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云南野象突然失踪:为何让大家紧张万分?印度的教训实在太深刻!

这群从西双版纳出发的象群,浩浩荡荡地来到昆明附近后又掉头南下,7月9日到了玉溪市新平县扬武镇境内!一路上为大家报告野生象群行踪的是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野生亚洲象搜寻监测任务队!

7月9日凌晨5点左右,象群消失在了监测队的监控区域以外,而这个区域正是茫茫的原始森林,它们下一个出现的区域在哪里?是附近的高速公路还是村庄,一切都成了未知数!

野象失踪为何让大家紧张万分

这群野象从西双版纳出发后,到昆明又回到玉溪,一路上尽管野象到处撒欢,拆人家围墙篱笆,和牛羊抢食,还到处破坏庄稼,还有关心野象的民众一路上提供菠萝甘蔗,但似乎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人象直接冲突的事件!

       被破坏的大棚

很简单,因为有象群监测人员在监控野象的动向,给出野象可能的迁徙路线,疏散路线周围的群众,对象群路线上的车辆进行管制,避免人类的行为与象群冲突!而在这一点上,我国的邻国印度则给全世界交出了一份反面答卷,因为印度的人象冲突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印度:人象冲突到了你死我活的程度

2021年6月中旬,印度曝出的一条新闻让大家吃了一惊,因为一头成年公象脱离了象群,在附近村庄周围神出鬼没,两年来总共杀死了大约16位村民,最近还杀死了一对老年夫妇,其死状十分惨烈!

而印度村民对大象也毫不留情,此前在印度尼尔吉里斯的一个村庄,村民们为了驱赶进入村庄的大象,将燃烧的轮胎丢在大象身上,结果融化的橡胶粘在了大象身上甩不脱,导致大象被活活烧死!

大约有60%的亚洲象生活在印度,总数超过3万头,原本印度象群和人类之间冲突并没有那么严重,但随着印度人口的急剧扩张,村庄向象群聚居区蚕食,铁路通过象群迁徙的通道,因此每年都会有大量的野生亚洲象死于铁路或者和民众的冲突!

野生亚洲象体重约在3-5吨,每天需要150千克的食物和200升以上的水,因此每头大象都需要一片数平方公里的栖息地,而且大象会随着季节和食物的需求迁徙,领地被破坏或者栖息地被修了道路,甚至村庄扩张等等,冲突就这样发生了!民众设置了大量的防象的陷阱,甚至高压电线,还有围栏等:

       大象被高压电电死

2018年9月,奥里萨邦的7头大象触碰到一根11千伏高压电线而全部死亡;

2018年12月,卡纳塔克邦纳加尔霍雷国家公园的边缘,一头40岁的大象在跨越围栏时死亡,

2020年6月份,一头怀孕的母象吃下了一颗埋了“雷”的菠萝后发生爆炸,无法进食,最终痛苦死去!

有来就有往,大象杀死的印度民众也不少:

2017年6月,象群闯入阿萨姆邦索尼特普县的一个工厂施工现场,踩死了两位无辜民众。

2017年,一头40岁的大象两年间在阿塔帕迪保护区造成9人死亡,

2019年,一头大象在Goalpara地区横冲直撞,24小时内杀死5名村民

根据印度官方数据,从2016年到2018年,印度共有314头大象死于非命,其中206头死于触电、60头死于火车事故、21头死于中毒,还有27头死于偷猎。而从2016年到2018年,总共有1474人死于人象冲突!

失踪野象群,到底去了哪里?

邻国印度的人象冲突,给了我们前车之鉴的经验之谈,我国对象群的监控非常有经验,而且北斗定位系统的使用,能做到“知己知彼”,可以通过定期短信的方式告知去向,而对于没有装定位系统的象群,比如这群出走的象群则可以用无人机监视了解动向!

因此做到事先安排,疏散群众避免发生事故!但这次象群失踪,它们又去了哪里呢?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野生亚洲象搜寻监测任务队分析,象群失踪前的位置记录是在化念镇和新平县的一个交接处的山脉。这个山脉呈南北走向,在这个山脉的正中间只有一条高速公路。

这让大家冷汗直冒,因为象群一旦跨入高速公路危险就大发了,不仅象群会处在极度危险中,而且车辆刹车导致追尾与碰撞等恶性事故可能就会发生,所以必须要尽快追踪到象群的位置,尽块提出预案!

因此在监测队联系协调交警、放置警示牌以及疏导交通的同时,赶紧确认野象的动向才是王道,因此出动的数架无人机不间断的前出侦察野象的行踪,终于在野象失踪7个多小时后的12点58分,确定了野象的位置!

距离G8511高速路即昆明至西双版纳磨憨高速公路约2.5千米处活动,队员们总算松了一口气,但仍然不能放松,因为高速公路实在是太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