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物道:中国人吃瓜有多厉害?

封面图|纯棉往事 ?

物道君语:

一瓜在手甜蜜我有,瓜好肚圆快乐长久。

/

夏天,是吃瓜的季节。

昨日入伏,日子越来越滚烫,有时感到燥热难解。咬一口瓜,就像汪曾祺所说:“西瓜以绳络悬之井中,下午剖食,一刀下去,喀嚓有声,凉气四溢,连眼睛都是凉的。”

有瓜在手,甜蜜我有。一瓜入口,清凉久久。今日,物道君与大家一起,云赏瓜田,把夏日的畅快,一口一口吃进肚里。

图2|坏鱼 ?

〔 吃得多 〕

吃瓜厉害,是因为种瓜厉害

夏日吃瓜地图里,西瓜是重头戏。

你知道,中国人有多能吃瓜吗?2018年有数据显示,平均每个人一年要消费100多斤西瓜。我们占了全世界19%的人口,却吃掉了全世界70%的西瓜。

因为中国的西瓜产量是世界第一,品种将近2300种,近八千万吨。排在后面的后九个国家的西瓜产量,仅有中国的1/4。尽管如此,瓜还是不够我们吃,18年就进口了20万吨。

今年五一期间,连续两年蝉联吃瓜冠军的上海人,吃的瓜可以摞出4.27个东方明珠。如果你问他们最爱吃哪种瓜?那过程好像一次接头行动。因为,他会回答一串数字――8 4 2 4。

图1|空无界 ?

1984年,吴明珠在新疆培育西瓜,发现第24号西瓜味道最好,所以在上海南汇县大面积种植。慢慢地,它就以香脆多汁的口感,红遍上海滩,成为西瓜界的王牌。

也有人喜欢“黑美人”,它像一团深绿色的椭圆球,吃起来更甜,果网更紧。还有个头小巧的“特小凤”,一手就能拿下,像是文天祥诗里滚出来的“一团黄水晶”,口感却极为脆爽。

中国人吃瓜,真的太拼了。但是,对我们来说,英雄不问出处,好吃就是好瓜。

西瓜,最早随着张骞从西域而来,但直到南宋,才圆滚滚地登上中国的餐桌。从此,这个绿色的小宝贝,便再也没有离开过中国人的夏天。

无论西瓜经过几代优化或是杂交,也不知道它们在高铁、飞机上摇晃了多久,但我知道,它们使出了浑身解数,一定会来到我眼前。因为,想吃瓜的人终究能吃到。

〔 吃得巧 〕

瓜被我们玩坏了

或许因为我们的瓜太多了,在世界上有着绝对优势,所以瓜不仅用来吃,人们还在瓜上面撒野。瓜,好像被玩坏了!而隔壁国家的小孩,还会偶尔上演西瓜争夺战。

写到这里,中国人吃瓜的高傲已经尽数体现了。

西瓜在古时候就被这样形容:大如冬瓜。它用圆圆的身体,让人们拥有以一敌百的吃法。

“坐南朝北吃西瓜,皮向东甩;自上而下读《左传》,书往右翻。”古人们一边看书一边吃,最后把瓜皮一甩,吃出最飒的样子。

图|夷山窑 ?

有人说,把西瓜切成一小块,是没有灵魂的。就要一菜刀下去,明明还没到底,就听见西瓜自己炸开,一伙人围着,西瓜角快刺到耳根,吃得满手黏糊糊。最后开着水龙头“哗啦啦”,顺便洗把脸,那叫一个舒爽!

当然,有时候也会出意外,不知道哪一扇瓜,会带点蒜味或葱味。这让很多人从小误会――西瓜本来就是甜辣甜辣的。

图|JINTING_金婷 ?

“下咽顿除烟火气,入齿便作冰雪声。“关于瓜的吃法,“冰镇”太平平无奇了,但确实给了人们最直接的快感。榨汁、加酸奶或做成冰淇淋,不够有创意,快乐加倍的“水果魔方”又稍显麻烦。

既然,瓜已不再是一个地方的专属,那人们就让吃瓜拥有家乡特色。

潮汕人吃瓜,要蘸酱油;有些广西人和四川人要给瓜加点辣椒油和辣椒粉;海南人在西瓜上撒盐,据说能增加甜味;甘肃人的早餐也许是“西瓜泡馍”;东北人把香瓜腌成酱菜,把瓜的清香留到冬天……

还有人觉得“瓜酒不分家”,在瓜皮打两个洞,把酒瓶倒着插进去。酒咕咚咚流进果肉,西瓜微醺着:“我也是醉了!”

从吃瓜到玩瓜,瓜儿们除了解暑,不过是承载了我们的一点好奇和童心。有些吃法也没什么特别,却是每个人吃瓜时隐秘的小坚持。

〔 真爱吃 〕

我上辈子也许是个瓜

为什么中国人这么爱吃瓜呢?

好像都说不上为什么。但如果没有瓜,便觉得夏天不完整。甚至有人爱到自我调侃:上辈子怕不是个瓜。

在古人眼里,西瓜是好玩的。他们在瓜皮雕刻出图案,在夏天悬挂在宴席上,取名“西瓜灯”。不用尝到果肉,只是看着光滑的表皮和浑圆的绿,便觉得“眼睛都凉了”。

在许多人的孩提时代,没有空调,没有高级的风扇,全靠手里的大西瓜续命。在酷暑难耐的夏日午后,等着大人分瓜,那耀眼的红色,甜到心底的汁水,便是夏天所有期盼。

其实,没有那么多大道理,一句“好吃”便是深爱的理由,便是快乐的原因。就像我们喜欢夏天,瓜就像夏天一样,直白、简单、干脆、明亮。

夏天的我,好像被瓜宠坏了。

图1|hLx ?

图2|许小黑子 ?

买瓜时的挑挑拣拣,像走在甜蜜小径的一次探幽。吃瓜时的爽爽快快,像夏日里酣畅淋漓地奔跑。吃完口里的甜蜜,余味悠长,足以让我们抵抗这漫漫苦夏。

想起小时候,每次吃西瓜,我总要踮着小脚丫,等着阿嬷用小勺子挖了中间那一口给我。眯着眼睛,大口咀嚼,却要小小口地含下,生怕吃得太快错过了。

那时我不懂,还问阿嬷她为什么不吃那一块。她说:“那块最甜了,你吃时的甜气都腻到我了。”

多年以后,当我也开始把西瓜中间的那一口给另外一个人吃,才明白,原来看着对方吃的时候,就觉得很甜……

图|piggy猪呀 ?

文字为物道原创,请勿转载。