单飞,流量入口在哪儿?

在财经江湖看来,天鹅到家去58标签单飞上市,一度背靠58同城获取流量的天鹅到家又该去哪儿找寻流量入口,没有流量在后互联网时代依旧要凭借烧钱打法换发展,发展环环相扣,天鹅到家面临着多重困境,若能成功上市,它又能飞多高多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